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

——一位女大法弟子五次脫險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山東某市有一名三十多歲的女大法弟子,在她的身上充份體現出了正念的作用、大法的超常與威力。自從江羅恐怖集團瘋狂的迫害法輪功以來,她曾多次被當地政府非法抓捕並進行迫害。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她堅決不認可邪惡的迫害,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對舊勢力強加的迫害以其非凡的意志堅決抵制。她憑著對大法、對師父的正念正信,時刻站在法上認識法,在魔難中不但沒有倒下,反以強大的正念,五次脫離魔窟,有力的震懾了邪惡。

第一次脫險: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她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竟被當地政府非法關進洗腦班。在遭受邪惡迫害的同時她逐漸悟到,大法弟子是應該堂堂正正修煉的,洗腦班不是大法弟子待的地方,大法弟子是不應該被關押的。當她明白了這一點,就確立了一定要離開、擺脫被邪惡非法關押的正念。不久,邪惡之徒放鬆了對她的看管,她找機會走出了關押室。在經過一個防盜門網時,剛開始一看,人根本就鑽不出去,也翻不過去,於是心中默念:「師父,我一定要出去,證實大法的工作需要我去做。」這樣一想後再次對著門一鑽,一下就擠了出去。剛鑽了出去,一隻惡狗狂叫了起來。這時她心裏很坦然,沒有起怕心,就想:「我是修大法的,惡狗不能咬我。」那狗馬上就不叫了。就這樣她順利的第一次脫離了魔窟。

第二次脫險:同年七月,該弟子流落在外,不慎又被邪惡之徒抓捕。在關押期間她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和指使,以絕食來抗議邪惡對她的迫害。十天後被當地政府帶回非法囚禁,關押在一套間屋的裏間,一隻手被銬在窗子的鐵櫺子上,外間有四名惡警看守。等到第三天早上,她發現有三個惡徒仍在睡覺,還有一個在外間的椅子上坐著。她不停的發正念讓那個惡徒睡覺,十多分鐘後另一個也就迷糊過去了。這時候她早已輕鬆的脫下了手銬,就向門口走去。剛走到門口時,院子外邊響起了很大的響聲,她就感覺身體一下子飄回到了裏間原來的地方,根本就沒有走動的感覺。

這時坐在門口的那人猛的抬頭四下張望,沒發現甚麼後就又迷糊過去了。她向外走了三次都沒有成功。於是她集中精力發正念,讓坐在門口的看管睡的死死的。這樣她在第四次的時候成功的走出了關押室,來到了後院。但後院的牆高而滑,很難翻越。當她想去前門翻越大鐵門的時候,看守這時醒來了,發現她不在,就喊叫了起來。她機智的順勢鑽到了一架草藤下,並發正念讓邪惡之徒找不到她。因時間短,惡徒們認定她跑不遠,就在院內四處找。她一直集中精力發正念,不讓邪惡發現她,儘管曾有惡徒兩次走到她跟前,但是都沒有發現她。惡徒們找了很長時間沒找到後就認為已經跑掉了。惡徒們走後,她想:「這時候天要下起雨來我就容易走了。」結果到了上午十點來鐘,天果然下起了大雨。十一點多鐘她來到前院大門,由於心態不穩,有怕心,費了好大勁不但沒翻過大門,反把腳擠在門縫拿不下來了。她馬上向內找,穩下心來,怕心也去掉了,腳也抽下來了。她發現了鐵門的一個空,就這樣一試就鑽出去了。

第三次脫險:八月份,在與同修一次聯繫中被邪惡發現,逃離時由於慌不擇路,骨盆摔的骨折,再次落入邪惡之手。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身體由於絕食抗議、受傷且得不到及時的調理,變的極度虛弱,一直到十月份。她意識到自己長期被關押、消極的承受迫害,實際上就是對邪惡迫害的縱容和認可,就是沒做到全盤否定邪惡的舊勢力的安排,要否定和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就必須離開魔窟投入到正法進程中。她決心去掉束縛自己的人的觀念,再次逃脫魔掌。關押她的房屋只有一個窗戶,鐵櫺子間隔大約為十五釐米,按人的觀念和認識,那根本就不能從如此小的空間中鑽出去。但是她的正念很強,在一天早上四點來鐘,趁看守們熟睡之機走到鐵窗前一試,鐵櫺子竟是軟的,這樣她又順利的走了出去……

