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闖關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4日】我又可以在一個寧靜的環境中學法、煉功,又可以自由自在地做作為大法弟子此時應該做的事了。

可剛剛過去的兩個月所發生的事卻不時浮現在眼前,還是寫出來與同修們共勉吧!

在兩個月前的某一天,我在資料點被抓。現場有大量的真相資料及製作設備被收走,真可惜!就這樣我被送入當地的看守所。一個月後被非法判勞教三年。我想,向那些被矇蔽的世人講清真相,這是在救度眾生,是在做大好事,是不應該被關押的。我還想,大法弟子在正法中,面對強加給我們的不公時,是不能接受的,我一定要闖出去。

我被抓後不久,當地610邪惡之徒便對我進行逼供,要我說出其他弟子的情況,我一概拒絕。一頓毒打之後再問,我還是拒絕回答。師父說:「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面對嚴刑逼供,面對暴徒,我心裏在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他們終於妥協了,不再提審我了。面對無理的傷害,我採取絕食抗議。

在長達近60天絕食抗議中,我時常想起師父的話,師父講:「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所以我無論在看守所,還是在勞教所都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拒絕報號、做操、勞動、背監規等等。我要求無罪釋放、要求撤消對我的勞教決定。在這期間邪惡之徒採取各種方式迫害我:比如暴力灌食含高濃度鹽份的液體,指使犯人對我進行打罵,不許睡覺等等。由於長時間沒吃飯,人這面表現出身體越來越虛弱,體重一度下降近20公斤,極度營養不良,就連熟人也幾乎認不出我,一些好心人給了我不少衣服,可不管穿了多少,還是覺得很冷。說實在的,長這麼大了,今年的秋天是我有生以來感到最冷的一個秋天。此時想起師父最近寫的詩《秋風涼》:「邪惡之徒慢猖狂,天地復明下沸湯;拳腳難使人心動,狂風引來秋更涼。」儘管身體出現種種不適,但神志清醒。我經常做兩件事,就是發正念和背經文。

在絕食期間,不少人問我,「你要絕食多長時間?你能堅持多久?」其實往往在我最艱難的時候,師父就藉著其他人的嘴或在睡夢中點化我:要堅持下去。我記得師父在過去講法中談到一個問題,修煉中有兩個因素,一個是悟,一個是吃苦。我悟到無論前面的路有多難,我也要堅持下去,在被迫害中哪怕變成植物人,哪怕真的脫去這張人皮。因為向世人講清真相沒有錯。就這樣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堅定的正念卻一天比一天堅定。也有人問我,你這樣用生命抗爭值不值得?其實我感到今生有緣修煉法輪大法是最幸運的事。而一個生命能為宇宙真理付出自己的一切那才是最最幸福的事。師父曾講過:「其實不管怎麼樣,無論一個生命他在常人社會中承受多大的痛苦,我告訴大家,和你們圓滿了以後的果位相比,不成比例,真的不成比例!大家想一想,過去一個修煉的人經過一生的修煉,甚至於幾生的修煉,可是我們今天在短短幾年中就要人圓滿,承受過程只是一瞬間,而且時間是推快的。」(《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

越到後來的日子,我越感到我自己在這幾年的修煉中沒吃甚麼苦,付出也很少。所以面對今天所發生的事,我能坦然承受,並不覺得苦。到後來突然有一天勞教所的醫生發現連給我輸液也困難,(他們認為是心、腎衰竭的表現)他們覺得問題已很嚴重了,不想承擔風險,建議我的家屬辦保外就醫。就這樣我重獲自由。大法再一次展現神奇的力量,出來後很快我便恢復,重新投入正法的洪流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