堅信師父、正念正行定能闖出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5日】2003年9月10日,我被單位的610頭子(副書記)帶人綁架到洗腦班。在師父的加持與同修的正念幫助下,六天闖出了洗腦班。回憶幾天的經歷,有以下幾點感受,寫出來與大家交流,請慈悲指正。

一、跳出這個情 誰也動不了你

9月10日上午單位的610頭子來家裏找我談話,家裏沒人,他就走了。留下一名幹部在外面等我。這名幹部與我關係很好,在我離開單位後也經常來看我、關心我、還經常提醒我,我認為值得信任。我買菜回來正好碰上他,他說明來意後我們就在外面等著這個610頭子。在談話中我還提出,你們新來的這個領導對大法認識怎樣?聽說現在610的可以隨便綁架大法弟子啊。他說:「沒事,這人很好,很實在,他不會這麼幹的。」我心裏想,那麼我就和他談談,還可以講講真相。在這期間我女兒來叫我幾次,說她有個同學中午請我們全家吃飯,必須馬上就去,否則就耽誤時間了(後來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讓我立即離開)。當時那名幹部說:「你看馬上領導就到了(手機聯繫著),說幾句話你就走。」我和女兒都走出幾步又回來了。考慮平時關係都很好,別難為他了,談談又不會怎麼樣。

幾分鐘後,這個610頭子帶了兩輛車七、八個人到了,二話沒說就讓我上車去洗腦班。我看說別的也不行了,拔腳就跑。結果他們人多,硬把我綁架到了洗腦班。

晚上我怎麼也睡不著,反覆向內找。我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修煉就得在這磨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我找到了原因,自己的「友情」太重,讓邪惡鑽了空子。關鍵時刻對邪惡認識不足,放鬆了警惕,遭到綁架,真是後悔莫及啊。穩定下來後,自己暗暗向師父表示,今後一定按師父說的做好。我進洗腦班的當天就開始絕食絕水,抗議這種非法綁架。

後來的幾天裏圍繞著絕食絕水,各種情的炮彈開始向我轟炸。中秋節那天,我的女兒、朋友送來了水果、飲料、月餅等各種食品。我的親人真心地說:「別人看不見時少吃點,別餓壞了,你自己把握好。」朋友說:「你這不是跟自己過不去嗎?吃飯了該怎麼說就怎麼說。」好心的人說:「你修大法不也是為身體好嗎?你這樣不是把身體搞壞了嗎?那功不是白煉啦。」護理我的人不管我吃不吃,頓頓把飯放在我的身邊,還是一頓勸說。洗腦班的惡人則是輪番轟炸:「你不吃,看你能挺幾天,我們看見的多了,開始不吃,後來不也都吃了。何必不早吃呢?你再不吃,就給你灌食,多遭罪啊。」看我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他們叫食堂給我做了雞蛋羹、綠豆粥等,幾個人從床上把我抬起來,偽善地勸我「你不能吃,喝幾口也行啊。」我就是閉著眼睛,堅持不吃不喝,誰說甚麼我也不動心。我心裏想著:「你們把好人送到這裏洗腦,我就是抗議。」我也明確告訴他們:「洗腦班裏的飯我堅決不吃,水堅決不喝,誰說甚麼也沒用。」第四天把我送到醫院,我雖然喝水,但仍然不吃飯,只要不放我就絕食到底。

二、抓住機會講真象

610人員把我從家裏帶往洗腦班的路上,開始這個610頭目很猖狂,藉著訓斥它的部下來嚇唬我。我看這正好是揭露它的好機會。我放開嗓門說:「你把嘴閉上,我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有甚麼錯?你可好,口是心非,嘴上說和我談心,結果一見面就抓人,你這是地地道道的假、惡、暴,這不是和土匪一樣嗎?我告訴你這樣對待好人是有罪的,你要遭報的。」他說:「我不怕。」我說:「到那時你後悔都來不及,你如果再不改,你的家人都要受到牽連。」他立刻不說了,只是打電話聯繫洗腦班。

我接著向車上的其他五名看管我的人講真象。我告訴他們:現在法輪大法已洪傳到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江澤民已在海外被起訴,迫害法輪功的人都將受到懲罰。你們不也看到了嗎?天災人禍就是對人的警告。我告訴你們,到甚麼時候,只要記住『法輪大法好!』這些災難也就近不了你的邊。他們幾個人都靜靜地聽著,一言不發,我一直講到洗腦班。後來回憶:只覺得當時很激動,沒做到和善,甚至說甚麼都記不太清了。

