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勢力關不住我,因為我是主佛的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13日】我自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雖然天目沒有看到過甚麼,也沒有甚麼神奇的事情出現,但我深深地感受到師父就在身邊,時時呵護著我。

我曾在1999年10月26日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一年多,我心中一直有再去北京證實法的堅定的信念。然而我總覺得有甚麼東西障礙著,看著身邊的同修去北京證實法,當天去當天回,心裏非常佩服,但又覺得自己無法做到,久而久之我發現居然形成了一種私心,把「當天去,當天回」變成了一種表現自己,保護自己,證實自己的執著。我一直很苦惱,可又不能突破這些東西。直到四月初八(5月19日)師尊生日那天,我與一位曾兩次進京證實法安全返回的同修交流。她把她為甚麼還要去北京證實法的體會告訴我,她說自己突然悟到,證實大法是生命的本能。這句話強烈地震撼著我,一瞬間我的心豁然開闊,禁不住淚水盈眶,所有的私心一掃而光。「當天去,當天回」對於我來說,好像並不重要。我的生命就是證實大法,除此之外,我便失去存在的意義。於是毅然決定和她一起去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心裏坦然自若,寧靜,感受到自己強大的正念能摧毀一切邪惡。

坐在火車上我們一直發正念,心態平和,可不知怎的,到車站下車時,我感覺突然間我先前的正念沒有了。我們準備把條幅貼在天安門門洞裏。旅遊的人群川流不息,正在猶豫之間,一位大法弟子高舉大法橫幅,高呼「法輪大法好」,從我們身邊跑過。此時不貼甚麼時候貼,同來的功友迅速拿出條幅貼好轉身走開,因為我慢了一步,本可以也一起走,但我想既然貼我就要把它貼好。就這樣一來剛剛轉身離開幾步,被一武警發現,我不停地高呼「法輪大法好」發自心底的呼聲。他們把我拖到一間屋子裏,又把我送到前門派出所,我一直發正念,心裏沒有一絲怕的感覺,我堅信他們根本關不住我,因為我是主佛的弟子。

有一惡警提審,我拒不配合邪惡,他便上來一頓嘴巴,拿起桌上的公文包左右開弓,還把我一腳踹倒在地,當我起來的時候,靠著牆,眼前一黑,不由自主地順著牆輕輕的撲倒在地。惡警有些害怕但卻又辯解到,我都沒怎麼碰她。他們怕擔責任,叫來醫生,給我扎針,我發正念讓他們扎不進去,他又扎腳心又扎人中,醫生把套著塑料袋的手使勁捂住我的鼻子、嘴巴,我卻呼吸暢通。他們還拿來礦泉水往我臉上、鼻子、耳朵裏灌都無濟於事。後來他們押著我的胳膊、頭把我拖上車,上衣都被拖了好幾個洞。

從前門到關押地一百多里路,我主意識特別清醒,始終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來到派出所,幾名惡警把我拖進屋裏,看著我的樣子,他們一邊嘲笑,污言穢語,一邊拿來電棍。我發正念,電棍對我不起作用,打回去讓他們自己承受,可是一陣電棍過後,他們便大笑不止,說他們的電棍起了作用,但這絲毫沒有動搖我堅定正念。我不停地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大法弟子的偉大不在於承受邪惡的迫害,而在於他能夠證實大法,即使我有執著也不允許邪惡迫害,我的修煉道路由師父安排,我只需做好我正法弟子應該做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為了逼問我的姓名、住址,四、五個惡警(其中一個好像叫宏雨)輪流電我,一邊電,一邊說一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話,它們去找敏感部位如:脖子、腳心、胸部、甚至陰部。我想師父說:「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然而很難受時,我還是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聲慘叫,我在心中求助於師父,默念正法口訣。表面的一切動搖不了我對師父的堅信。就這樣它們從晚上8點一直到第二天6點來鐘,中間休息了兩三個小時,電電停停,幾乎折磨了我一個晚上,直到它們認為電力不足,需要充電才罷手。

8點鐘換班,它們恐嚇我說:「這個班你能扛過去,我看下一個班你能不能扛過去,換個電力大的10萬伏的。」對於它們這些邪惡之徒,我一直默念正法口訣,它們說的話,我也毫不動心,因為我堅信,它們說了不算,我的修煉道路是師父安排的。

下午,它們把我送到看守所,一路上我一直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一切由師父安排。一名公安辦完交接手續說:先登記,檢查身體,如果有問題和所裏商量。我當時便發念讓自己出現病症,下車時,我的腿一軟撲倒在地,右手不停的抖動,他們讓我簽名、照相、按手印,我都一律不配合。他們檢查記錄了我的電傷,但其它一切正常,我絲毫沒有動心,心想也許這裏有我要做的事吧。進了看守所,我便和幾個功友交流,不配合邪惡,絕食、絕水,抗議非法關押,(實際從我被抓後一直沒有吃喝)我們堅信這裏關不住我們,因為我們是主佛的弟子。就這樣有三個功友共同絕食。我拒絕配合邪惡的一切要求,躺在床上,想起師父,禁不住流淚,師父,弟子一定做好,我一定對得起師父的慈悲救度。而且我發正念一直很強,因為我知道外面的同修都在發正念幫助我,急切地盼望我回到他們中間,我必須做好。這時猛然想起18日晚上做的夢,夢到自己找不到家了,後來傳來師父的講法錄音,聲音很大,我循著聲音找到了家,這不是師父在點化我堅信師父就能回家嗎?慈悲的師父早就看到弟子有此劫難,已提前點化。

5月22日下午,我忽然呼吸急促,雙目緊閉,(主意識清醒),同修喊來管教,他們把我抬到走廊裏,找來醫生給我扎針,把脈,大約過了一小時,他們看我還不醒,就把我抬到醫務室,輸液,我發念針扎不進去,可一針就扎進去了。但是這些表面現象絲毫動搖不了我的正念,動搖不了我對師父的堅信。又過了半小時,我開始大口的喘氣,喘不上來,還不停的嘔吐,嚇得醫生給我嘴裏塞了一大把速效救心丸,我又都吐了出來。他們趕緊叫來救護車,把我送到醫院的急診室,開始給我輸液、拍片子、做B超、化驗血等,我發正念檢查結果不正常,結果一個女警說:「吃飯的人也沒她正常。」雖然我的正念好像沒起作用,但我知道這是表面現象,誰也動不了我對大法、對師父的堅信不移,我想也許不應該通過此渠道闖出魔窟吧,我還是一直發正念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一切按師父的安排去做。他們一直在千方百計套問我的姓名、住址等。但都未得逞。我堅信師父說的:「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北美巡迴講法》)從醫院出來他們把我送回看守所。

23日下午,獄警告訴我收拾東西,放我回家,當時心如止水,沒有任何歡喜,因為我知道 ,無論我將去哪裏,都是師父安排的。坐在回家的車上,我禁不住一陣難過,師父啊,弟子雖然闖過此關,但不知慈悲的恩師又為弟子承受了多少,師父,弟子好想您啊!弟子發誓,今後我一定會更加穩健地走好以後的路,不讓邪惡抓到迫害的藉口,再也不讓師父為弟子承受了。

就這樣我又回到了同修中間,經歷這次魔難使我更加深深的體悟到,修煉從始至終都體現出一個信,不要被表面的假象所迷惑,無論甚麼時候,都要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堅定正念,邪惡抓不住我們,更關不住我們,因為我們是主佛的弟子,是金剛不破偉大的神。

個人體悟,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