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難關都擋不住我正法的步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2日】我是河北省某縣大法弟子,99年4月25日之後得法,先後曾三次進京正法,遭鄉、村邪惡之徒的迫害。2001年6月21日,河北蔚縣地區邪惡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實錄《大山的見證》(一)(二)(三)(四)連續在明慧網上曝光。強大的正義之光有力地震懾了蔚縣地區的邪惡勢力。我深受其害的樁樁鐵證自在其中。陳家窪鄉等邪惡之徒驚慌至極,害怕之極。「他們已經看到了失敗的下場,越加瘋狂地垂死掙扎」(《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國慶節前夕,陳家窪鄉派出所所長帶領兩名幹警與下元皂村支書馬玉財接連闖入我家威脅我說:「我們是執行公務,上邊叫幹啥我們就幹啥,我們遲早會把你送進大獄裏。」幾天之後,鄉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打人兇手惡警李慶龍又闖來對我恫嚇:「去年我只是捅了你幾電棍,我那叫惡勸,沒想到你卻給我上了惡人榜,……送你勞教三年讓那兒去整治整治你。」

12月20日深夜一點左右,陳家窪鄉政法委書記姚玉智、鄉派出所所長劉樹軍及四名惡警(全部雇佣)在下元皂村書記馬玉財的帶領下,手持鐵棍翻牆,砸壞院鎖,砸壞了家門,闖入我家中,強行從被窩中將我拉出,抓我去勞教。當時《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師父的話浮現在我的眼前,「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絕不會讓邪惡陰謀得逞。我立即正念清除舊勢力的安排,作為大法弟子絕不會承認。大法是有威嚴的!你怎麼把我拉去怎麼拉回。因為你說了不算,師父說了算。狂怒的邪惡之徒突然呆立,在大法的威嚴面前,頓時黯然失色。當晚他們把我帶到鄉派出所。

21日早晨邪惡之徒把我送往保定高陽勞教所。晚上10點左右到達高陽勞教所。我拒不簽字。只得由惡警李慶龍代簽。22日上午他們又帶我到高陽縣醫院進行體驗。我想:「這裏決不是我們大法弟子所待之處。外面多少被假象矇蔽的眾生在等著我救度。揭露邪惡需要我,助師正法需要我,我決不進去!邪惡勢力它不配考驗我們大法弟子,它沒資格。」幾小時之後,結果出來了「乙型肝炎大三陽」屬於肝炎嚴重期。當時在場的醫護人員、惡警等紛紛後退,馬上離我很遠。我立刻感到渾身熱血沸騰,眼淚奪眶而出。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心中默默地感激慈悲偉大的師父。22日8:00左右。邪惡之徒只好將我原路帶回蔚縣。

但是邪惡絕不會就此罷手,而是把我又送進了邪惡的洗腦班。這裏的洗腦班原是縣看守所。四面高牆。警備森嚴,道道警崗。我被關在一面通過鎖有三道門的房間內。房內有一個鐵窗。外面鑲有鋁合金護窗。中間用鐵絲緊緊擰死。我想我是一光燄無際的神。早已走出三界、不在五行。人類社會的物質怎能制約了我們大法弟子。這裏關不住我。我要出去。這兒我一會也不呆,立即出去。正念一出我頓時感覺自己高大無比。渾身充滿了力量。這時約8:30左右。我坐在床上,純淨自己的心態。連發正念,並讓今晚值班的警務人員全部睡死,定住。直到我脫離險境不准醒。我要出去助師正法,請師父為弟子加持。

大約9:00耳邊突然清晰地聽到一個聲音:「有兩篇經文你看不?」我突然一怔,我立刻意識到師父在點化我趕快行動。我說:「看」。說著就跳到鐵窗前,看著嚴密封鎖的一道道鐵窗。我毫不畏懼。渾身被一股堅不可摧的力量湧動著。感到任何關、難都擋不住我正法中的步伐。揮拳一下子砸碎了鐵窗上的玻璃。不讓它發出聲音。竟然輕易擊碎而沒出多大聲響。這時我立即伸出胳膊。用雙手去掰護窗上標得很死的鐵絲。鐵絲很硬又擰了好多圈。剛開始一擰,雙手同時被各扎一個口子,隨後每掰一圈就被扎一個口子。流著鮮血。我剛開始感覺疼痛無比。很難掰開。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打開自己功能,意到功到。」小小的鐵絲算得了甚麼,一圈一圈下來竟然不覺得疼。幾圈下來堅硬的鐵絲竟然在我的手裏變得軟了許多。我很快擰開了鐵絲。推開護窗跳到院中。心態鎮定。還回手拉上了窗簾。關上了鐵窗。安上了護窗。大步走向高牆邊。走到近前突然眼前一亮。牆角恰好立著一塊木板。我迅速順著木板爬上去。蹬上了高牆。毫不猶豫地翻身跳了下去。我安全地脫離了險境,又一次闖出的魔窟,重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之中。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30/18254.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