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老媽媽:我去北京正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0日】我今年63歲,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曾三次動念去北京護法、助師世間行,但種種原因沒走成,可心裏對師父說:我總有一天要去的。2001年11月30日我成功地到達北京,兌現我史前立下的誓約中極其重要的一部份。

我們同行的一共三位同修,當日下午1點左右,我們到了天安門廣場,那天天氣很好,遊人也多,警察、便衣不少,真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崗。我們在廣場上轉了一圈,兩個城門洞也看了。最後我們決定上城樓上去展示真相。

上樓要經過安檢處,通道口有警察把關。我們一位同修搶先上去被攔住了,我趕快跟上去。警察問我:你知道法輪功嗎?我說:知道。她又問:法輪功是邪的知道嗎?我說:法輪功不是邪的,是教人做好人的好功法。她又問:你煉過嗎?我說:煉了。這樣我也被攔住了。第三位同修同樣也被攔住了。他們把我們三人都弄到旁邊屋裏,並叫我站著,我就偏要坐著,並說:「我們都是好人,不能站。」他們搜身,我就發正念:我身上的正法標語你摸不著。真靈,我帶的不乾膠、身份證都沒被他們摸到。他們打我的同修,我就發正念:不痛、不痛,有師在,有法在,我們甚麼也不怕。其中一位同修被兩個惡警打了,一個惡警打了後,第二個惡警上來說:你又來了(其實是第一次),我認識你。就用拳頭打她的太陽穴,打完了後,當時惡警手就發抖了,站在一旁發呆,還把桌上的兩朵紅花往自己耳上掛。旁人見狀都笑了。我們心裏清楚:它是遭現世報了,而同修的臉上卻不紅不腫,好像沒事發生過一樣。

警車來了,把我們三人推上車送到天安門派出所分別單獨「審問」。我被一位26-27歲的警官問:「你叫甚麼名?從哪裏來?」我說:「叫大法弟子,從宇宙中來。」他又問:「你多大年齡?甚麼文化?來幹甚麼?」我說:「我63歲。初中文化,來了願的。」過一會他說:「看來你是不講真名的,總有人有辦法要你說出來的。」這時我心態很正,面帶微笑地對他說:「好兄弟,在你這裏經過的大法弟子可能成千上萬了吧,你了解他(她)們都是好人吧。你知道嗎?現在是正法時期,保護一個大法弟子是功德無量的事,如果迫害一個大法弟子是要遭報應的,希望你善待大法弟子,擺好你的位置。」他低頭不語。過一會兒說:「你到那裏去(指鐵籠),都是今天來的,和他們一起切磋去吧。」

鐵籠中一共10人。大家都是大法弟子,能在一起很高興,各談自己的修煉經歷,都覺得我們來遲了,師父為我們承受太多太多了!大多數是第一次上京正法的,有兩個是第二次來京的。惡警們不准喝水吃飯、上廁所、不准煉功。我們就發正念除惡,互相交流,相互鼓勵,守住心性,過好每一關。

晚上8點半,來了大警車,7個警察,把我們推上車,我被兩個警察帶到大興縣派出所。三個警官審問,我一直保持祥和、純正的心態,與他們洪法,談自己修煉大法受益很大,請他們要善待大法弟子。他們說,我們知道你們是好人,你現在把飯吃了,我們好送你回家。後來他們說給我買車票,問:買甚麼地方的票?這是他們的偽善,可我當時沒及時反應過來,就脫口說出:「買XX市的就行了。」姓名也講了,這樣我被治安拘留15天。

看守所裏甚麼人都有,刑事犯19人,我去一共有三個同修。第二天早上牢頭對大家說:「來了一個法輪功,年紀也大了,她是客人,住幾天要走的,我們要關照她,法輪功是好人,我們是有罪的,要改造。」過後我與她交談,她說:「原來我們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人,開始我們對法輪功不好,還打罵她們,可她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還和我們交朋友,講做人要做好人的道理,教我們背你們師父的《洪吟》,在我手裏已經過94個法輪功了,個個都是好人,沒有私心,處處為別人著想,敢講真話,我知道你也是來正法的。」我笑了。

同室裏有個同修因上天安門正法,沒說姓名,已關了三個月了。她對我說:「現在這裏的環境開創出來了,可以煉功了,不坐板了。原來大法弟子為把這個環境正過來,吃了很多苦,大家集體絕食,其中有兩個大法弟子曾經絕食90天。這是大法的威德,師父的大慈悲,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們,保護著我們,才出現各種奇蹟。」說著她流淚了。我也把師父的新經文《秋風涼》背給她聽,並互相交流各自的修煉心得。

