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北京正法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0日】我是中國大法學員,99年3月得法,身心受益。我覺得師父好,大法好。師父的新經文更是不斷點醒我,讓我拋棄狹隘和自私,以及相對寬鬆的環境,走出人來。

今年八月,我和同事就計劃去北京正法。初定10月1日。後來我們根據我們的假期重新作了安排,決定一到那裏就行動。

天安門廣場

到了北京,我們休整了一個晚上,彼此交流心得體會。第二天上午,我們來到廣場。這時,烈日當頭,廣場上遊人如織,我們站在人流中,不一會兒,我們就看到了臭名昭著的IVECO警車以及縱橫交錯的廣場巡邏。在一段時間細心的觀察下,我們還發現了便衣混跡於人群中。

我們感受到一種大的壓力,這是我們在其他形式正法中未有遇到的。這一整天我們都沒有打開精心製作的橫幅!我們終於體會到了為甚麼說在壓力下放下生死不容易。這天我們失敗了,回到住地後,我們對自己有些懊喪,但隨後我們相互勉勵,用同修的事蹟勉勵自己。我們相約,即便明天他們站到我們面前,橫幅也要打開!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出發了。到廣場後,我們站在人群中,估算了身後警衛的位置和我們預計所要站立的方位,然後我們緩步到達那裏,每人扯住橫幅的一角,迅速將橫幅張開並高舉過頭頂:五個紅色大字「法輪大法好」在黃底的映襯下終於展現在大家的眼前。離我們五步之遙的一位中年婦女就站定在那裏,默默注視著我們的橫幅,一句話也沒說。廣場上的巡邏也不知道站到哪裏去了,沒了動靜。當時,我們分別喊出了我們想告知世人的話。隨後,我們收起橫幅,迅速走入地下通道,離開了廣場。那時我並沒有成功後的喜悅,我反而覺得我的聲音還不夠響,橫幅也應該多舉一會兒。

回到駐地,我們對這兩天的行動中心性得失做了交流,一致認為,不管第一天的環境壓力有多大,我們畢竟有自己的不足,心中的正念沒有戰勝它們。而第二天,我們僅僅是做了我們該做的,同時我們也開始感到師父在安排著我們的此次北京行。

北海公園

在北海公園的所見,是我們北京之行的一段意味深長的插曲。當時我們正在園林中穿行,走著走著,忽然抬頭,就看到了前邊一根電線桿子,上面貼著一張紙,印有幾個字:法輪大法好。當時我就感到,我們的同修真是無處不在,大家都在做自己該做的。我按捺住激動的心情,用相機把我看到的拍攝了下來。

長城

在隨後的日程安排中,我們決定,利用遊覽長城的機會,將我們從天安門廣場帶回的橫幅,端端正正地掛在城牆上。為此我們買回長繩,又查閱資料,得到長城箭垛(即中間有方孔的那種牆)的大小尺寸。然後我們將長繩的兩端分別拴住橫幅的兩頭,這樣,一個套子就做好了。

第二天清晨,我們登上了去長城的巴士。不知為甚麼,從我們第一天來北京開始,一直都是晴朗的好天氣,而那天卻下起了小雨。到了長城我們才發覺,幾個山峰都是人頭攢動。我們必須超越他們到達,有機會安放橫幅的地方。想到這一點,我們奮力往上爬。也不知爬過去幾個烽火台,登了多少級台階。漸漸,腿肌變得酸痛不堪,似乎已經到了極限。但我心中只有一念──今天一定要把橫幅掛上去。

山中一旦下起細雨,便有霧氣升騰。在我們攀登的路途中,霧並不濃,遠遠的山頭上,還能看到遊客的身影。經過一番費勁體力的攀越,我們終於走到一段空地。靜觀了一會兒,並沒有人過來,於是我們便把橫幅套在了長城的一個箭垛上。

我們完成任務後,往回走了不到25米,就遇到三兩個遊客,他們正朝我們來的方向張望著,躊躇著是否要繼續往前走。我在經過他們身邊時,回頭一望,發現我們原先掛橫幅的地方已然在霧海中,無法明辨。而一名遊客已經開始舉步往那裏走去。那時我真心希望他,以及每一位經過,看到的人,都能明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的弟子一直在堅持著,在努力著。千言萬語我無法說,唯有這五個字默默在那裏,述之於四海之人。

下山後,我們搭上了去城裏的巴士。山區的溫度很低,而我只著一件單衣,身上寒冷,但心裏是熱呼呼的。我知道,今天的順利並非偶然,而是慈悲而偉大的師父為我們苦心安排這一切。有這麼好的師父,又有那麼多可愛可敬的同修,想到這裏,我的眼角又一次濕潤了。

當晚,我們回到住地。第二天,天空又是一片晴朗,一直持續到我們安然返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