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師父,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9日】元旦前夕,我由於麻痺大意為惡警開了門,使我和同修小曹同時被抓捕。在師父的安排下,因查出「嚴重肝炎」,看守所拒收,前後兩天堂堂正正地走出看守所。我真正體悟到師父的偉大,師父每時每刻都在呵護著弟子,為弟子承受著一切。我們只要心裏裝的都是法,心裏只有師父,我們的正念是有強大威力的,不管遇到多大魔難都能順利過關,「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

(一)向內找

2001年12月28日這天,是我難忘的一天。我和小曹一直在我家寫大法橫幅,準備元旦掛出去。上午沒寫完,下午兩點多鐘吧,寫完收藏好了,正打掃衛生,門鈴響起來,又傳來敲門聲。誰這麼沒有禮貌?大法弟子到我家都是輕輕地摁一下門鈴,就在門外等著。我喊了聲:「誰啊?」門外傳來警察的聲音:「我們是派出所的。」我給小曹使了一個眼色,小曹到小屋裏躲起來。從貓眼裏看去,門外兩個警察,我認識其中的一個。我對邪惡之徒近幾天到處抓捕大法弟子和惡人把這個樓區的大法弟子舉報了的消息,心裏沒重視,為邪惡之徒開了門。

為惡警開門是錯誤的,一個警察都說我不該開門。向內找,確實有漏。最近一個階段,只顧天天忙於講清真相,忽視了學法,忽視了發正念,造成思想麻痺,輕視邪惡,使魔鑽了空子。

兩個惡警進屋就亂翻,當我看到他們抄到大法書、抄到橫幅、抄到真相資料,亂了陣腳,沉不住氣了,怕更多的大法東西被抄,更怕他們發現小屋裏的小曹。惡警把我帶走,我滿口答應。走到門口,一個惡警突然又轉身去推開小屋的門,發現了小曹,我後悔極了。

我和小曹被警車拉到派出所,惡警又重新回到我家,把我家翻了個底朝天,把所有大法的東西全抄光了。他們是土匪,甚麼損德的事都能幹出來。我放在箱子外面上邊角上的50塊錢,用一張報紙蓋著,我回來沒有了,被惡警拿走了。

(二)心裏裝的都是法,邪惡真的不可怕

在派出所裏,惡警給我和小曹照相,我想:不能配合邪惡,讓他照不上,惡警抽出相紙,上面真的沒有圖象;惡警讓我們留手印,我就讓我的指紋千變萬化,結果摁了幾次,惡警都不滿意。

從上警車開始,我就從慌亂中逐漸清醒了。既然被抓捕,就不能怕,就要認真對待這一魔難。我的腦子一片空白,而《轉法輪》、經文、師父的每一本書,有些內容都能想起來。「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的口訣我默念了一遍又一遍。

因為我倆不出賣同修,不背叛師父,惡警開始施暴。一個惡警和邪惡所長對我倆又是罵又是打,可兇狠了。「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無存》)「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心自明》)我在心中求師父:「師父啊,不要讓我疼。」神奇極了,惡警打我幾個耳光,只覺得臉上熱乎乎的。惡警拿出吃奶的力氣用小橫幅抽打我的頭,我真的感覺不到疼。氣得邪惡的所長直蹦高,指著我的鼻子說:「我至少要判你倆三年勞教!」我心裏想,那是你們說了算的嗎?師父說了才算。

我和小曹都被銬在老虎凳上:人騎在一根鐵條上,胸前橫根鐵條,身體不能動,身後是鐵欄杆,我的雙手被擰在背後用手銬銬在鐵欄杆上。坐老虎凳是痛苦的,常人受不了。我的旁邊有一個犯人也坐在老虎凳上,沒銬手銬,不到十分鐘就難受地嗷嗷叫一次。《威德》經常在我眼前浮現:「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難忍能忍,難行能行」這幾個字也經常浮現在我眼前。結果,我倆坐在老虎凳上24個小時,都是精精神神的,並不覺得怎麼難受。

(三)守住心性,不為情動,過好親情關

夜裏我和小曹嘮嗑,小曹說她最不放心的是女兒,女兒上學沒人管。小曹對親情的執著還沒放下。我們一齊背誦《轉法輪》這段話:「有的人講:我多掙點錢,把家裏安頓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說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另外,你沒有後顧之憂了,你甚麼麻煩都沒有了,你還修煉甚麼?舒舒服服地在那煉功?哪有那種事啊?那是你站在常人角度上想的。」我們背了一遍又一遍。師父一定會為我們安排得很好。當時我腦子裏浮現一個小故事,說我編的也行,我就講給小曹聽:說過去一個修佛的老太太,修了一輩子佛,圓滿了,該上天國世界了,她輕飄飄地飛上天。親友急了:「你也不能這樣走啊,也可憐可憐我們,回頭看我們一眼吧。」老太太動心了,真的回頭看了一眼。老太太從天上掉下來了。魔在一旁高興地說:「我等了多少年,就等著你這一回頭呢!」

