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廣場正法 體驗正念的威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14日】我於2002年4月26日下午1時50分,在天安門廣場打開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堂堂正正地喊出了我在心中曾無數次呼喊過的口號──「法輪大法好」、「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接著在慈悲偉大師父的呵護下,堂堂正正地離開了廣場。

我是97年7月份得法,得法後身心受益非淺。但在幾年的修煉中我卻走了不少彎路。「7、20」之後,我錯誤地認為上訪就被抓,起不到護法的作用。後來雖然認識到如果大法弟子都去上訪,環境就不是這樣了,但由於怕心、執著於常人中的名譽,遲遲不敢邁出上訪的步子,只是在家裏郵寄一些真相資料,在單位向同事洪法、講清真相。

師父的「理性」經文發表後,我又曲解了師父的法,抱著不暴露自己身份的目的去了北京。住旅館和在天安門廣場周圍有惡警問我是否煉法輪功時,我均回答不煉,在怕心的促使下還說了對大法不利的話。看到戒備森嚴的天安門廣場,溜了一圈就回來了,後來到監獄看望同修,在回答惡警的詢問時仍說不煉,並不敢正面證實大法好。當時並未意識到所犯錯誤的嚴重性,通過不斷學法以及和同修切磋後,自己才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雖然寫了嚴正聲明,但一年多來,我一直在自責、自卑的痛苦中掙扎著。雖然平時在單位裏也敢於堂堂正正地洪法、講清真相,引導不少有緣人得法,下班後儘量擠時間送傳單,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但是到天安門去正法這一步卻始終不敢邁出去。看到同修在天安門正法的偉大壯舉時,每每被感動得熱淚盈眶。我深知自己不配做師父的弟子,甚至不敢看師父的照片。心裏真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如果沒有大法也許早沒命了,那我還怕甚麼呢?看到西人大法弟子在天安門正法之後,我從心裏佩服他們的勇氣。我暗下決心,一定要走出去,實現我的願望,替師父和大法申冤。

春節前,我寫好了橫幅,做著去前的準備,但是一拖又是四個月,每週都想下週一定去,但到了下週又動搖了,如此反覆一拖再拖。這期間,我閱讀了大量「明慧網」同修們寫的體會文章。他們對大法堅不可摧的正信激勵著我。同時,又對有的同修「打橫幅時心裏沒有一絲怕」持有疑慮。以自己所在的境界去衡量別人。我每天抓緊時間學法,反覆背誦師父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大法堅不可摧」、「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路」等新經文。每背誦一遍,我的怕心就漸漸在去,境界逐步在提高。但一想到要去北京,心中就有一絲的不安,對自己沒有十分的把握。而此時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心想最多不就是失去肉身嗎?有甚麼可留戀的呢?但也知道這種想法有漏。

最近,看了同修一篇體會文章後,我深刻認識到自己的一切思想活動都是源於一個「私」字。做事的出發點都是站在怎樣保護自己的基點上,而不是把大法擺在第一位,所以,才不敢堂堂正正,理直氣壯地維護大法、證實大法。此刻,我似乎悟到了「大法粒子」的內涵是甚麼:只有把自己擺在大法當中,才能稱其為粒子,而身在大法當中又怎會有私心和怕心呢?如果做事首先想到保護自己,那不成了「旁觀者」了嗎?那連修煉的人都不配了,更談不上「大法粒子」了。從另外一個角度講,自己還是沒有堅信師父,否則,又怎能有怕心呢?想到這些,我進一步堅定了去北京的決心。緊接著我看到了師父的《北美巡迴講法》。我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當我讀到「在這場迫害當中走向反面的,甚至於做了很不好的事的,我告訴大家,師父也不想丟下他們。……使我的弟子當初怎麼來的怎麼回去,但是甚麼都沒有帶回去,同時哪,回去以後,他所代表的龐大的天體全是空的,沒有了先前的一切生命,因為他沒修好,一切都變壞了,都淘汰掉了」時,我的淚水幾次湧了出來。師父如此慈悲,而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做好呢?如果真是因為我們修的不好而導致龐大的生命群被銷毀,那我們還有甚麼顏面回去呢?我反覆讀著、思考著,正念漸漸強大起來。我第一次清楚地意識到:原來我們的一思一念不但師父知道,邪惡也在看呀!我們的念一不正,邪惡就找藉口迫害,那我們就決不能讓它得逞。

此刻,我強烈地意識到,我是到北京去正法的時候了。我定好了飛機票,準備當天去當天回來。走的前一天,我在靜靜地學法,但是感到從未有過的平靜,好像是去出差一樣正常。我發念請師父加持弟子堂堂正正地去,堂堂正正的回來。我即使有漏,也不允許舊勢力迫害我,我有師父。我請宇宙各個空間的護法神和我一起清理天安門廣場空間場範圍的一切邪惡。4月26日這天,讓天安門廣場上所有的便衣警察、特務、警車全部撤離。讓所有的交通工具、通訊工具失靈。請眾神給我身體下上罩,讓邪惡看不見我,讓善良的人們能看到。

4月26日這天我一路上發正念順利到達北京,心裏一直很平靜。下午1時,我坐出租車在人民大會堂下車,下車之後心就開始跳。我在路邊樹底下坐下,邊發正念、邊調整自己的心態、邊觀察著廣場上的情況,陽光明媚,廣場上遊人熙熙攘攘。心態平穩後我便進入廣場,在人民英雄紀念碑東南側坐下,心又開始跳,我便繼續發正念調整自己,繼續觀察廣場上的情況。有兩輛「依維柯」警車繞廣場巡邏一圈停在東北側。我最後選擇在廣場東南側入口處打開橫幅。我等待著機會。看看表快兩點了,我心裏著急,如果再晚了我就趕不上當天的火車了。我想:師父,我一定在兩點以前打開橫幅。就這一想,一會兒,在東南側入口處來了一隊外國旅遊團,約十幾人。我馬上迎了上去,看到導遊在跟他們講解著甚麼,走到他們跟前(約一米),我從身上抽出橫幅,從容地打開,心裏沒有一絲怕,高喊著「法輪大法好」、「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喊完後我又從容地將橫幅裝入書包。那些遊人在靜靜地看著、聽著,我慢悠悠地離開了廣場,就像我是一個遊人那樣坦然,此時,我的淚水止不住地湧了出來,感謝慈悲偉大師父的呵護。

自打開橫幅那一刻至今,我沒有那種興奮的感受或喜悅的心情,有的只是平靜和對師父的感激之情。師父就要弟子這顆向善的心,一切事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就有這個願望就行了。回頭看一看那真是啥也不是,太平常不過了。看到同修為我安全返回那種驚喜的表情,我才同他們一起享受心性提高後的幸福感受。

通過這次天安門正法,我切身體驗到了正念的威力,也真正體驗到了沒有一絲怕的感受。

回來後,有一同修告訴我,4月26日中午,他們班上的同學首先發現了太陽周圍有一圈很大的光環,直徑比太陽大出許多倍,五顏六色,非常漂亮,很多同學都在看,一直持續到下午很長時間。我想這也許是師父和天上的眾神把另外空間場的邪惡清理乾淨的緣故吧。

我知道我做的很不好,離師父的要求相差太遠。到天安門正法這一步我邁了近三年,說出來真是慚愧。我之所以寫出來,只是想用我的親身經歷和教訓提醒至今未走出來的同修,趕快抓緊時間學法,提高自己的心性,早日走出人來助師正法。再不要像我這樣徘徊不前,走了很多彎路。如果我們還不醒悟,那可真是太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了啊!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