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安門廣場正法之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日】我得法較晚,99年大家都去天安門護法時,我還沒有悟到應該去護法正法。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加快,自己也不斷地學法精進,終於體悟到了師父的慈悲苦度,悟到了自己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護法正法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於是我決定隻身去天安門廣場正法。

2001年12月29日早晨七點多鐘,我來到了天安門廣場。想到師父的巨大承受,我的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我在心裏默默地想:師父,弟子來晚了啊。弟子愧對師父啊!我顧不得看周圍有沒有警察,一瞬間打開橫幅,高聲喊出了我的肺腑之言:「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這時過來一群便衣把我抓住,我被他們拽著,仍然在喊著:「法輪大法好……」惡警用拳頭打我的頭,把我推上警車,嘴裏還不乾淨地罵著。我正告他們:「閉上你的嘴,否則你會遭到惡報的。」惡警一邊罵一邊還用膠皮棒打我,把我拖上車後,送到了天安門派出所,我拒不配合邪惡,不說自己的姓名和地址。

晚上他們把我送往大興公安分局半壁牆派出所,在那裏他們不讓我睡覺,輪番審問,我隨時發正念要離開這個地方,回到正法中去。惡警把我扣在樹上,不讓穿棉衣在外面凍著,又拿來電棍說要電我(但沒電我),嘴裏亂罵,我仍不配合邪惡,一直在利用所有的機會向他們洪法、講真相。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用大法喚醒他們的善念。值得一提的是,在那裏有個人,別人不在的時候,悄悄問我:「你說了嗎?」我說:「沒有。」他說:「你一定要堅持住,一個字也不能說,要不然他們就會沒完沒了。」他還告訴我,說他是外地來打工的,受雇在這裏,專門負責拷打大法弟子,每個月四百元錢,供吃供住。和他一樣的還有十來個人。他還說他也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

31日下午3點半多鐘,在師父的加持下,我跳出了大牆,離開了派出所。剛走了幾步,過來了一輛小客車,我上了車,到終點站下車,也不知是甚麼地方,一打聽說離北京站很遠。我走了一段路,又坐了一段車到了城區,已是晚上9點多鐘了。我三天三夜沒吃沒喝沒睡,現在也不知往哪裏走了。後來,打聽一個出租車司機,他把我送到馬圈車站,說那有長途車,到那已是晚上11點多鐘,根本就沒有長途車了。我漫無目的地在路上走著,正在這時,後邊過來一輛大客車,正好在我的身邊停下,從上面跳下來兩個人,我抬頭一看,車上赫然寫著兩個大字──鞍山!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湧了上來:「慈悲的師父啊,弟子明白,是您派車接我來了!」我趕緊問:「是鞍山的車嗎?」售票員說:「是,快上車吧。」我上了車,售票員不停地說,怪了,我們的車從來不走這條線,你怎麼在這兒等車?這是怎麼回事,好像特意來接你似的。那兩個人要到那兒下車,非要我們給繞個彎兒送一下,沒想到還有人在這兒等車,真是怪事……

就這樣,我又回到正法中來了。

(大法弟子L口述 大法弟子C整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