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22日】我是一名被迫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一個下著大雨的晚上,我乘公共汽車回住所,上車後我拿出明慧網的文章看了起來。當我準備下車時,身邊的一位姑娘突然塞給我一張字條悄悄說:「下車再看。」我問她,「你也是大法弟子?」她說:「我不是,我媽媽是。」我隨即打開字條,上面是她用口紅寫的:「我母親練『法輪功』去世了,請你愛護自己。」我說想和她談談,她也想和我聊聊,我們一起下了車。她告訴我,「我是安徽人,剛到北京工作。我母親前年(99年)夏天的時候因為政府不讓煉法輪功了,她就到北京來上訪,被關在看守所裏,絕食了十幾天,後來我哥哥把她接回安徽。回家後她就吃不下東西,越來越瘦,……,去年10月時她就去世了。當時我在外地,回到安徽時她已經火化了。」說到這兒她已經哽咽了,「你不知道這件事對我的打擊有多大,現在我連奮鬥的動力都沒有了,我們只想過平靜的生活,你能不能為你的親人想一想,別再煉了!」

我勸她別太難過,問她母親以前身體怎樣,她說:「她煉法輪功之前得了子宮癌,做了子宮切除術,身體不好,學功後身體好了,又白又胖,很健康,一年後慢慢變瘦了,她去世時才52歲。」我問她母親當時被關在哪個看守所,她說不知道。我說:「你知道嗎,國際上有一條法律,在押的犯人絕食絕水抗議不能超過5天,有關部門必須給予答覆!您母親只是一位想修煉就被非法關押的老太太,她絕食十幾天竟無人問津,您想一想這到底是誰的錯?!這不是看守所的警察把她害死的嗎?」我接著說,「我也是一名大法弟子,得法四年了,我們為甚麼一次次去上訪,告訴政府不該這樣對待大法和大法弟子,那是因為大法好啊!想想您母親為甚麼能為大法申冤而絕食,是因為她覺得大法好是不是?」她聽了點點頭,我說,「頭腦裏裝著大法不好的這個生命的結果是非常可怕的,我也是大法弟子,我想你母親雖然失去了她在人世間的生命,可是她是一個得了宇宙大法的生命,而且為證實大法而付出,她確是偉大的。她最希望的是你們對大法有一個正確認識,因為這關係到你生命的永遠。其實看上去我們為了大法付出了很多,你母親甚至付出了生命,但我們得到的和我們所付出的不成正比,根本不成正比。」分手前,我給她留了我的電話,發自內心地說,「你一定要記住,真善忍是好的,法輪大法好!冷靜地分析這件事,究竟是誰害死了你母親!千萬不要埋怨大法,切記!」她坦誠地說,「我會冷靜地考慮這件事情,你也要千萬小心啊!」說完,她就消失在茫茫雨夜中。

我感慨萬分,她母親修煉法輪大法,女兒卻不知道真象,這個無辜的生命被江氏流氓集團的「一言堂」媒體矇騙著,帶著委屈和怨恨對待著大法,是師父的慈悲,使我和她有了這一面之緣,給她聽到真象的機會。

師父說,「在這場邪惡的破壞中,華人是受害最深的。」(《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不難想像,在我們身邊還有多少像她一樣的有善心和良知的人還在被惡毒謠言和欺世的謊言所矇蔽!想想我自己從「轉化班」裏逃出來之後,一直在惦記著家裏的父母、丈夫和孩子,老想著還要向他們講清真象(已經講了兩年了),其實那是為「私」的,因為那是我的親人,我想讓他們有一個好的未來,可是我卻忘記了師父說我們是「為大法而確立的生命」(《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我們做講清真象的工作,去除人們頭腦中不好地思想時,面對的不單單是自己的親人、朋友和所認識的人,而應該是所有的眾生。現在很多大法弟子被迫離家出走,在艱難的環境中做著向世人講清真象的工作,他們想到的不是自己和自己的家人,而是眾生啊!正像師父所說的,「這是你們的慈悲,是你們真正地在度未來的人!如果那個人的思想不扭轉過來,大家想一想,那就完了。」(《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想到這兒,我更加堅定了自己加倍做好講清真象,助師世間行的信心,從而也突然明白了師父曾說的那句話:「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轉法輪》)讓我們重溫師父的詩詞「新生」共勉:

正法傳,
萬魔攔,
度眾生,
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