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揮正念威力 再次走上天安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14日】經過了兩天兩夜的思考,2001年12月5日這天,我終於明白,走上天安門,不僅是為了了願,而更是為了正法,為了清除另外空間破壞大法的邪惡。最近,全國政法委在北京開會,也就是說另外空間的邪惡聚集到了北京。於是,我決定再一次走上天安門正法。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是一切邪惡害怕的!「發正念的地點選擇在邪惡聚集地的鄰近有特殊威力。」(明慧編輯部《關於發正念》)。聽說國外學員在江澤民出訪馬耳他時近距離發正念,江氏差點一口氣背過去上不來──近距離發正念少有空間間隔的阻擋,支撐他那張人皮的邪惡物質被清除了,候補的不敢靠近。如果去北京的功友到天安門後都先發正念清除邪惡,再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那將發揮成倍的威力。在其他空間用功能直接助師除惡和在人的空間向世人證實大法同時進行,這是現在這個歷史條件下我們得天獨厚的優勢。

在師父的安排下,我順利地踏上了進京的列車。列車在前行,我同時也感受到了來自另外空間的阻力。我開始有些頭痛、噁心。我不斷的發著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可是,時不時還在往上翻:抓住了怎麼辦?我堅持發正念,我的主意識越來越強。我告訴自己,在這個宇宙中,我的道路是師父安排的,其他的生命無論他來自多高的層次,多高的境界,他們都管不了我。我有執著,我還有業力,甚至多少還有點怕心。但是,這一切除了師父替我過多的承受以外,其他的我都能在法中認識到,並抑制它,去掉它。而以我有執著、有業力為藉口,就讓警察抓我,讓邪惡迫害我,這不是師父的安排,是舊的邪惡勢力在作惡。那麼從慈悲的角度上講,一個警察迫害了一個修正法的生命,它將何去何從啊!我要否定舊的邪惡勢力的安排。走上天安門,不是為了去執著,不是為了去消業,是為了正法,是為了除惡,是為了救度眾生,是為了兌現誓約。

列車駛進了山海關,突然有個信息干擾我。我在教養院的時候,邪惡勢力就是利用了我們的善和人的情,騙我們背離真善忍。我知道這是另外空間變異了的生命的垂死掙扎。果然,我看到幾個變異的生命在逃命。我越清晰時,我就越高,而他們卻越來越小,最後化做了幾處青瓦房。我不再頭痛,我衝破了強大的阻礙,這時,我看到另外空間千軍萬馬在奔赴北京。我突然熱淚盈眶。我覺得好像一下明白了,為甚麼會在天上簽下那份誓約,那不只是為了我自己,也是為了我的世界裏的眾生。我知道了那份誓約的莊嚴和神聖。那是我對我世界裏生命寫下的保證,那是我世界裏眾生對我的信任和重託。

列車從唐山開出,我突然看到了天安門,從天安門的城樓裏,出來了一個巨大的三條腿的蛤蟆,它佔據了整個天安門。當那堅定無比的正念從我的心底裏發出的同時,我的身體放射出五顏六色的光芒,先將蛤蟆的脖頸纏住,然後又將蛤蟆的上下顎和兩條巨大的腿定住,而後將它絞成麻花狀清理掉,真是隨心所用,這時我清楚的意識到我的意念已經沖到了北京天安門。

接下來一路順風,到了北京之後,就在我往天安門廣場走的時候,突然另外空間有人又要送給我東西,我拒絕了。我的師父給我的都是宇宙中最純、最正、威力無比的東西,無論在任何時候,我都不會接受宇宙中其它任何生命以任何方式給我的任何東西。

我走上了天安門,我先是圍著天安門廣場發正念,然後我從人民大會堂門前的人行道進入天安門廣場,我的對面是警車,我的身後是警察,我的右前方是真槍實彈的武警。我將用紅、藍記號寫的橫幅毅然貼在了天安門廣場的燈柱上,然後我走到英雄紀念碑下,喊出了一直在心底的話:「法輪大法好!」然後我盤坐在石階上默念了一會師父的口訣。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知道我想做的都做了,我從容地走出了天安門,踏上了講清真相的歸途。直到凌晨4點多鐘,我從天目中看到,快要升國旗時,那條橫幅才被發現,那麼這條橫幅在布滿邪惡的天安門廣場竟然牢牢的貼了八個多小時。

再一次走上天安門,正法、除惡。再一次走上天安門,我否定了舊的惡勢力的安排,破除了許多人的觀念。再一次走上天安門,我用理智證實了大法的正確,見證了大法的威德。我是從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理中走出來。我懂得了大法弟子的莊嚴、神聖、責任和使命,我更懂得師父的偉大與慈悲,大法弟子的威力無比。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18/16900.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