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4日我和姐姐去天安門證實大法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3日】
手銬掉下之前手銬掉下之後本文中的姐姐被邪惡抓時的情景

為了跟上恩師的正法進程,我和姐姐於2001年6月24日上午11點30分到了天安門城樓,選好位置後,我一下子躍到武警、便衣的身後,一邊打開寫著"真善忍"的橫幅,一邊高聲向全宇宙喊出了:"法輪大法好!還李老師清白!法輪大法是正法!"姐姐在我不遠處也打開了橫幅,用震撼宇宙的洪亮聲音喊出了自己的心聲。

那些警察嚇壞了,好一會才衝向我們,當著外國遊客的面對我們拳打腳踢。可不管邪惡怎麼打,我們一直在呼喊著:"法輪大法好!" 邪惡之徒狠命地把我和姐姐拖到了電梯旁,繼續對我們大打出手。他們用拳猛擊我的胸部,用腳踢我的背、全身。我和姐姐善意地告訴他們打人不對、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可他們哪裏聽得進去,反而變本加厲地更加凶殘。打得我喘不過氣來,快要窒息了,雖然這樣,我和姐姐在這時一點怕心都沒有,一直在心裏默念恩師的除惡口訣。

打我們打夠了,邪惡之徒才想起電梯沒動,才去啟動電梯。我和姐姐被從電梯拖到一間屋子的過程中,一直在向遊人呼喊著:"法輪大法好!" 他們打完我們後問:橫幅是藏在甚麼地方帶進城樓的。我和姐姐想到了恩師的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的話:"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所以我們都不配合邪惡的要求,邪惡之徒對我們又是一陣毒打。最後看我們真的不說就叫了一輛警車,把我們連拉帶拖弄到了警車上。我們說:我們沒有犯法,你們不能帶我們走。邪惡之徒問剛才那兩個打手,剛才打沒打,邪惡之徒居然撒謊說沒打。我心裏想:你們一定會償還你們所幹的一切。

我們被送到天安門派出所裏關押,那裏已有了8、9個弟子了,有年輕的,也有五六十歲的老人。大法弟子真的是一眼就能認出來,一個個都是慈眉善目的。他們趕緊問我被打得怎麼樣了,我笑了笑說:"沒事"。在短短的幾分鐘交流中,大家都有一個共同認識,一定要走出人來,實現我們久遠以前的承諾。被關進去十分鐘還不到,我們當地政府、派出所的人出現了,原來這些邪惡之徒聽說我們來北京了,早就在這等著我們。

辦完手續就把我們帶到了天安賓館,在去賓館的路上我們一直在向世人高喊:"法輪大法好!"到了賓館,賓館服務員說你們不能把法輪功人員帶進去,他們說一會兒就走,強行把我們帶到樓上,我和姐姐被分開關到了兩個房間,一個年青的邪惡之徒進來後,衝我就給我一頓耳光加腳踢,一邊打還一邊罵:"聽說你小子當過兵,真為部隊丟人。"(後來知道此人是天安門支隊裏的一個中隊長)。

我和姐姐都知道自己的法學得不夠好,但有一點,我們在遭到迫害時,一直牢牢記著師父的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甚麼是功能》,還有師父的除惡口訣。他們當著我們的面誹謗師父和大法,我們心裏難過極了,是自己沒做好,才讓邪惡之徒如此誣蔑師父與大法。我和姐姐就跟他們講善惡終有報的因果關係。最後他們無話可說,可還在狡辯說:"那你們就在家煉,也沒人說不讓你們煉啊。"我們說:"為甚麼要在家煉?我們要堂堂正正地修煉,告訴世人真相,其中也包括你在內。"

他們說不動我們,就準備押我們回當地。我和姐姐一直在想:不能消極承受,不能配合邪惡,我們一定要走掉。車到了高速公路加油站需要加油,我們提出上廁所,他們就在外面看著。廁所裏的窗戶開著,我就準備走掉,可這個時候邪惡之徒正好過來了,他說幹甚麼,我沒理他。當時就應該發正念把他定住,可沒有想到,怕心也出來了,這是因為對師父的大法不堅定、不正信,被常人的許多觀念帶動所造成的。這下邪惡之徒對我更加嚴密控制,給我帶上兩副手銬,一幅帶在左手與車扶手上,一幅帶在右手與姐姐的左手上。不但給我多加了一副手銬,這個邪惡之徒(棗陽610辦 張科長)還罵我、打我。我一直在心中默念師父的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在心中還有一念:我們一定要走掉。

當我們被押送到河南107國道原陽縣時已是晚上8點多鐘,他們想吃飯,就把車停在馬路旁,姐姐發正念,她手上的手銬馬上就解開了。邪惡之徒進去兩人,一會兒又站在門口讓我們兩個進去。那個邪惡之徒打開車門給我開手銬時,姐姐就把車門打開往前跑,邪惡之徒顧不上我了,馬上追了過去,我馬上意識到我也應該走掉,就這樣走掉了。也沒顧得上考慮我姐姐的處境,當時真應該發正念把那個邪惡之徒定住,我再走。

在這過程中,時時都能體現出自己法學得不好,悟得不好,與恩師的正法進程相差很遠。我就這樣左右手各帶了一副手銬步行往前走。在走的過程中,有時想停下來,但想到師父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就又有了力量。有時還怕停下又被抓住,這樣又暴露出了怕心,但馬上就意識到不能有這種人的想法、觀念、業力,趕緊用正念滅掉。一直走到天亮,才坐上汽車,上車後,怕心又冒了出來,我馬上用正念把他滅掉。

我的悟性比較差,雖然手銬的另一端掉了,可是兩副手銬一直牢牢地銬在我手上,我沒能站在法理上好好悟,而是老想著用常人的方法拿掉它。碰到功友時,別的功友點化我,我還不悟。後來兩個功友幫助發正念除惡,在功友的幫助下銬子竟然自己開了。這兩付銬子非常結實,警察用鑰匙打開都非常費勁,我的姐姐僅僅發了一念手銬就開了,而我的悟性要差一些通過功友的幫助才開。常人覺得不可思議,而我們大法弟子通過正悟、發出純正的正念,就會展現出大法的神奇。這也使我們受到了很大的鼓舞。

今後,我要在講清真相、助師世間行的路上走得更加穩健,跟上至尊至善的恩師的正法進程。我還想告訴所有的同修們,恩師的經文《建議》裏明確指出:"然而當大法要圓滿你時卻不能從人中走出來,在邪惡迫害大法時你卻不能站出來證實大法。這些只想從大法中得到好處、卻不想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裏看,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恩師的新經文《大法堅不可摧》中寫道:"一個大法弟子一旦幹了不應該幹的事之後,如果不能真正認識其嚴重性、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一切與那千萬年的等待都將在史前的誓約中兌現。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同修們,我們一定要一起乘上恩師的大法船,要走出人來,要勇猛精進。謝謝每一位走出來證實大法的弟子。

後來得知我姐姐已被押回當地,送往某農場。

(大陸大法弟子 2001年6月27日)

附上一些近期拍攝的照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