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V」字 ──進京正法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17日】去年秋天,我與一位同修相約,同去天安門正法。為了減少親屬不必要的擔憂,也使我們的正法不受任何干擾,我們決定用僅有的一點儲蓄,坐飛機去正法,當天往返。因為,在一般人看來,到天安門去正法定是「凶多吉少」,甚至「必抓無疑」。我們就是要讓世人明白:我們能堂堂正正的去證實法,我們就能堂堂正正的回來!這樣,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去掉他們的擔心、怕心,救度更多的人。

我們感覺到,大法的威德,浸透了我們層層層層從最宏觀到最微觀的生命,師父的教導,在我們層層層層生命中流淌:「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們真的是在從常人中走出來。」(《法輪佛法--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就這樣,我們以最純淨的心態,乘上了去北京的飛機。我們在心裏對師父說:我們去履行誓約,我們去證實大法,我們去救度眾生。我們堂堂正正的去,堂堂正正的回來。我們知道,有師在,有法在,我們沒有任何「萬一」!

在飛機上,我似乎打了一個盹兒,清清楚楚地在天目處看到一張長長的寫滿字的紙,在迅速地往上升,字是隱隱約約的,我知道是師父要告訴我甚麼,但是我甚麼都看不見。於是,我就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您要告訴弟子甚麼?弟子看不見,能不能放大一點給弟子看?」紙一直升到最後,顏色比前面的深,這時在紙的右面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大寫的「V」字。一會兒,「V」字的尖端有一條橫槓在那裏動了兩下,那個「V」字就突然變成了一架飛機,朝著我的方向飛過來。我鼻子一酸,眼淚就流了下來:「慈悲偉大的師父呀,弟子真是無以為報啊!」這時我睜開眼睛看看坐在我旁邊的同修,想告訴她這個「V」字的事,我看見她也閉著眼,我想現在不能打攪她,可能師父也正在給她說甚麼呢。

一下飛機,我們就按計劃直奔王府井,準備從那裏步行到天安門。但是,我們居然在王府井「迷路」了,不知怎麼才能走到長安街?同修去問路,我就在心裏問師父。幾乎是同時,我們指到了同一方向。這時,我才告訴同修「V」字的故事,同修也告訴我說:「在飛機上她看見師父巨大的法身,穿著黃色的長袍,坐在巨大的蓮花寶座上,從天上飄飄悠悠地下來,親切地說『弟子們啦,你們來啦。』我們和其他弟子,手一伸就搭在了師父的蓮花寶座下,隨師父飛去了。」她繼續說道:「我本來當時有一點點緊張,一下子從頭到腳都放鬆了,舒服極了。」她還說:「師父的蓮花寶座有天安門那樣大,就蓋在整個天安門上!」當時我們都流下了眼淚。

到了天安門,風很大,遊人很少,警察、武警、便衣卻很多。我們心裏無比祥和,無比威嚴,同修手裏拿著一份當天的<北京晚報>,我肩挎一個小包,從容地走在廣場上。我們一邊發正念,一邊觀察地形,想借鑑明慧網上發表的同修們的經驗,選擇正法的路線,也希望遊人能再多一點。我們在廣場上轉悠,我們圍著停在廣場隨時準備抓大法弟子的「依維柯」發正念,圍著那些警察、武警、便衣發正念。一個小時過去了,半個小時又過去了,風依然很大,遊人還是很少,不能再等了!開始吧!這時我們正好背向天安門,走到人民英雄紀念碑左旁,剛喊了一聲「法輪大法好!」就看見迎面來了一個國內旅遊團,我們一面向他們走過去,一面帶著祥和的微笑向著他們大聲地呼喊:「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旅遊團的人祥和地看著我們,儘管沒有對話,我們知道,他們心裏是明白的。這個旅遊團剛過去,接著又來了一個國內的旅遊團,後邊還有幾位外國遊客。這時,我的同修很快地對我說:我們分兩邊走,把他們夾在中間。就這樣,我們一左一右地走在旅遊隊伍的兩邊,互相呼應著,大聲地對著他們呼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我們與遊客仍然是沒有對話的、祥和的交流。正當我們準備找地方掛橫幅時,又來了一個國內旅遊團,我們迅速迎上去,高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我們的話音剛落,已經快到廣場的一個進出口了。這時,進出口處站著一個背對著我們站崗的武警,他用標準的軍姿,猛一回頭,用眼睛在人群中搜索,但他甚麼都沒發現,立即又把頭回過去了。這時,我們已迎著旅遊團走出了廣場的鐵圍攔,面朝著前門的方向走去。當我們正在找地方掛橫幅時,迎面又來了一個上百人的國內旅遊團,我們來不及思考,立即「兵分兩路」迎著人群走過去,向他們大聲地呼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我們再次和遊人進行沒有對話的祥和的交流!而這裏的前後都是崗哨,但他們卻甚麼反應都沒有,痴呆呆地站在那裏。

