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京護法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23日】11月10日早,我們一行九人(另兩人自己去的)乘車去天安門正法,11日晚順利返回。

我是老學員,去北京多次,經歷了拘留所、女子自強學校、市教養院、省教養院的迫害,都是堂堂正正走出來的。感到自己正身邊的不正的,向親人講清真相,在家裏多看書就夠了;一度迷茫、漸漸地在家裏就不想吃苦了。師父說:「一聽到我說你們達到圓滿的標準時就如卸重負一樣,放鬆自己,不想幹甚麼了,而不是把師父講給你們這麼神聖的事當作更加精進的動力。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師父的話是在批評我,在迷茫中師父又點醒了我,通過學法悟到:講清真相、揭露邪惡、證實大法有多種形式,走到天安門去證實大法是其中一種對公眾和海外媒體有影響力的形式。走到天安門阻力很大,方方面面的干擾,有人的干擾,有邪惡的干擾;有外在的干擾,又有內在的干擾、自身魔性的阻力,最大的阻力就是舊勢力;你要去天安門證實法,要安全返回,這個舊勢力就要被鏟除,它就千方百計的阻撓你,有時是利用不想去天安門證實大法的學員的嘴來阻止你說:「去北京沒有錯,在家也能證實法,真正從人中走出來。」我悟到:如果連正法的行動都沒有,就從法理上單獨談從人中走出來,那是空談理論,並沒有去實踐。師父說:「如果在一個邪惡的環境中,布滿了邪惡因素的環境裏面,你再去證實法,敢於走出來揭露邪惡,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師父還說:「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這樣我就清理自己,旁邊一位老學員也幫我清理。從坐上車,我就開始發正念、背經文、鏟除邪惡,請師父加持弟子打完橫幅就回來,這一路上師父給我清理了另外空間的魔,我天目看到一個魔大頭朝下死了似的。順利到達北京,晚上沒地方住,幾個人就在草地上煉功、打坐,很快就到了下半夜,我們有兩名學員在石柱上寫了許多「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等等;後來我們到了一家飯店吃了熱麵,又在那睡到5點多。我們整理了一下,乾乾淨淨來到天安門,在金水橋西側,看升國旗的人不多,我們就沒有做,吃完早飯,又回到金水橋時,正好來了一批外國旅遊團;我們學員打開橫幅就走向人群,一邊喊著法輪大法好,一邊向人多的地方走;當她把橫幅收起來時,有一名外國旅客舉起照相機要拍照,她就又拉開橫幅舉起。第二、第三、第四、第五一個一個接著打開了橫幅。這時金水橋上的惡警急了,走下金水橋,離開它的崗位十多米遠,又回去了。接著便衣和警車開了過來。這對每個學員都是考驗,我沒有怕。但有一個學員跑了一下,被惡警在地下通道口抓住了。

還有四個人,我找到她們時,又一個也已經打了橫幅了。剩下一個小姑娘剛要打開橫幅時來一排武警。我告訴她等一下,接著又來一個便衣把我們衝散了。我們倆決定打橫幅之後再等她們。就在我想著小姑娘的時候,我們走到了金水橋的下邊,人來人往的照相的很多,旁邊的學員告訴我,說:「發正念。」我立即打開橫幅,喊出了壓在我心底3年多的聲音「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這時我的心很平靜,甚麼都聽不到,只聽到我那清脆的聲音在迴盪。我把橫幅收起來轉身就走,正好和兩排武警相對;其中兩名已經出隊衝我來了。可我當時並沒有把它們放在眼裏,我感到他們甚麼都不是。

我又回到金水橋,想給打橫幅的學員發正念,怎麼也沒找到她,到車站才知道她們都打過橫幅了。

對我說「發正念」的學員告訴我:「兩個武警要抓你來了,我用身體擋它們一下;他們推我,然後一個對另一個說:『行,咱別抓她了,回去向領導彙報!』這樣你走入人群了,他向便向上級彙報說:『剛才又有人打橫幅了。』」

這次天安門正法實踐讓我體會到,正像師父說的那樣:「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們真的是在從常人中走出來。」《也三言兩語 》。

回家的車上,我的淚止不住地流著: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弟子加持和學員正念的幫助,使我一個業力滿身的生命變得這樣強大。想起師父不知為我又承受了多少,想起那位被抓的學員,我不知不覺又流了好長時間的淚才想起來給學員發正念、鏟除邪惡,讓大法弟子少受迫害,鏟除舊勢力的邪惡,請師父加持幫助學員儘快離開魔窟。當車開到萬家時,我又為萬家勞教所的大法弟子發正念,鏟除舊勢力的邪惡,衝出魔窟,跟上正法進程,互相鼓勵共同精進。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