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名大法弟子北京正法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12日】「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 待到他日圓滿時 真相大顯天下茫」(《心自明》),每位大法弟子讀到這兒,心都會震動,我們的行動是去北京正法,因為師父講過「做到是修」(《實修》)。

當時這一提議是小A提出的,當時大家都有想去的想法,但覺得心不夠穩定,這時我說「如果能等就給我們一星期考慮時間。」轉眼兩星期過去了,期間我們開了兩次法會,做了大量的洪法工作,總結了以前的教訓,在學法與切磋中心性在昇華。當時我的心中充滿了善,真覺得能化掉一切邪惡。最後決定去北京的湊一起,正好十名。

11月23日,我們經過仔細的安排,發了許多次正念後,踏上了進京的列車,一路正念,順利前進,快到北京站時我們改乘汽車,這時一輛喪車、一輛喜車跑過,我的心中瞬時閃過:「人世如電,轉瞬即逝」這幾個字,心中慈悲心一出,眼淚流個不止,看甚麼都想哭,嘆師父慈悲,嘆眾生可憐。

接近中午,功友們吃過飯,一路正念,走向天安門,只見金水橋兩側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不用說舉橫幅,就是拿出來,就得被抓住,我想這念頭不對,不要給邪惡加能量。這時功友小B過來笑著鼓勵了我一會兒才穩定下來,可還是找不準在哪做,走著走著穿過了天安門,過了二重門,只見裏面警察、便衣更多。我們徘徊了,其中三人失蹤,可能被抓了(後來被確定)。慢慢地大家急心、怕心、疑心、僥倖心漸出,最後決定退出天安門。出來後,我們的心情是灰暗的,大家出現了分歧,有說:「掛樹上也是正法。」有說:「住一夜明天再做。」 我說立即做,心想愛怎麼樣就怎麼樣,豁出去了。(這一念也不純)這時小B說:「非要今天做,明天就不是你了嗎?你就對自己那麼沒信心。」我想也對,我們之所以做不好,多數由於心不正或片面理解師父經文,最後決定在京住一宿。

夜晚,大家發正念後,都向內找,找出許多漏,一來時念頭就不對,總想僥倖過關,不想大付出,卻想大收穫,急心、恐懼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大家趕緊調整心態,互相找漏,加緊看經文,感覺我們的心性在飛速昇華。師父說:「我們的圓滿形式一定是光明磊落的。」(《肅清魔性》)我們做為主佛弟子,怎麼能偷偷摸摸過關呢!讓舊勢力恥笑,又怎麼能起到「鎮邪、滅亂、圓融不敗」(《定論》)的作用呢?最後決定我們坦然放下生死,去證實師父的清白,大法的偉大。

11月25日,我們發了幾次正念,近中午時由老C帶隊(昨日由我帶隊)我們一行七人,坦坦蕩蕩走向天安門。這一天我看到警察、警車沒有了任何感覺。穿過金水橋後,小D忽然走到前頭帶隊拿出橫幅,高聲大喊,我們隨即拿出橫幅:「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聲音響徹雲霄,令師父心慰,令邪惡膽寒,令眾生露出了笑臉。我感覺那一刻時間停止,我們定住了周圍所有的東西,足有1分鐘。老C已經喊了五遍了,大家才收起橫幅。周圍的人都用敬佩的目光看著我們,幾個人還在給我們照相。我們心中純淨,發著正念靜靜走到人群中,就在這時遠處傳來流氓的喊叫聲,老E和小F怕心起,抬腿開始跑,便衣、流氓、武警隨即被帶動追趕,後被抓,雖然小B等奮力去救,也無濟於事,這時我們真實地體會到法的嚴肅。

師父說:「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大法堅不可摧》)。我們懂了「共同精進,前程光明。」(《洪吟》-- 融法),我們懂了心不正怎麼去正法,不正法怎麼叫正法弟子。我們懂了太多太多。感謝無比偉大、慈悲的恩師。

以上為個人體悟,如有錯誤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