第四次脫險:出來後不久,她又被一邪惡之徒發現並遭圍捕,被抓後強行關進洗腦班並受嚴密看管,一個月後又把她關到了精神病院。在那裏她被強行灌藥、注射禁用藥劑。因藥物作用,她出現了嚴重的惡性反應,神志不清、反應遲鈍。停藥後神志逐漸好轉,待清醒後立即認識到了自己的處境,「一定要離開醫院」的念頭逐漸強大了起來。一天,她趁護士對她的看管放鬆之機離開了醫院,再次逃離了魔窟。

第五次脫險:第四次逃脫後,由於多方面原因很快又落入了邪惡之手。她先被送到看守所關押折磨,又送進醫院,在醫院裏她仍然不配合邪惡的要求,絕食抗議。邪惡們把她銬在床上強行給她灌食灌藥,她遭到了非人的待遇。她悟到:在被迫害中,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是對舊勢力迫害的否定,是反迫害的表現。如果做事的基點只落在被迫害中怎樣做好,而不是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是不對的。因為在反迫害中所承受的痛苦也是舊勢力強加給大法弟子的,這一切都應予以否定和清除。因此她就決定離開醫院,不給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機會和市場。

她開始發正念讓腳鐐鬆開。由於她不配合邪惡給她強行灌食,一政府官員惱羞成怒,把固定在床上的腳鐐往下銬,企圖加大痛苦。經過一番折騰反使腳鐐上的螺絲鬆動了,但惡徒卻未發現。緊接著一個櫃子的門也不知甚麼時候甚麼原因打開了,她這時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放在櫃子裏的扳手等工具,她明白這是師父在相助。她利用去廁所的機會,趁邪惡不注意,順勢將扳手揣在身上。接下來就考慮如何解決手銬的問題,她悟到:只要站在法上就一定能處理好。

一天,她認為時機已經成熟,可手銬怎麼也打不下來。持續了兩天,她就找自己還有甚麼心放不下從而障礙了自己,結果腦中就出現了「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的念頭,那她就等待時機。到了第十天,一切都好像安排好的。十一點來鐘,平時看管很嚴的惡警有事走了,另外倆個也面朝牆睡著了。這時她很輕易的脫下了手銬,用扳手鬆下了腳鐐。輕輕的打開房門向外走去,可是又發現樓道口的門上了鎖。這時她想起同修說過的一句話:師父安排我走,我一定能走。於是就進了廁所,用力將防盜網弄開,跳了下去。按照早已看好的地形、路線到了馬路上,恰好有一輛慢行的出租車經過。她搭上車第五次逃離了魔掌,又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該故事是根據大法弟子的口述整理的,從她的故事中悟到:

一、一個修煉人自己的願望是很重要的。自己的證實法之路、修煉之路怎麼走要靠自己的正悟去開創。如果我們的願望在法上,師父一切都會給開創條件的。

二、在面對邪惡的迫害中,如果不能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不能真正的從內心認識到法的超常,或者意念不純正、摻雜了常人的觀念,或有不穩定的心態等,都將影響功能的正常發揮。

三、如果我們做事的基點不是個人而是正法的全局,正確認識和處理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的關係,那麼我們的言行就帶有大法的威力。

四、我們還在常人中修,要符合常人社會狀態,要正確的理解法,穩健的走好每一步,不讓邪惡鑽我們的思想空子。我們要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隨時清理和根除自己思想中一切變異了的觀念,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的安排,緊跟師父正法進程,直到迎來普天同慶的那一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