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下一條心走出來進京正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3日】我是1999年3月5日得法,自修煉以來,我的身體得到了健康,原來的心臟病高血壓全都好了;我的思想也不斷地淨化提高,無論是在家還是在單位,我都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

得法修煉的人是最幸運的人,我們時刻都在師尊的保護下。我修煉不久就有感覺,頭頂總有法輪在旋轉,經常早上在耳邊有鈴聲響,叫我起來煉功,我很慚愧一直做的不夠精進,讓師尊操了太多的心。

1999年7月20日以後,大法在大陸遭遇到前所未有的迫害,不斷有同修放下生死走向天安門去維護大法,講清真相。可我一直走不出人來,經文我學了一遍又一遍,道理我也都明白,可就是有人的執著心放不下,放不下親情,貪圖安逸,有怕的念頭,我知道自己掉隊了。

師尊在《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那麼在這樣的環境中,雖然它非常邪惡,可是大家想一想是不是也很難得呢?真的很難得。過了這個時期,那麼也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這時,我很著急,工作安不下心,吃不好,睡不安。冷靜想一下,我今生為甚麼而來,是為得法而生,為修煉大法而來。這千年的等待不能再糊塗了。於是,我抓緊時間學法,清理自己不好的思想,同時做著走出去的準備。但我總想找個同伴一起走出去,當我看到了9月23日師尊的《路》的經文後,我明白了,修煉沒有相同的路,也不可能搭上便車。我向內找自己,我雖然明白法理,認為應該走出去,可是又顧慮重重,執著心放不下,好長一段時間正念戰勝不了怕心,我覺得我很危險了。於是,我更加努力地學法,時刻排除不好的念頭。

10月份的一天,我終於下決心到天安門去正法了。當我來到火車站買火車票時,我要買的車次一張票也沒有了。正在這時,過來一個要退票的人,手裏拿的正是我要買的車票,上中下臥鋪任我選,我想,這是師尊在幫助我。上了火車後,我不斷地發正念,清除一切障礙和邪惡。我一路順利地到達了北京,中午11點多時,我走向了天安門前的金水橋上,看到橋上橋下都有警察和武警守衛。我的心又不穩定了,怎麼辦?如果回去,再來就更難了,此生就為這個法來的,我不能留下永久的痛悔,豁出去了。想到這兒,我發正念「讓警察轉過身去」,選在金水橋下華表旁邊,我堅定地打出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周圍的人被我的舉動震呆了,沒有一個說話,沒有人追我。我收起橫幅,快步走向公共汽車站。就這樣,我當天就返回了家。

回想起我到天安門前正法的這件事,都是師尊在保護我,只要你堅定修這顆心,在修煉的路上堅定地走下去,一切都是平安的。如果在你修煉的路上遇到一些坎坷,那一定是有執著心要去。還沒有走出來的同修們,趕快走出來吧。在正法的時候走出來向眾生講清真相才配做一個偉大的新宇宙的保衛者。

(2001年11月2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