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加身心不動,正念伴我正法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3日】法輪大法是千載難逢、萬古難遇的佛家上乘功法,教人修煉「真、善、忍」,使道德回升,人心向善,受到全世界好評和歡迎,有五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在學煉法輪大法,唯獨中國江澤民政府在迫害大法,從7.20兩年多以來,人們都逐漸認識到江羅集團在利用國家機器說假話、造騙局、愚弄百姓,我有切身體會。

我家住安徽省,今年48歲。是98年8月得法的,修煉半年後身上的慢性病、肩椎炎、頸椎炎、坐骨神經痛、腿痛、偏頭痛等全部消失,身體發生巨大的改變,同時心胸也變寬了,家庭也和睦了。2002年元月1日上午,為了正法,我走到了天安門,打出了橫幅,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聲音響徹雲霄,震懾了邪惡,震撼了神州大地。警察瘋狂地撲向我們,和我在一起的功友被拳打腳踢得鼻青臉腫。我們被抓進了前門分局,分局裏警察在走廊站成一排,都帶著口罩,手裏拎著電棍,殺氣凌人。除兩個惡警是作記錄的外,其餘全都是打手,對大法弟子不分男女老少,進來一個打一個。和我在一起的那位功友被十幾根電棍一齊打,打過之後強行拍照,然後關進鐵籠子裏。我不配合拍照,暴徒掐住我喉嚨強行拍照。鐵籠子裏關了近60名大法弟子,據說還放進來三個特務(一女兩男)監視我們。惡警不斷地用棍子和皮鞭往鐵籠子裏抽打等各種暴行折磨我們。下午4點半後,惡警用警車把我們送到不同的地方。第四次拉走我們7位大法弟子到北京石景山區八寶山派出所,關進專制的鐵籠子,一人一把鐵椅子(刑具),手腳都鎖起來。

一個戴眼鏡35歲左右的瘦惡警首先叫我坐在鐵椅子上,鐵椅子上面有一個翻板,放下來有一個槽,用鎖鎖上。腳頸處有一個專制的夾子,是固定鎖住兩腳的。他搜去我身上所有的錢和物,才開始審訊。他問我幾遍來幹甚麼的?我說來證實大法的。之後向他背誦了師父的新經文《法正人間預》。我見他全神貫注,便加重語氣又背一遍,一個字一個字地背。我告訴自己我的修煉道路是師父安排的,這次進京是為了除惡,是為了救度眾生,是為了兌現我的誓約,任何邪惡勢力給我強加的磨難都不能成立。因此我心靜如水。當他問我天安門自焚事件是怎麼回事時,不等我說完,他便野蠻地罵我,並要我報出姓名和住址。我便不再搭理他。他說:「大過節的,為甚麼非要到這兒給我們找麻煩?」我說:「眾生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慈悲眾生。大法不變不動,生生不息,長存於世,天地永固。」(經文《定論》)他又要我報姓名,不報不行,我斬釘截鐵地說:「你別問了,我甚麼都不會告訴你的。」

就這樣他們對我施行了慘無人道的手段,氣急敗壞地說今晚我若不報真實姓名,就決不放過我,耳光、拳頭雨點般地落在我頭上、臉上。我時時發正念: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我們大法弟子死都不怕,還怕打嗎?暴徒打累了又換新的折磨方法,用皮鞭抽打。我甚麼也不講,暴徒整整抽打了兩個小時。這時我更加看清了甚麼是正,甚麼是邪,使我對大法更加堅定,心堅如磐石。暴徒已經累得精疲力竭,就用好話勸我說無論如何要協助他,這是上級的命令,我不報姓名,他交不了差。我若報了姓名,他就派人送我回去。我說:「你死了那條心吧,從我嘴裏決不會得到半點兒答案。」結果他發瘋似地把我的衣服全扒掉,把門窗全打開(北京的元旦節晚上是零下七度),一個惡警出去端水、找電棍,另外一個惡警到我跟前,一拳打在我的左眼上,然後用手指摳我的眼珠,強行把鐵棍往我嘴裏塞。我掙扎著不配合。我一直沒有退讓,暴徒又換了一種折磨方法,把兩隻腳站在我的腳上,來回踩、壓、跺。那戴眼鏡的惡警又拿來尖銳的鐵棍往我身上亂搗。我一直發正念,邪惡的任何酷刑在我身上都不起作用。接著暴徒又開始用鐵棍打我的迎面骨,從腳頸一直打到膝蓋,就這樣來回打。我渾身顫抖,舌根也打起寒顫來。想起老師,今天晚上就是丟了性命,我也決不給師父丟臉、給大法抹黑,一顆心牢牢地定住了。

暴徒一計不成又施一計。我質問邪惡:「你們這樣做,會遭報的,對你們一點好處都沒有。」 暴徒更加猖狂,把《轉法輪》書中老師的法像撕下來點著火,燒我的腿,用書打我的臉,說了好多罵老師罵大法的話,又跺我的腳。其中一個說他頭疼就走了,剩下的那個戴眼鏡的惡警把衣服拿給我說:「再談5分鐘。」我拒絕不談,他又假裝和藹地說:「你報個假名,且在網上能查到的就行了。」我又一口拒絕。惡警無法,結果兩張表都是他自己胡亂填的。當我被押回鐵籠子時已是午夜12點了,暴徒整整折磨拷打了我4個小時。

元月3日上午又換了一個警察提審我。我想我沒有錯,我們正一切不正的,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就是死,我也不背叛大法。於是不等邪惡開口,我主動向他洪法,怎麼修「真、善、忍」,怎麼做好人等。他贊同地說他也看書,並要放走我,並再三囑咐我回來後要想法給他帶點資料。由於自己沒有識破他的假面孔,我把真實姓名、住址告訴了他。

下午1點半,駐京辦帶車來接我。上車後我一直發正念:我決不能跟邪惡走,我一定要走脫。在一個十字路口上,我輕輕地推開了車門,兩腳穩穩地落到了地上,終於脫離了魔掌。

現在,我流離在外,有家不能回(家已被邪惡勢力監控),現已匯入正法洪流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