12月12日中午,駐京辦事處來人接我,我離開時對裏面的人說:「請你們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要把真、善、忍記在心間。祝你們幸福!」她們也對我說:「不要回頭看,勇往直前向前走。」我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借她們的口在鼓勵我。

在駐京辦兩次非法搜我身,第二次搜身時,把不乾膠搜出來了,一張是:大法弟子去上訪,講清真相理應當,冒死講句真心話,感天動地大善良。一張是:保護一個大法弟子功德無量,迫害一個大法弟子下地獄。天安門「自焚」事件是自導自演,大家不要聽信謊言、上當受騙。我說:「這說明你們與我有緣,在北京三次搜身都沒搜到,而你們搜到並看了內容,你們也有善的一面啊。」13日下午當地派出所來兩個人接我,14日晚9點,兩個警察審問我,問我還煉不煉了,我說要煉。就這樣把我關到市看守所6號監室,刑拘一個月。這裏刑事犯27人,法輪功8人,後增加到12人。經過交談,才知道這裏的修煉環境也來之不易,原來這裏是不准煉功的,還要強迫勞動,對我們大法弟子像對待刑事犯人一樣。這裏有四名堅定的大法弟子,被稱為「四大金鋼」,因去公園、天府廣場打橫幅、煉功被抓來後,一直沒講姓名,在邪惡面前誓不低頭,堅持學法、煉功、正法。每天早上8點、中午12點、晚上6點正,集體大聲念正法口訣,每次10-15分鐘,這樣驚動了全監獄的人,市公安廳、公安局的警察們來了,警察把這四個大法弟子帶上腳鐐手銬,她們還是要煉功,一煉功時,腳鐐手銬都鬆開了,警察一看不行,就把她們連在一起銬,使她們四個人站、坐、睡都不行,一天只讓上廁所一次,這樣來折磨她們,可她們從不屈服,並說:「我們必須要把監獄裏的環境正過來,才有臉去見師父。」就這樣她們堅守正念,承受了非人的折磨,改變了監獄裏對待大法弟子的惡劣環境。

我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我們這個監室每天從早上6點到晚上10點,每小時發一次正念除惡;同時向裏面的人洪法,講真相,救度她們。有個經濟犯48歲了,2002年1月3日還專門為我們送來糖果,並說:「我是為你們大法表示一份心意,願你們收下,也希望你們早日把法正過來,你們圓滿了把我也帶走。」我真為她的覺醒感到高興!

2002年1月11日晚10點多鐘,派出所來人接我出來,又問:「還煉不煉了?」我說要煉、要煉。就又非法拘留我15天。在拘留所和看守所不一樣,天天有人來、有人走。我們不失時機地向所有來的人洪法、講真相,她們好多都明白過來了:原來你們真的被迫害呀!你們都這麼大歲數了,為了說句真話就被關起來了,看來他們才不得人心,他們才是壞人。

其中有個大法弟子63歲,為了反迫害進行絕食,當絕食到第5天時,有一位女警官來勸說,叫她吃飯,並說:「我知道你們要堅持自己的信念,可現在科學還沒研究出來,國家不准煉。」我趕快接著說:「科學沒研究出來,我們師父早就研究出來了,因為我們師父講的是『佛法』」。當時她不語,我看到她的眼圈紅了,沒想到如此簡單的一句話竟能起到這麼大的作用,我想是我修出的善心真的感動了她吧。走出牢門口女警官對我說,她要休息兩天後才能來看這位絕食的同修,要我好好照看。我說好,並說:「謝謝你,你善待我們大法弟子是會有好報的。」

元月25日下午,派出所來人放我回家,我抱著被子要經過我們家屬區,心裏高興地想:保衛宇宙的大法弟子勝利歸來了!回家後得知,和我同去的兩位同修都關了45天才放回家。因此而成了「名人」了,派出所、居委會常不定時打電話來,出門有人跟蹤、監視。2002年2月17日晚11點,來了6個人,他們說是派出所的,來查看我是否在家,等等。這是他們對我的迫害,是我這個大法弟子堅決不能認可的,我就是要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

在此次去北京56天的正法經歷中,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差距,看到了自己修得不精進和有漏的地方,才被邪惡鑽了空子。今後我只有更好地學法、發正念除惡、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救度眾生,按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道路走到底,直至圓滿。

在此謹向長春的大法弟子致敬!你們不愧為師父家鄉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