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慈悲待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9日】從1997年到現在,我已修煉5年多了,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5年。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心中很有感觸,無不感激恩師對我的指點與呵護。現在正法進程已到了最後階段,對大法弟子,對無數眾生來說都是極為重要的階段,因為這關係到多少眾生被救度的問題。那麼,對於我們學員來說怎樣做得更好也是極為重要的。下面我想談一點我的認識與感受。

一、期待也是情

一個普遍的現象就是當自己悟到應該做甚麼時,常常希望別人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這本身就是期待。在這個期待得到滿足時,一種覺察不到的歡喜心,自滿心就會產生;如果沒有如願以償,就產生了不滿、抱怨和指責的心理,認為別人沒有跟上正法的進程。也許你做的事確實是一件非常好的事,但期待本身就是執著。期待是一種情。因為動了情,才有應該與不應該的想法,才有心中不平、指責的心理。只有在你的心是純淨的,做的事才是神聖的。

記得在2000年3月從日內瓦回來之後,我當時胸懷大志,想在英國鋪天蓋地,各個領域都寄發真相資料。要寄發材料,就要收集、查找信息。這工作量是很大的。當時我也找了幾個同修一起查找收集地址。但過了一段時間,工作進展似乎不是我所期待的,我當時心中開始有些著急,有些抱怨心理。心想這個不很清楚非常重要嗎?為甚麼不能儘快做呢?後來做了一個夢,我手推一輛自行車要過河,我朝河邊的大橋走去,這個大橋又寬又大,眼看就要到河邊了,這橋突然扭成了麻花型,使得我無法過河。我站在河邊東張西望。往右望天邊遠處還有一座大橋,但是太遠了;望左看,順著羊腸小道還有一個小獨木橋。於是我決定過這個獨木橋,沿著河邊小路走去,真是懸崖峭壁,彎彎曲曲,終於來到了河邊,上了獨木橋過了河。這個夢讓我悟到無論做甚麼都可能要吃一些苦。做大法的事是沒有捷徑可走的,要用心去做。我問自己為甚麼要期待別人做我想做的事呢?期待的本身也是執著。雖然表面上是為了大法,但這後面掩蓋的都是自我。用我的標準要求別人,要求別人做我想做的事。當別人沒有達到自己的標準時,就會不滿。悟到了這一點後,我做事就儘量不再對別人有期待了,只管平靜地去做。

二、學會理解別人是和諧的基礎

師父多次教誨我們要「學會理解別人」。要放下自我,將自己擺到對方的位置上去想一想,試一試。如果凡事能做到這樣,許多不必要的矛盾與不合就不會產生,就不會有抱怨與指責之心。學會了理解別人,對他們所作所為就會理解,即使有不對之處,心中產生的是同情與慈悲,而非抱怨與指責。理解了別人,尊重了別人,相互之間才能產生和諧。而要達到這樣的和諧,自己首先要保持心態純淨、平衡、無為。這一點我感受很深。

2001年初,英國很多學員到當地大赦國際小組去講清真相,經過大家的努力,英國大赦國際今年四月全票通過了支持法輪功的動議。同時,慢慢地和他們的總部接觸。在與他們的接觸當中,我了解到他們的難處與他們的善意,他們的工作性質,壓力,環境與人力等等。慢慢地學會理解他們,尊重他們的工作原則與要求。漸漸地達到了一種比較和諧的關係。學會理解別人是和諧的基礎,這是一種無求而自得。

我們無論做甚麼都是修煉的過程,在這個過程當中真正提高上來。只有我們真正提高了,去掉了執著,所做的事才有意義。指責與抱怨是惡性的物質。這種物質多了,就自然形成一個惡性的場,那麼在這樣一個場中大家就難以溝通,難以相互理解從而達到和諧。如果我們能夠學會寬容,學會理解別人,學會聽取別人的意見,那就會形成一個善的場,一個和諧的場。在這樣的一個場中,大法弟子間就容易溝通,容易同化大法,容易進行心對心的交流,矛盾與問題也容易解決。

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來自不同的天體,所以大法弟子間對法的理解也不相同。做到寬容待人,能夠接受這種不同,許多矛盾都會迎刃而解。以上是我的一點修煉體會,不妥之處,望大家慈悲指出。

(2002年歐洲法會發言稿,哥本哈根,2002年9月22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