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天安門廣場了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8日】兩年來,看到一批批的大法弟子勇敢地走向天安門,我非常敬佩,也時不時地動念頭想去。但是手頭有大量的講真象工作,加上對去天安門的意義認識不足,也有怕心交雜在一起,我一直沒有邁開步子。

可是在最近,想去一趟的念頭越來越強烈,對法認識上的提高使我更加堅定。從1999年的10月底開始,我開始每天一講地通讀《轉法輪》,現在已經是第60遍了,每讀一遍,對法的認識都加深一些。我想既然我曾發願助師世間行,我就應該去兌現我久遠前的誓言。

剛好最近我要變換工作,真希望在此期間能有一段時間。正念一出,師父就給我做了安排。週一我失去了一份工作,值得欣慰的是我讓這個單位所有的員工都看到了真象資料,不同程度地扭轉了他們對大法的看法,有些轉而對大法持非常正面的看法,這為他們的未來奠定了美好的基礎。週二開始各項準備工作,有條不紊。週三準備出發,臨行前,接到了兩個電話,一家是約我面試,我決定推後,否則就放棄。另一家曾面試過,我答應下週一再去談一下,然後就上班。處理完這一切,我就出發了。臨行前,請不能與我同去的父親(也修煉)幫我發正念,也請他放心,相信師父會做最好的安排。

從離家的那一刻起,我就要求自己正念正行,時時發正念。一路上,我把師父的新經文讀了三遍。對於不時湧出的怕心和執著,都滅掉。比如腦子中閃過一念:如果被抓了怎麼辦?我馬上就想:去掉這個想法,我在做最正的事情,不應該被抓。我還發了一念,一路上要暢通無阻,任何時候都不許邪惡靠近我。

到北京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吃了一碗麵,帶著做的橫幅坐上開往天安門的公交車。一路上我覺得自己非常清醒,一站站地靠近天安門了,心中一個聲音說:現在退還來得及,但立刻就想:不行,我今天一定要把橫幅打出來。

提前一站下車,熟悉一下環境。摸了摸橫幅,居然粘在一起,臨行前匆忙,油漆還未完全乾透,在袋子裏把它分開。然後一步步地走向天安門,穿過地道,看到幾個便衣。廣場上有不少遊人,也有依維柯,從旁邊走過,看到裏面坐了幾個人,正虎視眈眈地對著廣場。

走到紀念碑一側,摸了摸橫幅,可沒敢打出來。畢竟與以往做真象、講真象不同。我在心裏說:師父,我來了,可我打不開橫幅怎麼辦?圍著紀念碑,我轉了一圈。已經快四點了,太陽斜照著廣場,一個人走過去,旁邊賣風箏的人招呼他:下班了?穿著便裝,在天安門上班,賣風箏的人還挺客氣,八成是便衣。依維柯又耀武揚威地在廣場上橫衝直撞,趕得賣風箏的四散奔逃,然後掉頭朝天安門開去。我停下來,猶豫著,可我還是決定要把橫幅打出來,否則我會永遠後悔的,因為有這一次機會是非常不容易的。

我開始低頭整理袋子裏的橫幅,然後下定決心,猛地把橫幅打開,面對遊人,喊出了:「法輪大法好!」然後看看周圍沒有甚麼動靜,我就收起橫幅,離開了廣場。心裏非常輕鬆、高興。

找到朋友、親戚,向他們洪法,然後準備回家。買票上車,快開車時,看到一群警察驅趕著一群人離開站台。火車開出三個多小時後,突然停住,上來了幾十個警察,挨個檢查身份證。我來的時候沒帶身份證,但我在北京親戚家有一個舊的身份證,往家打電話時父親一再提起(也是師父點化),當時我隨手帶上了,後面就用上了,順利過關。

近兩個小時後,警察離開,結果火車晚點四個小時,夜裏十二點才到達。公共汽車停運,只有中巴。出站正不知何處坐車,一抬頭,路旁邊就停了一輛我該坐的車,我很感動,謝謝師父!回到家,家人緊繃的神經才放鬆下來。

這趟正法之旅,我體會到,只要我們有這個心,師父就會給我們做最好的安排,我們只管正心正念地去做好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