現在,我們已經走到一個地下通道口了,橫幅還沒有掛,我們都感到不能再折回去。這時,我們發現地下通道和街道之間有護攔,街上來來往往的車輛很多,掛出來效果肯定不錯。於是,同修就坐在通道口的台階上發正念,手裏拿著《北京晚報》在「看」。街上的汽車來來往往,對面公共汽車站有不少人在等車,我就面向街上的車流和街對面的行人,開始掛橫幅。由於橫幅兩端的繩子挽得太緊,我用了好幾分鐘才掛好。這時,我發現就在通道口的另一邊的台階上,站著三個小伙子在聊天,其中兩人正好對著我。我和同修從容地走下台階,地下通道裏沒有一個行人,只有一個守通道的警察,畢恭畢敬的站在那裏。一走過地下通道,同修就告訴我說:「剛才驚險極了!你剛開始掛橫幅,警察就往上走,我本想通知你暫停,但我看見你非常沉著地在那兒,我就沒叫你了。我加強發正念,命令他站住!不准上來!他還在繼續往上走!我感覺到整個身體的能量強烈地往外發射,全身都在震動。此刻,神奇的事情出現了:如果警察再往上走一步就能看見你,而他正抬起的那隻腳就突然停住了,他的頭朝向另一邊,面帶笑容,好像在同誰說話。但是,你快掛完橫幅時,他又面帶笑容轉身走下去了。我想是不是通道裏面有人與他說話?所以,我剛才特地看了看是怎麼回事,結果下邊一個人也沒有!」

我問:「那三個人是怎麼回事?」她說:「很奇怪,他們一直在那兒聊天,看著你掛。」我們哽咽了:師父真是無時無刻不在看顧著我們,保護著我們,點化著我們啊!我們做的這點事算甚麼呢!慈悲偉大的師父啊,我們真的無以為報!這時,同修對我說:「還有一幅橫幅沒掛呢!」我們當即決定到飛機場去掛。

於是,我們迅速趕到機場,離我們計劃要搭乘的班機起飛時間只有半小時了,我們快步走到售票窗口問道:「還能買上這趟航班的機票嗎?」售票員迅速電話詢問後,放下電話就往裏跑,另一位售票員向我們解釋說:她取登機牌去了。我們滿懷希望等待。不一會兒,那位售票員回來了,告訴我們說:「打電話時還說可以,等我跑到就關艙門了。」我們當然只好坐下一航班了。這下,我們才想起,還有一幅橫幅沒掛呢!怎麼能走!於是我們又去掛橫幅,找來找去,我們發現掛在路邊的一個「V」字形的綠化帶尖上最好,來來往往的人都能看到。我們又順利地掛好了第二個橫幅。

回到候機室,同修對我說:「你發現沒有,我們在天安門所走的路線,都是」V「字形的。」我認真地想了想,果真如此!而且,剛才那個橫幅也正好掛在「V」字形的綠化帶尖上!

飛機起飛了。當我們在萬里高空時,我和同修都靜靜地、默默地感激慈悲偉大的師尊:今天的這一切,都是您的安排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