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正法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9日】我是96年5月份開始得法的,自從7.20以後我一直想去北京證實法,由於自己有各種原因和執著心放不下而沒去,並為此而苦惱,覺得不配是一個大法弟子,以至於沒心思學法煉功。2001年10月,我母親和另一同修要去北京證實法,當時我還沒思想準備,可我又不想失去師父給安排的這次機會。當時我丈夫不在家,在外地工作,家裏有兩個孩子沒人管,在苦惱和矛盾中,我就開始聽老師的講法錄音,師父說:「……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另外,你沒有後顧之憂了,你甚麼麻煩都沒有了,你還修煉甚麼?」師父經文《排除干擾》中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我的心在變,去北京兌現自己的誓約證實法的心變得堅如磐石。

10月26日我和另一同修坐晚上10點半的車,一路正念順利到達北京天安門,因我們去得早,正好趕上升國旗,國旗一升完,我們就打開了橫幅,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喊完,我收起了橫幅,回頭見另一同修還沒打開橫幅(其實她已經打過了正在收,我是後來才知道的),我對她說:「咱們到別處去打橫幅吧。」由於第二次帶有執著,正念不強,被邪惡鑽了空子,打橫幅時被惡警看到抓進天安門看守所,後又被送到懷柔看守所25號監室。

第一次提審時,由於自己有執著心,再加上警察的花言巧語,寫了自己不該寫的姓、年齡,還按了手印。回到監室和同修們一起切磋,同修說:那不是承認邪惡對你的迫害了嗎?一句話點醒了我。我恨死我自己了,我來北京幹甚麼來了,我怎麼能配合惡警呢?第二次提審的時候難就大了,惡警們問我:你是不是姓某。我在心裏說:我已經錯了,我不會再錯了,上邊寫的全部抹掉。我不再配合邪惡,惡警就打我,用腳踹我,把我的頭往牆上撞,嘴裏還說:這挺好玩的。兩個惡警又讓我在牆的一角手背後彎腰頭朝下,如果腳一動,惡警就往裏踹我腳。聽他們兩人說:要停止呼吸了,起來吧。(其實我沒事,我悟到這是慈悲的師父在替我承受)。他們還不放過我,問:說不說地址?我搖搖頭,惡警上去就給我一巴掌,這時候又來了一惡警,他們一起審問我,由於自己正念不強,就感到耳朵嗡嗡地響,眼睛甚麼也看不到了,可我知道他們的位置,誰給我說話,我就用眼睛正視誰,正視邪惡,鏟除他們背後的邪惡,沒有一點怕心。師父說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我被放了回去。

第二關過去了,第三關也就沒甚麼了,惡警叫犯人讓我彎腰手背後頭朝下呆了一會問:說不說?我搖了搖頭,惡警說:甚麼也不說,走吧。

我經過十二天的絕食,被三次野蠻地灌食,堂堂正正地從魔窟中走了出來。每當我回想起第一次受審時的事就很難過,由於平時不太注重學法,給自己修煉的路上留下了污點,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

今天寫出來是想揭露邪惡的假面具,不要被邪惡的花言巧語所矇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