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元旦護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2日】2001年元旦新世紀的第一天上午7:45,我與3位同修一起坐的士到達了北京天安門廣場。當時廣場升旗儀式已經結束,觀看升旗的很多群眾陸陸續續正往家返。我們迫不及待地穿過人群,來到了人民英雄紀念碑北側約40米的位置,透過密密麻麻的人群看到2 位同修因打出大法橫幅被公安押上警車。不一會兒在我們北邊又有同修打出大法橫幅並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等。立刻就有很多便衣衝上去搶奪橫幅並兇狠地打大法弟子,緊接著附近又有多處大法弟子打出橫幅,並高喊「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李老師清白」等口號,此起彼伏。一下子天安門廣場被「人權惡棍」江澤民僱用的無數打手拼命搶奪大法橫幅,並狠命地撕打大法弟子。隨著口號聲,我第一句喊出「法輪大法好」時,立即看到周圍很多著便衣的惡毒兇手與不知所措的群眾的眼睛向我掃來,兇手辨不清是誰喊出的口號,眼睛四處搜索,我心裏暗自發笑。緊接著我轉過身,左手拎包,右手上舉,發自肺腑的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千古奇冤」、「還法輪大法清白」等。與此同時,我的臉部、頭頂遭到兇手的一陣毒打,並被打翻在地,一個兇手用手死力夾住我的脖子,另一隻手捂著我的嘴。我清楚地知道不能配合邪惡,要窒息邪惡。我使力把頭甩了出來,掙脫兇手,往前一邊跑,一邊又高喊大法口號。很快又被一惡人從後面攔腰抱住,拳頭從四面襲來,我又一次被打翻在地,幾個兇手把我夾住送到了早已等候的警車旁,被強行推上了車。車上幾乎裝滿了被惡人打傷的大法弟子,有的鼻子被打出了血,有的牙齒、嘴唇出了血,有的臉被打腫。這次我親眼目睹了北京天安門廣場警察與打人兇手的暴行,這就是被大赦國際評為「人權惡棍」 的江澤民所說的中國歷史上人權的最好時期。我看到駕駛室旁邊被警察扔了很多被兇手搶奪來的橫幅,我撿起來傳到了後排弟子的手裏,有的弟子又將橫幅朝車窗外舉起,我們一起向外高喊「法輪大法好」,車外立即就有便衣罵罵咧咧地跑過來將所有的車窗玻璃關嚴,並朝我吐痰。一會兒警車啟動了,我立即將車窗打開,向車外高喊「法輪大法千古奇冤」,我看到廣場很多群眾朝我們微笑。

很快警車就開到了天安門派出所。過後我才悟到,我應該告訴其他弟子當時應將其他車窗全部拉開,一起喊「法輪大法好」,這樣整體窒息邪惡,整體提高,整體昇華。這也是邪惡勢力最害怕的。也悟到了「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經文《去掉最後的執著》)

到了天安門派出所,我看到了很多的大法弟子與忙忙碌碌的警察。當經過一個大堂的時候,一位高個子大法弟子走在我前面,被一名高大的惡警用警棍狠力在其頭上猛擊一棍,當時這名大法弟子極痛苦地用手捂著頭頂走向牆邊倚靠著。突然我產生了下一棍可能落在我頭上的人的一念,這時我後面的同門弟子立刻喊出了「惡有惡報」、「窒息邪惡」、「法正乾坤」。瞬間我的怕心去掉了,跟著大家一起喊。那名惡警聽到這洪大的正義之聲,灰溜溜地不知從哪兒走了。這時,我更加明白了「一正壓百邪」的法理。

在天安門派出所,不斷地有大批大批的大法弟子被警車送進來,大家見面後不停地互相鼓掌、合十、微笑,以示鼓勵。我悟到了師父所說的「我為在這一年多來,為證實大法而走出來的弟子、未來的大覺者們而高興……」〈嚴肅的教誨〉。由於當天被關的人太多,大約6千人,顯然地方裝不下,我們開始被關在天安門派出所地下室,後又被帶到派出所裏的一條小巷內。大家在一起背《論語》、《洪吟》,見到警察毆打我們同修,大家就不約而同地齊聲喊「惡有惡報」、「窒息邪惡」、「法正乾坤」等,有力地鏟除了邪惡。因此當天在派出所很少有人遭毆打。