第二天早晨,丈夫和兒子又來看我,挺大的兩個大男人見我銬在老虎凳上,都心疼地哭了起來。兒子哭著說:「媽遭這些罪,兒子心裏難受啊。你判三年勞教,這個罪咋遭啊,叫兒子咋辦啊……」丈夫也哭著說:「你判三年勞教,我和兒子咋辦啊……」我想起《轉法輪》第140頁上一段話:「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我告訴丈夫和兒子:「大法弟子做的是世界上最正的。你們不要為我擔心,我兩天就能回家。」那時我的感覺就是兩天以後就能回家,真的不是安慰丈夫和兒子。

(四)在被迫害中講清真相

惡警從我家抄去的大法的東西警察一樣一樣地看。一個警察打開一個大橫幅念起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我立即發正念:再念一遍,那個警察真的又念了一遍。警察開會說師父的壞話,我發正念:閉上你的臭嘴,不許污衊我師父。過了幾分鐘,開會的屋裏靜靜的,說話聲聽不見了。所長打我罵我,我不恨所長,他馬上就當江澤民的陪葬品了,多麼可憐啊。就這樣一想,所長立即就不那麼兇了,接著告訴一個警察說:「把老太太手銬摘下來。」

有兩個警察找我和小曹嘮嗑。我倆講了師父是主佛,以常人的身體來世間傳法度人,是千年不遇的,萬年不遇的,我們趕上是最大的福份。大法是宇宙大法,大穹中萬事萬物都是大法締造的。反對大法是最大的作惡,是人跟神鬥,下無生之門。大法弟子是按真善忍做的,都是好人,現在大法受迫害是千古奇冤。我和那兩個警察說:「你們收了那麼多大法書,你看看《轉法輪》,那書上說的都是真的。內容你們記不住,心裏裝著真善忍就行。馬上就法正人間了,普天同慶了,你們都會得法,都會得救。」兩個警察點頭同意。

在醫院裏,惡警押著我樓上樓下檢查身體,因為我戴著手銬,特別能引起人們的注意,圍觀的人很多,我高聲喊:「過去我全身都是病,煉大法煉好了。我在家好好的,警察非法抓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到處喊,把兩個警察震住了,警察覺得自己的確是在做虧心事。

(五)發正念威力大,「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

我和小曹在派出所被關押24小時後,29日下午被送進看守所。填表時,管教問我有沒有甚麼病,我說:「我沒有甚麼病。」不知怎的,又補充說:「過去得過乙肝。」管教讓我到醫院化驗。

這是師父保護我,我都說沒病了,突然又多了一句「過去患過乙肝」,我過去真患過乙肝,學大法後好了,身體一直很健康,連感冒都沒得過,五年多了都沒吃過藥。

押送我去醫院化驗的有兩個警察。抽完了血,一個警察把我押回警車,死死的守著我。另一名警察上竄下跳,求這個大夫,求那個大夫。看他那個得意的樣子,讓大夫給我寫個沒病,走這個後門不在話下,滿有把握把我送進看守所。我坐在警車裏雖然雙手戴著手銬,不能單手立掌,但是我發出了強大的正念:「師父啊,弟子遇到魔難了,現在求師父了,讓醫院化驗出我是嚴重乙肝,讓看守所不敢收,現在好多大法的工作需要我做,我不能被關在看守所,我要回家為大法多做工作。」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正念是純正的。兩個警察急的團團轉,過一會兒催一下化驗結果,過一會兒催一下化驗結果,大夫根本不理警察這個茬。我繼續發正念:「醫院是救死扶傷的地方,大法弟子做的是世界上最正的最神聖的事情,是真善忍的好人。惡警抓捕大法弟子是非法的,是在作惡。請好心的大夫發揚人道主義精神,檢查出我是乙肝,要重一點,好心的大夫一定會有好報,保護大法弟子會有一個美好未來的。」我並不斷的默念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

過了好長時間,大夫把化驗單送出來,高聲喊著:「這個患者怎麼來的?這麼嚴重的病!趕快住院,很嚴重的。」兩個惡警傻眼了,一個勁的說這個醫院化驗的不準,要重新到傳染病院去化驗。我又被押到派出所關了一宿,30日上午又到傳染病院去化驗。雖然抽了血,但是要過元旦了,化驗結果元旦以後才能出來。派出所請示了區公安分局,把我放了,我當天上午就回了家。經過兩天兩夜的坎坎坷坷,在師父的安排下,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又匯入正法洪流中來。

我覺得師父真是太慈悲、偉大了,處處都在呵護弟子。我對這次被抓捕進行了向內找,緊跟師父正法進程的決心更大了。我現在每天都能靜心學習《轉法輪》2-3講,五套功法全做,每天多次發正念,幫助小曹早日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抓緊了分分秒秒時間向世人講清真相。我要以實際行動,報答師父對眾生的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