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海外華僑同胞打電話講真相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2日】師父說大法弟子是個整體,所以在人權惡棍訪問美國之前,我來到了德州。那裏有許多正法的事需要更多的弟子參與。那是一段緊張的、充實的、難忘的修煉。我感謝師父給了我這個機會,我認為,如果我不到德州,我的修煉歷程將是一個缺憾。師父說「複雜的環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複雜,才能出高人哪,要從這裏脫穎而出,那才修得最紮實。」(《轉法輪》)

我10月1日來到德州,在那裏經歷了26個日日夜夜的正法歷程。使我們更清醒地意識到修煉的嚴肅性,法的嚴肅性,學好法的重要性。在德州,自己對法的渴求是我修煉以來從沒有過的。為了確保學法和煉功時間,無論我睡的多晚,第二天早晨都四點多起床,學完法、煉完五套功法再投入白天的護法活動。在白天,也是抓緊一切空閒時間學法。時刻告誡自己要冷靜,要清醒,要以法為師。

人權惡棍來德州之前半年多,中國使領館的名利之徒就在華人社區和大學的學生中做了大量的準備。免費的數千人音樂會,數次的數百人免費電影、晚會;平時學生申請不到的生活補助費和學生會的活動經費,此時使領館主動送到手裏;而且在德州附近的學生接到通知,如果願意參加迎接人權惡棍,免費送往返機票…金錢的誘惑加誹謗宣傳迷惑了很多人。

要想解除這些人對大法的誤解,讓他們了解真相,必須從僑界人士和學生會的負責人做起。這次講真相與以往不同的是,時間緊迫。如何利用有限的時間,使較多的人了解真相顯得尤為重要。

為了節省時間,我採用了打電話的方式向他們講真相。如何能使對方聽我講,這不是常人的演說技巧問題,而是大法弟子修出的正念和救度眾生的慈悲,通過我們的語氣,語態讓對方感到祥和,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同時還要讓對方感到受尊敬,但又不失大法的威嚴。當我注意到這些,面對他們尖刻的語言,調侃的語氣,我的定力,使大法弟子的智慧得到了發揮。

大法弟子的正念和救度眾生的慈悲,善解著他們內心的疑慮。他們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慈悲。他們對大法的誤解融化了。我的語氣、語態以及回答問題的角度,使他們信服。有的說,法輪功真好,我現在就想跟你學;有的說我一定要看看《轉法輪》;有的說,對不起是我誤解了你們;一個學生會的負責人沉痛地說,「也許,我們在客觀上起到了助紂為虐的作用。」在講清真象的過程中,他們百分之百地轉變了對大法的誤解。

在一開始交談時,這些人可分為以下幾種情況:

一、 矢口否認他們的觀點是被別人裝進去的。從實證科學的角度,講他們通過看我們的網頁而得到的判斷,從而對師父和法亂加評語。
二、 開口就說沒有時間,使談話無法進行。
三、 在談話的過程中,不能提法輪功,提就結束談話。
四、 態度無理,語言尖刻。

下面是與其中兩位同胞的對話:

這是一位人過中年的老幹部子弟。我撥通了他的手機,我告訴他,我是法輪功學員,很想聽聽他對法輪功的看法。他便帶著玩世不恭的語氣講了二十多分鐘。

我靜靜的聽他講完後,平靜、祥和的對他說,我很尊敬高學歷的人,也很願意同你們談話,因為你們都是理智的,不會盲目對待問題。可是你想過嗎,法輪功能在短暫的幾年中凝聚上億人,包括各個專業的專家學者,得到了六十多個國家一千多個褒獎,能是一件簡單的事嗎?任何一個領域的專家學者,也是有侷限性的,不可能涵蓋本專業的所有。其它專業對他來說可能就是個未知的領域。那麼他是否可以隨意評價?是否可以隨意否定?大千世界,誰能包羅萬象?

