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親手將橫幅舉在天安門廣場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日】我以前曾經有嚴重的肺結核、淋巴結核病,是煉功煉好的。修煉五年了,曾去過兩次天安門正法。但心中總有些遺憾,一直沒把橫幅打出來。因為在第二次正法時以為我會被非法勞教,所以在心中發誓,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親手將橫幅舉在天安門廣場上,結果十六天後我被無條件釋放。一年多過去了多次想過此事,但由於怕心沒有實現,而且還越來越以為這是自己的一種執著。

隨著正法進程的加快,講清真相是我們當前最重要的事情。但有一天,我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看到「人想修到甚麼程度,人想達到甚麼境界,那是個人的事。」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第7頁「也許未來再也不會有傳宇宙大法這種事了,我也許不會再來了。」看到這兒我哭了,我本性的一面在流淚。我知道了那不是執著,我不願帶著這種遺憾等到法正人間的時刻,那樣我將無顏面對師父。我決心要用我的生命來維護這部宇宙大法,我要兌現我跟主佛立下的誓約。

2月10日,我在師父的法像前提前給師父拜了個早年,對師父說:弟子沒有甚麼可獻給師父的,只能獻出一顆向善的心。請師父加持弟子打完橫幅安全返回。我把自己當作一個神去除惡,助師正法。

當天我跟丈夫交代了一下,他看著我對大法特別堅信沒有阻攔,只是說「我希望你能安全返回,還有太多的事等著我們去做,那麼多世人等著我們去救度」。我說我一定安全返回,我說出的話一定會算數的。

當晚踏上火車安全到達北京。一到天安門,眼前的情景使我有些緊張,廣場上一個遊人也沒有,到處是警察、警車,地下地上通道布滿了警察,原來大年三十這天戒嚴,聽說開甚麼大會。天安門面前百米之內到處都是警察,十米兩崗,連金水橋上也是。我一邊發正念一邊在找機會打橫幅。後來我被一個警察盤問了,我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10點左右起我被拉到了天安門公安局,晚八點給我們送到平谷縣看守所。我因不配合惡警照像被上反銬並強行按了手印。我告訴他們我要求無條件釋放,我已懷孕,但還是被拉到了平谷縣公安局提審。在幾個小時之內跟著一起來的幾個功友都報了地址、姓名被帶走了。我真的很傷心。

因我不配合邪惡,一直發正念除惡,請師父加持。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不承認舊勢力的任何安排,家鄉的世人還等著我去救度。同時我向警察講清真相,並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惡警們說「不說地址姓名就給送進去好了」。我聽到電話裏說「沒有地方,明天再送吧」。到了第二天晚上,惡警看我甚麼都不說,就想把我扔進鐵籠子凍我。我發正念讓他們找不到鎖頭,結果沒關我。在這期間我一直絕食絕水抗議、發正念,還煉動功。第三天惡警要給我檢查身體,並揚言說「你懷孕也給你打掉,給你關起來」。我知道我一定能走。我發正念清除平谷縣公安局長背後操縱的邪惡舊勢力,用功能指揮他們無條件釋放我。結果檢查出我懷孕四個月,當天中午釋放了我。

我走在街上想:橫幅還沒打出來,願望沒實現,我不能白白來一趟。轉身我又回到了前門,買了筆、布、墨水、找了一家旅店住下,親手在橫幅上寫上了「法輪大法好」,我知道這幾個字的背後點點滴滴都是我的心。

第二天14日11點多,我終於站在天安門面前打出了橫幅,喊出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兌現了我跟師父立下的誓約。在師父的加持下,收起橫幅安全返回。完成了這次正法使命。在回家的車上我向我身邊的人講真相,並告訴他們我去北京正法的事。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4/19808.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