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闖出長春市興隆山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22日】2002年8月,我被強行帶到長春市興隆山「法制學習班」(實為法西斯洗腦班)。名為「學習班」實則「禁閉室」。樓內所有的窗戶、樓梯上通道都安裝鐵欄杆和鐵門。被劫持在那裏的大法學員每人一個房間,沒有言論和行動的自由。大法學員不准關房門,走廊內24小時有人值班看守,夜間值班人每小時巡邏一次,連上衛生間都得一個一個去,不許大法學員交談。大法學員每天被迫去聽課,看錄像,回屋後寫「體會」。每個大法學員都有一個「一對一」做洗腦的惡人騷擾。

騷擾我的人一開始還面帶笑容地「大姐」不離口地叫個不停,後來見我沒動靜,就原形畢露,威脅到「你轉化,我們馬上通知你單位來接你,你若再不轉化,我可以從這全樓40多個人中找出10人證明,在何時、何地、何人在場,你喊了『打倒XX黨』」我說我沒喊,我們修大法的學員被迫害4年了,沒有一個喊的,我們不反對政府。對方又說「我知道你沒喊,但是我能做到讓這10個人簽字、畫押,證明你喊了,你信不信?」他還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詞?」過了一會兒,見我還不妥協,就惱羞成怒地吼道「你知道嗎?我們領導大筆一揮,兩個字(即:勞教)就可以送你走,你信不信?」我說:我修煉的道路是我師父安排的,人說了不算!據他們自己講他們都是從公檢法系統抽出來的所謂「骨幹」,身為執法人員知法犯法,他們就是用這種威逼、利誘、捏造事實誣陷來強制。該轉化的應該是他們這樣的「假、惡、暴」的執法者,而不應該是修煉真、善、忍的好人。

我邊絕食抗議邊反省自己,找到自己的漏處,去掉自己的執著;不放過一切機會救度我所接觸的一切人,心中牢記師父《正念正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用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有一次我堂堂正正在室內煉功,被一值班人發現,他問我:「幹甚麼呢?」我答道:「煉功呢!」他指著牆說:「你沒看見牆上貼的學習班的規定,不許煉功嗎?」我說:「我是大法學員,不是這裏的學員,我是被強行帶到這裏來的,這裏是一切規章制度對我無效。你們的課我不上,你們的錄音、錄像我不聽、不看,『心得』我不寫。我們大法學員沒犯法,不應到這裏來。難道要我們這些好人都轉化成壞人?!這個學習班都不應該辦,應該撤消……當一個當權人把千百萬個群眾,而且是盡要求自己做好人的群眾推向政府的對立面時,這個當權人執行的路線能是正確的嗎?你們從來沒考慮過嗎?」

由於我絕食抗議,用正念對待邪惡,不配合他們的一切要求,五天後,我堂堂正正從洗腦班回來,又從新投入到正法修煉中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