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國慶節天安門正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9日】今年的中秋和國慶是同一天,我想這幾天去天安門旅遊的人一定很多,於是就想到天安門正法。當這個念頭一出的時候,我的心堅如磐石,我要用我的生命去證實法,維護法,喚醒世人,去兌現我的誓約。

臨行前的中午,在同修的幫助下,製作了一個橫幅「法輪大法好」。同修還建議我帶上一個條幅,如果廣場上有氫氣球賣,可以繫在氣球上,讓條幅飄在廣場的上空,我覺得主意挺不錯的。於是就帶上橫幅和一個條幅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車。

上車後,警察就開始查身份證,我想他是針對法輪功學員來的,不能讓他查我的身份證,就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不讓他查我的身份證,過來幾個警察在我身邊查身份證,還拿走了他們的身份證,就沒有向我要身份證就向前查去了,就這樣很順利的到達了北京,一看時間還早,就到候車室洗臉順便吃了一點隨身帶的乾糧。估計時間也差不多了,就坐車來到廣場。

今天廣場上的人非常多,我想先找一找有沒有氫氣球賣,如果有就先把條幅飄到廣場上去,如果沒有就掛在金水橋上,再去打橫幅。在廣場上邊走邊發正念,一邊找氣球,走了幾圈,沒有看見有氣球賣,那就掛在金水橋上吧。來到金水橋,在橋上走了幾個來回,手一直沒有膽量把條幅拿出來,我知道怕心出來了,就抵制它,消滅它。我想不能在這裏拖延時間了,去打橫幅吧!就從地道走到廣場那邊,找機會打橫幅,當走到廣場的一側,看見這裏有好多人照相,還有外國人,嗯,這個地方好,就決定在這裏打橫幅。看了一下周圍,不遠處停著幾輛警車,還有穿制服的警察在廣場上巡邏,就發正念讓他們走開,看不見我,可是在這裏呆了很久卻一直沒有勇氣拿出來。

這時看見一個人手裏拿著一個對講機走過來了,心裏想這可能是便衣吧。我的心有點緊張、膽怯:萬一被抓去了怎麼辦,承受不住那就完了,同修還等我回去做更多事。又一想:不行,師父不承認這一切,我也不承認,我要否定它,我是一個神,是在做著宇宙中最正的事,是最偉大的,師父《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一個常人在修煉人面前他是非常脆弱的。」就在心裏告誡我自己:我的生命是大法給開創的,是最正的,「沒有這洪大的佛法就沒有一切,包括宇宙最宏觀到最微觀,以至常人社會的一切知識。」(經文《證實》)我心裏默念口訣,請師父加持我,這次一定能成功。我的心也平靜了,就在人多的時候,我拉開了橫幅大聲喊:「法輪大法好,還法輪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喊完後,看沒有警察過來,就收起橫幅,準備到金水橋把條幅掛出去。

我意識到我最難的一步已經邁出來了,也就輕鬆多了,也沒有了甚麼怕心。重返到金水橋。由於今天的人特別多,只能分批過橋。我被擠在了中間,等到警察允許過,就找機會擠到邊上去,好不容易擠到了橋邊,隨手拿出條幅,掛在金水橋的柱子上,剛掛上去就掉下來了,原來一頭沒有繫好,就從地上撿起來繫好,重新掛在金水橋的柱子上,我就走開了,在這一刻我想到師父講的:「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去掉最後的執著》)我悟到了:剛開始的時候,我並沒有把自己溶於法中,常人的觀念還在左右,當想到師父的話,把法溶於自己思想中的時候,一切都變了,做起事來也很自然了。來到火車站,買了車票就安全返回家裏。

我始終覺得自己沒能做得更好,沒有達到我的意願,以後我要更加努力,投入正法的洪流中。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