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闖出洗腦班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26日】在我讀小學時,曾患過腦膜炎,思想業力大,加上工作時間長,學法時間短,所以對法理知道也少,也不知道發正念的重要性。在大法受迫害四年中,我被綁架到沙洋勞教所,沙市洗腦班,省洗腦班;那些日子裏,我就是有顆對大法堅定的心。但在那個環境中,思想稍一放鬆,就很難把握好。我從法中體會到,如果實在靜不下來,就跳出來分清它,也是在消它。我就死死守住自己的思維,不被執著心和舊勢力的思想所左右,惡警和叛徒採取各種謊言、騙局、迷惑、毒打、強制性灌輸謬論。只要相信叛徒的半個字,就很危險,所以惡人的一言一行,在思想中全盤否定;無論何時、何地、每時、每刻和在遭受毒打時,都不放鬆自己的思維;惡人和猶大說我是花崗岩腦袋,沒有辦法。

有一次,惡警逼我寫「決裂書」,我堅決拒絕。她帶兩個吸毒的人,三人同時毒打,我實在疼痛難忍的時候,仍然堅守自己的思維,分清它。我守住了心性,不知甚麼時候,一下甚麼也不知道了;過了一會兒,我清醒過來了,身體沒有一點疼痛感覺,明白是師父在替我承受。這時聽見惡人說:奇怪,怎麼不動了。

在省洗腦班,惡人安排猶大輪流強制灌輸邪理,睡眠很少。有一次,叛徒見我不配合他們,就死勁打我頭部很長時間,我覺得很委屈,想哭,於是我就故意放聲大哭;因為在那裏有各自單位的所謂陪教,惡人害怕了,提前讓我睡覺,還嚇唬我說:不准哭,再哭就不許你睡覺。第二天我村的陪教知道後,因陪教每天也要彙報我的情況,她在會上說:她們怎麼能打她呢?惡人惡狠狠瞪著她,其他人怨她不該說。

就這樣,我連續過了三關,他們無條件釋放了我。現在我要更加珍惜寶貴的時間,做好「學法、講真相、發正念」這三件事,緊跟正法進程,緊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