後來我們被分批送往北京市區及郊外的各個派出所。與我一起共5名大法弟子被送往一個郊區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我們被關在一間會議室,那裏的幹警問我們的姓名、地址。我們都沒說地址,記得有位同修報姓名叫杜(度)成功,還有一位報馬定成,我報姓名叫吳(無)存。幹警一聽就懷疑我們報的都是假名,就說:「你們都是修真善忍的,應該說真話,否則就不配做大法弟子。」我想我們是來證實大法的,不能被他們問住,於是心裏很平靜地說:「對,我們是修真善忍的,一定會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去說、去做。我是為了不使單位、家人、朋友受連累,寧願一個人承受苦難,為了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好,寧願犧牲自己的一切,我們是為了讓更多的人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同時忍受很多人的不理解,我們是大善大忍。其實,姓名不過是一個人的代號,只是為了方便大家互相稱呼而已,你們可以叫我們『張三』、『李四』、『王五』等,請你們原諒,我沒有報真名。但是,如果你們對法輪功與我們的情況不了解,想知道,可以問,我全部會說真話,甚麼問題都可以問,甚麼問題我都可以給你們解答。為了解答你們的問題,我可以在這留下來,留多長時間都可以」。接著幹警們又問了我們很多問題,我們幾個正好利用這機會輪番地、不停地給他們洪法。

當有一名幹警問杜成功:「你這個名字的意思是不是你們師父度你一定會成功?」我接著說:「如果站在我們修煉的角度,可以說你悟性很好。如果你修煉,一定會有大福分。」幹警說:「現在我不敢,以後有條件再說……」

大約一點鐘,所長進了會議室,對我們說:「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你們沒有幹過一件壞事,因為你們不斷地到北京,不斷地上訪,不斷的到天安門,目的是想告訴別人法輪大法好。如果不是我長期跟你們打交道,我會認為你們像電視、報紙等媒體所說的你們是不好的。正因為我成天與你們打交道,我很了解你們,甚至可以說我比你們自己還了解你們。好幾個法輪功弟子都與我交了朋友,從這裏出去後還給我打過電話,希望我們大家也能交個朋友,把你們的姓名、地址說出來,說不定以後甚麼時間出差到你們家鄉,你們能給我提供上方便……」

「今天是大年的第一天,你們從很遠的地方來到北京,你們有你們的工作、家庭,我想你們的家人也盼你們回家團聚,還有的要趕回去上班。所以,我也不想留你們太久,下午6點以前全部送你們去火車站,希望你們都回去這一次你們已經功德圓滿了,已經夠標準了,你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但是我有我的信仰,我是執法部門的執法人員,我有我的工作,希望大家互相配合,等我說完了,就輪到你們說了。你們每個人都要把你們的情況如實說出來,我們會做個筆錄。但是我們這裏的資料都不會上交,包括你們打出的橫幅」。……

當我聽到所長說出理解大法的語言時,我向他合十:「謝謝所長,謝謝你們能理解我們。我也誠懇地告訴大家,所有善待法輪功弟子的人一定會有福報的,能夠從正面真正了解法輪功的,支持法輪功的人都是在給自己未來的生命存在奠定基礎。我們修煉會有結束的那一天,那些反對法輪功的,連真善忍都反的人,等正法一結束,神首先就會銷毀這種人」。……

到晚上7點鐘,所長不在,該所政委帶人用車把我們送到了一個火車站,然後我自己坐車回到了北京西客站,與我同去北京的3位大法弟子也從另一派出所被放了出來,到了西客站,我們會合後又一起坐火車順利回家了,在火車上我們一路談論各自的體會,互相找自己的差距。

以上是我2001年元旦的護法經歷與個人體會,不對之處懇請同門弟子指正。

大法弟子 無存
2001/4/30整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