科學所以能發展,是因為人們在不斷的發現新領域,但是人們接受新領域的過程,需要認識,需要時間。人們對法輪功正處在認識階段。大陸媒體造謠的假宣傳,欺騙了很多善良的人。法輪功是使人身心受益的好功法,他初期以氣功的形式傳與世人。他不是一般鍛煉身體的氣功,是修煉。修煉是高於常人的,所以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法輪功源於我國的古老文化,指導人以真善忍為準則,修成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正覺。法輪功是超科學,所以他才能凝聚各個領域的專家學者,然而他又深入淺出,老少皆宜。法輪功是中華文化的精髓,是中華民族的驕傲。試想,在人類道德急劇下滑的今天,還有甚麼能有這麼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國內被迫害的許多法輪功學員都是在家被抓的。任何一個國家的公園裏都能看到鍛煉身體的人,是不是某一個獨裁者感到某種功法不順眼,就可以加害他人?我想受過高等教育的您是有鑑別的。至於說為甚麼當國家領導出訪時,我們要和平請願?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人都知道,那些老幹部被打倒時,他們的家人同受牽連,沒有人敢替他們講話。難道他們不希望那舉起來的棒子,能被人抓住或落下時輕些嗎?難道他們不希望有人替他們說句公道話嗎?我們海外法輪功學員的請願,就是在做這件事。為甚麼類似的事情發生在法輪功學員身上,就不能理解?我們同是一個師父,同修一部法,我們不講話,誰講話?我們的和平抗議只是煉功和打橫幅,橫幅上寫的是法輪大法好,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難道有了冤屈,喊冤也過分嗎?我們向各國政府呼籲,同樣是想讓國際輿論能達到使獨裁者停止對法輪功迫害的目的。

我講了一個多小時,他一直靜靜地聽著,直到他的手機沒電了。我說對不起,我忘了是在用你的手機。他歉意地說,「不要客氣,你是個很好的人。是我不了解你們,不應該說些不敬的話,我們應該是彼此尊敬的。你們的老師真了不起!希望你好好地修煉。」

在同另一位僑界人士交談時,他開口就說,法輪功是在搞遊說,被美國和台灣所利用。我告訴他,我是加拿大華僑。在加拿大和大陸,有人說法輪功的費用是美國給的,在美國又說是台灣給的。所有的謠言都出自一個地方,江氏政府。因為生活在美國的華人了解美國政府,所以他們在美國就說是台灣政府資助法輪功。

其實在法輪功的問題上,你們都被中國當權者的謊言矇蔽了,表面形式是中國政府在鎮壓法輪功。實質中國從上到下一切權利機構,都被一個竊取中國最高領導權的傢伙利用了。中國曆來是強權政治,最高統治者說的算。建國幾十年的運動,歷次都是當權者宣洩私憤,國家蒙難,人民遭殃。被利用的人最後又是替罪羊。我們民族的災難在於,人們不能在歷史的教訓中清醒,從而推波助瀾惡性循環,使惡人當道,忠良被害,禍國殃民。

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標準,指導人們修身養性的高德大法。得者喜之,修者日眾。對個人、家庭、社會乃至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這就是為甚麼國內的弟子寧死不屈堅持自己的信仰,海外的弟子最大限度獻出一切的根本原因。大法弟子所用的一切費用,都出於自己。我們從老闆到打工的,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所以我們的財富,取之不完,用之不盡。這也是不被世人所理解的,所以造謠才會有人相信。我告訴你有一位法輪功弟子,用自己的積蓄辦電台,已經堅持了一年多。她自己靠打工維持生活。你相信嗎?我第一次聽到時都感到震動。但是,大法弟子做到了。我問她為甚麼,她說只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了解國內被迫害的情況,使迫害早日結束。

面對這樣的事實,你說他們是被人利用,幹著傷害國家的事,你忍心嗎?幾年中法輪功在世界洪傳了六十多個國家,得到近千個褒獎。難道這些國家和人民都是白痴?

他沉默了,幾分鐘後他說:「真善忍是好的,看來我應該學法輪功。」他的態度徹底變了,接下來他像朋友似的對我說,其實我們海外華僑大多數都是同情法輪功的,在使館召開的會上我們也反映過意見,告訴他們整法輪功在國際上影響不好。由於對你們了解的不夠,所以你們的一些做法我們不理解。於是他誠懇的提了一些如何改進我們電台和報紙的建議,他說:「如果你們的電台和報紙多介紹一些你們是如何走進法輪功的,在其中又是如何受益的真實故事,會對我們了解法輪功起到積極的作用。」

最後他說:「很高興今天與你交談,希望有機會向你學習法輪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