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北京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6日】我是東北大法弟子,得法已7年了,由於各種原因一直未走上天安門證實大法,很慚愧!但去北京證實大法一直是我未了的心願,儘管我一直在做著真相資料工作,可我心裏一直感到很壓抑。讀了師父的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後,我猛然醒悟:不論是甚麼原因,都是為自己的執著心,隱藏很深的私心、怕心找藉口啊!我一定要去北京證實法!

今年10月以來,我所在城市的真相資料發放得很廣了,大街的電線桿上、建築物上、居民樓棟裏,真相傳單舉目可見、比比皆是。有的樓棟裏貼的不乾膠幾乎排起了隊。一次在夢中我看到:「成都」兩個字,便和功友交談。功友說:「是該去北京證實法的時候了,憑著對大法的堅定正念,你一定會成功返回的!」另一個功友也告訴我,說她在夢中來到一個金碧輝煌的大殿,看見裏邊站著許多神在交談,各自敘述自己正法的經歷,真是悲壯至極、威德無比!她越聽越感到自己無地自容,趕緊溜了出來……,醒來後,她對孩子說:我要去北京證實大法好,就是放不下你呀!(她女兒十來歲。)誰知她女兒脫口而出:「媽呀!你不趕緊去北京證實法,哪天大法正過來了,你再去站在天安門咋喊也沒人搭理你,到時一切後悔就晚了。」我聽了後心裏暗暗發緊,這不是慈悲無比的師父怕落下一個弟子,借孩子的口點化我這愚鈍的心嗎?

我遲遲未去北京,不就是怕遭邪惡殘酷迫害一去不能返嗎?這不是在消極的默認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嗎?師父告訴我們:「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我是大法弟子,是為正法而確立的生命,只能去正一切不正的,怎能向邪惡低頭、默認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呢?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維護法是理所當然的。那麼歷史的今天真的出現了邪惡迫害大法,針對迫害,大法弟子一定會出來證實法的。」(《路》)。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我一定要配得上是您的弟子!我一定要在邪惡聚集的地方,高喊:「法輪大法好!」用正念鏟除世間的一切邪惡!用慈悲救度世人!

我和同行的功友儘快地處理完了手頭的工作,決定10月28日去北京證實法,出發前,我們系統地學習了師父的經文、聆聽了大法音樂《普度》、《濟世》,心裏感慨萬千,淚流滿面:恩師啊!是您為我們洗淨了渾身的罪孽,是您為我們承受了無盡的苦難,是您為我們指明了前進的方向!為了法正人間的早日到來,我們一定要用堅定的正念鏟除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惡!用慈悲救度世人!我們一路發正念,乘車到達北京,北京站軍警聚集,如同布棋,惡警、便衣強行阻攔旅客查身份證,十幾個電腦查詢攤,各排成長隊,猶如兵臨城下。

我們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發正念:定住一切企圖搜查、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壞人!踏進魔窟、穿「篩」而過,來到天安門,兩邊停了好幾輛警車,警察、便衣密布,如狼尋物,我們發著正念進入了天安門,三人一隊的軍警迎面而來、約十幾人組成的一夥身穿黑衣褲、剃著房簷頭的便衣隊,「咚咚咚」地從我們身後走來,人群中氣氛十分壓抑,我們發正念:「徹底鏟除天安門的一切邪惡,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徹底清除所有遊客頭腦中被邪惡所灌輸的毒害,把正念打入他們的思想中:法輪大法好!」

我們在兩個門洞之間走了兩趟,向遊人呼喊:「法輪大法好」。由於正念不足,始終未打開橫幅。我們找個地方坐了下來,調整了一會兒,決定第三次走出門洞時一定打開橫幅!結果走到門洞時發現便衣跟了過來,只好放棄了機會,走了出去。走到中山公園門口時,功友說:我們決不能白來一趟啊!我們走進了公園裏,無意中我們走到了離天安門城樓只隔一堵約2米多高的牆邊,決定就在這打開橫幅!我用力一拉,扯開了橫幅,舉過頭頂,仰天放聲呼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連喊兩遍。說不出的痛快!我還要放聲呼喊,功友扯著我的衣角說:「行了,走吧。」我收起橫幅一轉身,看見有一家四口睜著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我,似乎被震醒了!我真誠地對他們一家四口說:「一定要記住啊:法輪大法好!」他們默然不語。不遠處一個警察和一個女的迎面走來,快走到我們跟前時,卻轉彎走了,功友說:「你看,只有好人聽得見,壞人聽不見!」看著坐在過道上休息的遊客,我們從心裏發出愉悅的呼喚:「希望你們都能記住: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穿插在公園的小路上,我們不斷的向遊人發正念:「徹底清除所有遊客頭腦中被邪惡所灌輸的毒害,把正念打入他們的思想中:法輪大法好!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我們看見有不少遊人向我們注目;有的回頭看我們;有一個約一歲的小孩掙脫牽她小手的母親,往我們跟前奔,和小孩在一起的幾個大人,只好拽著小孩往前走;在另一條道上,在我們前邊兩米左右處,走著兩位20來歲的女孩兒,忽然其中一個女孩回身走到我們跟前,笑瞇瞇的問:「嗨!你們在說甚麼悄悄話呀!這麼親切!」我們愣了一下,接著微笑地真誠的看著她們。其實我們啥話也沒說,只是在發正念:「世人啊!快清醒!我願你們快得法!」

我忽然明白了,當我們發念要來天安門正法時,慈悲偉大的師父就為我們安排了一切。「所以在當今世界上,我們不能夠不為其他眾生負責,我們不能不為其他眾生將來得法負責,我們不能不為其他眾生將來得法奠定基礎,因為他們很可能是你們那一體系中的生命。」(《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在返回的火車上,我睡著了,夢中遇到了幾個幼時讀書的同桌,我對其中的一個女同學說:「政府搞的誣陷、迫害法輪功的簽名你簽了嗎?」她回答:「簽了呀!」我著急地責怪道:「你怎麼能給邪惡的東西簽名呢?那是毀你生命的呀!」她卻說:「都怪你!不早點給我真相資料看!」我後悔極了!趕忙讓這幾個同桌把他們的地址寫給我:我回去後馬上送真相資料給你們看!」醒來後,與功友交流,悟到:我們身邊還有許多被邪惡矇蔽的同學、朋友、熟人,等待著我們去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挽救他們真正的生命啊!

通過這次去北京的經歷,我看到自己還有許多隱藏的執著沒去掉,還沒有達到師父要求我們「從人中真正走出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在這最後的正法進程中,我將更加珍惜師父為了成全我們兌現誓約而苦心創造的一切環境、時間與機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