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走出公安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4日】2002年1月20日我和同修正在學法,惡警破門而入,把我和同修強行帶走,而且把做資料的機器和資料及所有東西非法抄走,我們被強行帶到牡丹江愛民分局,那幾天共有30多名大法弟子被捕,牡丹江市幾個點接連遭到破壞。

我被強行推入其中一個房間。這個房間我看到有兩張床,其靠房間北側牆一張,靠東側牆一張,中央有一塊圓圓的鐵板,直徑大約15-20釐米,中心有一孔從裏伸出一根鐵鏈,大約1尺多長,旁邊還放了一把椅子,椅子上纏繞了一些尼龍繩,而且還鎖了一把鎖頭在上面,靠南側牆旁邊還有兩塊磚,這不是老虎凳嗎!看到這一切我怎麼也不能把這一切與愛民兩個字聯繫起來。在江氏恐怖集團領導下:人民警察竟然是這樣,我知道,49年前江姐及一些不屈不撓的XX黨員在當年就經受了這種酷刑折磨,讓後人感到國民黨是如何殘忍。多少年過去了在這種和平年代這些刑具竟然用在了老百姓身上,用在「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大善大忍的修煉人身上,這是「愛民」嗎?這不是害民又是甚麼。而且有一警察張口閉口:不說實話就上老虎凳。這不是在打媒體報導的「耐心說服教育」的嘴巴嗎?這不是肆意殘害人民及大法弟子最好的證據嗎?

由於我們沒有說姓名住址,我們被帶到了另一派出所,被關在一鐵籠子裏,我就想我是不是心性哪方面有問題,不然的話這事不能發生在我身上啊!一時找不出來,我想我不會配合他們的任何非法訊問,我一定要出去,夜裏一直沒有機會,我就用手抓住鐵欄杆用力掰,我想這個鐵籠子怎麼能關住我,可是由於念不純,鐵欄杆紋絲不動,我又想是不是還有甚麼該做的事沒做啊!這時進來了幾個警察。其中一個又開始問姓名、住址,問另一同修,同修說不想講,問我我說不想回答,其中一人一看沒法,就坐在房裏的床上(因這鐵籠子是在這間屋裏)說:咱們嘮嘮唄!我一聽這不是弘法的好機會嗎?本來我對他們的非法訊問非常抵觸所以覺得沒話說,這一下,我覺得機會來了,他們問一些不解的問題,如自焚,4.25怎麼回事,我和同修就和他們講,講了一會,他們就問,你們都甚麼學歷,怎麼這麼能講,有水平,有些事我都不知道,你們怎麼甚麼都知道,因為我們談到耶穌被迫害,他們不相信有另外空間,等同修舉出居裏夫人發現了鐳等讓他們很吃驚,一個農村老太太怎麼知道這麼多,一再問我們的學歷,我說,我告訴你,這一切源自於這個大法,是法給我們開啟的智慧,他們聽後連連點頭,覺得不可思議,最後沒有話說。

另一小警察挺邪惡的說,把他們老師的像拿來讓他們踩或罵他們老師,我說人民警察怎麼能教人罵人呢,這小兄弟,你千萬別那麼做,那你就造了大業了,對你一點好處沒有,你會遭惡報的。他說死就死吧,我說你不知你在說甚麼,你不了解大法,真的對你生命沒有好處啊!而且我們所做的一切,正是為了挽救那些被謊言矇蔽了的世人啊!他聽到了,再沒說話,就出去了。其餘人問這問那,最後一人說,我前幾天見過你們xxx,學大法的,他怎麼那麼有口才,我發現你們怎麼都那麼會說,我從97年開始有人說煉功,我就知道你們法輪功,現在我們這那麼多法輪功書,我也看過也沒甚麼。我說你那是抱著人的觀念看的,如果不帶任何觀念的連著看上三遍,保證你的世界觀都會發生轉變。他十分不解,我說這書就這麼大的威力,法正人心,真的能改變人心。最後他說我該回去睡覺了,明天再嘮法輪功,他走了,只留下一人看著我們。

我還在想怎麼走出去,天亮正趕上星期天也不知幾點,我開始發正念。和我們一起被抓進來的還有一常人,經警察訊問是一按摩院的小姐,她是被帶進來了,我們也不認識她。

天亮了,那小姐上廁所,我說我也要去,警察把鐵籠子鎖打開了,我和同修上完廁所,我說我冷在暖氣邊烤一烤,同修又進鐵籠裏坐下,我沒進去,就在那站著,那警察又睡著了,我還在找機會和同修出去,她在籠子裏說,走吧,我看她一眼沒吱聲,甚麼也沒想邁腿就出了這房間,過一走廊,我也沒看徑直走向大門,到門前一看門沒插嚴,稍微動一下鐵栓就推開了門,有一些聲響,我沒太在意,只想走出去。就這樣,我堂堂正正走出來了。到了一個地方,我由於身上沒有多點錢想去打個傳呼,告訴同修出來接我,可傳了兩遍沒回聲,我想怎麼辦。突然想起家人有傳呼,我想傳一下吧,接通了,家人的話讓我驚得不知說甚麼,眼淚差點沒流出來──家人說,我正在去你處的路上。

我深深體悟到師父的慈悲,師父無時無刻都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安排著我們的一切。家人說咱家一親人今天從外回來讓我到這來接,碰巧你打傳呼傳我,我說這真不是碰巧啊,是師父的精心安排啊!咱的親人哪有這麼巧,非得今天回,而且讓你來接啊!這是師父讓你來接我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