在洗腦班,單位每天派一個人看護我,和我住在一個屋裏,屋門在外面鎖上,上廁所都得喊人開門,幾個看護的人都非常反感洗腦班這樣。我想這些看護的人都和我是有緣份的。我就藉機會給他們講真象。我住院後,看護的人由一人到二人,在六天的時間裏,先後換了七人加上兩個經常來的幹部和司機,共有十多人,我都根據他們的接受能力分別給他們講了真象,回答了他們的疑問,使他們對大法都有了正確的認識,都記住了「知道法輪大法好就有好報」的道理。我心裏非常高興。他們當中有的對大法認識得非常好,還和我探討了一些較深的問題,比如:失與得、德和業力的關係、輪迴的問題,還表示非常敬佩大法弟子。一天早晨我在醫院下到一樓病房門口碰見他,又和他一起回到三樓的病房。他說:「你剛才怎麼不跑呢?」我說:「我跑你不抓我嗎?」他說:「我不會抓你的。」我說:「你把我放走了,不追查你的責任嗎?」他說:「我不怕,誰沒有疏忽的時候,無非也就是扣點獎金,給個處分唄。你們平反了,我不也平反了嗎?」我聽了他的話非常高興。我說:「你能認識這麼好,我走不了,也為你高興。」接著在沒有人的時候,他又幫我出了一些怎麼走出去的好主意。我說:「謝謝你,咱們出去再會。」

三、任何情況下不配合邪惡 

到洗腦班的第二天上午,警察叫我到二樓說有事,幾分鐘就回來。當時我正與來看我的家人朋友談話,甚麼也沒想就跟上去了。室內只幾個人,從前面的橫幅看出要所謂「開班典禮」。這時就聽二樓傳來辯論的聲音,幾個女大法弟子就是不來開會。這時我意識到我做錯了,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經文中指出:「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我馬上下樓回屋。警察問我幹甚麼,我說有事。過一會兒又叫我開會,我說這不有人嗎?正在這時有人說會不開了。這時我從內心非常敬佩幾個女同修做得真好,破除了邪惡的安排。

從這開始,我堅持做到:只要在洗腦班呆一天,就堅決不吃不喝,無論是誰勸都不行,就是要求放我出去。每天就是臥床不起。

後來把我送到醫院,我堅持不打針、不吃藥,醫生、護士再三勸說也不行。我同時也告訴他們我沒有病,讓我回家啥都好了。我前幾天沒被抓來之前就是好好的,是它們給我迫害成這樣的。醫院向它們報告後,第二天惡徒帶來七、八個人硬把我按在床上給我打針。我說你們打也沒用,它不起作用。第三天一早醫務主任檢查一會兒說:「你再不吃飯,又不打針,你就完了,就得休克。」它們又六、七個人把我按在床上打點滴,看我不動了,都走了。剛過半小時,我估計它們到洗腦班了,就把針拔下來,惡人又跑回來按著我打針。後來又留下一人看著我。

通過以上的經歷我體會到,一個人這樣做就可以牽扯洗腦班惡人的很多精力,大家都能想辦法抵制它們,就把惡人搞得焦頭爛額,筋疲力盡,洗腦班一定被清除,讓它們徹底解體。

四、時刻記住自己是師父的弟子

我第一次經歷這樣的魔難,當時心裏也沒底,怕自己做不好,但是自己始終堅持做到:

1、時刻不忘發正念鏟除邪惡。

無論是白天、黑夜,只要沒人和我說話,我就堅持發正念,全面清除另外空間操控惡徒的亂法爛鬼和舊勢力的黑手。我們在家裏每天都清除洗腦班的邪惡,現在我就在這裏,這不正是近距離發正念除惡的好機會嗎?我絲毫沒有放鬆,始終堅持。

2、牢記師父的話,正念正行

除了堅持發正念之外,我還不斷地背師父的經文充實自己。是凡我能想起來的及同修背給我的,我就反覆地背。在這邪惡的環境裏,背著師父的經文,細心體會著深刻的內涵,頓時感到頭腦清醒,沒有了怕,全身都是力量。不吃飯、不喝水無所謂,甚麼都不影響。

3、牢記自己是大法弟子,一定要按師父的要求做。

每到心裏不穩或關鍵時候就請師父加持,就像師父在身旁一樣。例如,進洗腦班的第二天正是中秋節的晚上,也是我絕食的第二天,我心裏沒底,我求師父加持,並想「弟子有決心一定闖出魔窟,這不是我呆的地方。」過去我在家裏一頓不吃飯就餓得肚子難受,現在兩天不吃不喝也不餓,而且心裏很踏實,一會兒就睡著了。半夜醒來,中秋的圓月正照在我身上,我就像見到師父一樣,心裏非常激動。我自言自語:「感謝師父的加持,感謝所有為我發正念的同修。」

當絕食絕水到第三天時,惡人告訴我「明天再不吃不喝就去灌食,那是很遭罪的。」我告訴它們「你們灌進去,我就吐出來,灌也沒有用。」晚上我又請師父加持,我心裏想:「師父,弟子一定做好,它灌食我也不怕。但最好不讓它們迫害成。」第四天下午,它們又通知我去醫院檢查,走時把衣物都讓我帶走就打算住院。到醫院檢查發現「血壓高、低血糖、腎功能衰退、心率過速」等,醫院要求立即住院,沒有灌食。

住院後我喝水了,但我仍堅持不吃飯。我心裏請師父加持,我堅決在醫院期間闖出去。第七天早晨五點多鐘三樓一開門,醫務人員正在交接班,看護我的人正睡得香,我借洗臉的機會,堂堂正正走出門外。雖然六天六夜沒吃飯,走起路來非常輕鬆,就這樣闖出了魔窟,回到正法的洪流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