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我遇到了25年來一直在等待的東西(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7日】我的名字叫烏爾夫,住在瑞典。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有一年多了。我是一個41歲的軟件程序員。我有兩個10多歲的孩子。

我遇到了25年來一直在等待的東西

我斷斷續續地練習打坐有14年了,在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還煉了3年一種祛病健身的功法。兩年前,由於我不願意我16歲大的女兒只是考慮服裝、男孩等事情,我希望她接觸生命中深層次的東西。因此,我拉著她的手帶著她去了斯德哥爾摩東南邊的一個法輪大法煉功點。

我選擇了法輪大法是因為在大法的網站上說明免費學功教功。這對我女兒很重要,因為作為一個學生她沒有甚麼經濟來源。我那時除了知道法輪功是一種氣功並且免費學功外,對法輪大法毫無概念。在那兒,我們用了一小時學了五套各不相同的功法。之後,一個學員告訴我們法輪大法不僅僅是些動作練習,「他是一種修煉」。「啪!」當他對我講了這些時,我真切地感到在我腦袋裏啪噠一聲!

我以前從未聽說過「修煉」一詞,但我立即就知道這就是我要的。冥冥之中,我知道我現在遇到了我過去25年來一直在等待的東西。真是一種很強烈的感覺,我無法解釋它,它是如此的勢不可擋。我在未真正懂得它為何東西時,找到了我生命之靈。也許聽起來奇怪,但這的確是我的身心所告訴我的。

我感覺回到了家。後來我從互聯網下載了《法輪功》和《轉法輪》兩本書並開始閱讀。第二天,我去煉我往常的每週例行的功法。不知為何,當我一進入煉功室我感覺真的不對勁,非常不舒服。我的身體似乎在那兩個小時的集體練功中一直發癢。次日,我做決定了。我打電話給我的朋友宣布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

接下來我繼續讀書。我5天內讀完了這兩本書。在第三或第四天,我的背部出現了我以前從未經歷的疼痛,就像我的脊椎正好被剪子剪斷或被斧子或另外甚麼東西砍斷。我不能站不能坐也不能躺,那疼痛絕對可怕。雖然我幾乎不能動彈,但是我直覺上明白這是我正在經歷的淨化過程,而且繼續讀書煉功是度過這關的最好途徑。這種狀況持續了2週,然後慢慢消失。其後,我明白了我當時讀《轉法輪》快了一點。

最初我在家煉功,從煉功帶和每週一次的教功課上學習動作。我並不真想接觸其他學員,所以我基本上獨自在家煉功。

走出來講清真相,揭露邪惡

後來我對放棄執著理解得越來越深,我也越來越開放自己。我開始與其他同修一起從事講清真相,去揭露中國江政府的惡劣罪行。

今天我想說:「在我一生中,我從未遇到過這麼多好人,在法輪大法學員中個個都是好心平和的人。當我們相遇,真有一種回到家的感覺。」

當我們在討論要向各個領域講真相時,我立即感到我在這方面的經驗可能會有用。在我15年國內外的軟件編程的工作中,作為軟件技術顧問,我與不同文化不同階層的公司打交道。這使我對商人們如何思考和行動有較好的了解。

我們開始著手準備資料。當然,我不是一人在做這事。我從其他學員那裏得到了諸如寫作、素材、校對和補充等重要幫助。這在過去和現在絕對是一項團隊成就。我知道在這項工作進行期間我們互相學習了很多。我尤其發覺了文中一些不恰當的詞和我們的一些執著。你可以說這是「修文」如同我們「修口」一樣。這項工作有助我理解法。

我們與中國大陸受迫害學員是一體的。這種感覺有助於我克服在漫長和無聊的黑夜中不時向我襲來的片刻壓抑。我們將真相資料做在一張CD上,包括各種文件和自焚分析錄像帶。我花了我所有的業餘時間把這些信息整理成集。每一單獨的信息包都能澄清迫害,不僅對負責人,對所有公司內的雇員或一個組織中任何成員,都具有喚醒他們良知的力量。知道真相的人越多,覺醒的人越多。這無疑將幫助揭穿謊言、揭露邪惡、救度世人。

三個月的實踐證明,此集錦不僅適用於公司,也很適用於媒體、政界和非政府組織。只要需要,我們將繼續進行這項工作。一些學員非常積極地參加此項工作。我被他們的熱情深深感動。

我現在也準備好向公司或任何組織提供揭露迫害和介紹法輪大法的講座。我尤其想接觸高中和大學,我知道有其他的學員也要做同樣的工作。揭露發生在中國的迫害事實是很重要的,做的再多也不會過分。我認識到我生活在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度之「幸運」,而且我經常想到,我若生活在中國也許也會被酷刑折磨。

我們世界各地的學員都在講真相:有的在街上發傳單,有的向政府官員、報紙寫信,有的把中國來的消息翻譯成本地語言,還有的打電話去中國。他們給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作為正法中的一員,我感到很榮幸。能幫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感覺真好。只要需要,我會繼續努力這樣做下去。特別是在有限的寶貴時期,我們要做到師父說的「快講」。

在其他方面,我仍然覺得像一個新手,並仍有許多要改進和提高的地方。我知道我還有執著。許多次我因過不好關而對我自己失望。在正法中,我有時也覺得被我個人修煉所「迷惑」:我感到「迷惑」是因為我從沒有太多的時間走一段個人修煉階段而慢慢提高,而是一上來就進入正法修煉。起初我只想呆在家裏獨修。正如我先前所述,沒多長時間我就出來走入正法。

現在我相信我修煉法輪大法晚不是偶然的,就是要這樣的。就像一個火車,我起步緩慢,但當加速後我會跑得很快。我希望我能做好。

(2002年歐洲法會發言稿,哥本哈根,2002年9月22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