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何環境下,相信師父、相信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5月23日】我是去年9月因散發真相材料被非法勞教的。和我一同被抓的還有我們煉功點的石柏(化名)。當時,我們所在的地區真相材料鋪天蓋地,有力地揭露和窒息了邪惡勢力。警察問我真相材料是從哪裏來的,想從我這裏找到真相材料的來源。我和善地說:「真相材料是我發的,我是為了別人好才這樣做的,資料的來源不能告訴你。」派出所連夜非法審訊我,審了一天一夜, 反背手將我銬起來,手銬都嵌進肉裏, 又將我的身體用手銬提起來, 拳打腳踢,他們用盡了辦法也沒有得到任何他們需要的東西,只得作罷。就這樣我承擔了一切,保護了其他的同修。

我被非法關進看守所,被關押的42天裏,他們仍一無所獲,沒有經過任何法律程序,非法判處我勞教二年半。雖然石柏按照我的事先交待,告訴警察材料是我給她的,也被非法勞教一年,我們被關在同一勞教所。

在勞教所裏,獄卒為了達到所謂的轉化目的,採取了種種見不得人的手段。

2001年3月22日晚飯後, 勞教所的獄警們手持電棍氣勢洶洶地沖到非法關押大法學員的監室裏,命令所有學員站成兩排,頭低著,手抱頭,腿站直,將寫著誣蔑師父和大法的一張紙放在每個學員的腳前,強迫辱罵師父和大法。不從者就被強迫保持這一姿勢,稍微腿站不直或手從頭上滑下來就被獄卒拳打腳踢。絕大部份學員就這樣從晚上9:00一直站到3月23日早上6:00吃飯前,也沒有在誣蔑大法的紙上簽字。後來我回顧這段經歷時,後悔在磨難突然出現的時候沒有用神的一面除惡,縱容了邪惡勢力,導致被進一步迫害。正如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經文中指出的那樣,「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如果當時所有的大法弟子能夠用正念窒息邪惡,而不是消極承受,情況就會不同。

3月23日早上吃飯的時候,管教說,如果誰不在紙上簽字,就一直罰站一個星期。吃完早飯,所有沒簽字的大法學員都被繼續強迫保持手抱頭直立的姿勢。很多大法學員出現了嘔吐、頭暈等嚴重不適,每個大法學員的腳前都有一小堆掉落的頭髮。幾乎每個大法學員都感到承受到了極限。到中午吃飯的時候傳來5樓兩個學員被逼墜樓的消息,獄卒才停止了這種迫害形式。教養院為掩蓋他們的逼死人命的罪行,歪曲事實地說是學員追求圓滿跳樓自殺,並阻止與墜樓學員關在同監室的大法學員揭露真相。我們有幸被師父親自度化,修煉宇宙根本大法,師父在經書中明確指出修煉人不殺生,自殺是有罪的,人身難得,因為我們有人身才能修煉和助師世間行。我們修煉的是為眾生犧牲生命而坦然不動的無私無我的境界,而決不會在大法遭到迫害需要我們證實大法時自動放棄自己的生命。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在用從大法中修出的大善大忍之心承受著無名的苦難,等待著世人的覺醒。在一次與家人的通話中我當著獄警的面說:"他們正在強迫轉化我,如果我發生不測,一定是他們迫害的,我是不會自殺的。」

石柏由於放不下的執著,承受不了,在誣蔑大法和師父的紙上簽了字,走上了背離大法的路。3月23日下午,教養院裏來了一批所謂被轉化了的猶大組成的所謂「幫教團」。這幫敗類打著大法學員的幌子,由於放不下的執著,極力為她們背離大法找藉口,散布邪悟的理論,迷惑其他放不下執著的學員,誤導她們走向反面,破壞大法。石柏由於放不下的執著,在邪悟的理論中找到了保護她執著的藉口,於是徹底走向了反面,也開始加入了助紂為虐的行列。

教養院讓所謂的「幫教團」成員轉化以前認識的大法弟子,石柏便找到我,試圖用她邪悟的理論來動搖我的正信。從此石柏被獄卒安排為我的所謂「幫教對像」,我走到哪兒,石柏跟到哪兒。

我被叫到3樓,在一個房間裏被一群所謂「幫教團」的猶大圍在中間,石柏坐在我的旁邊,經常給邪悟的理論幫腔。

她們從早上6:00講到晚上11:00, 第二天從6:00講到下午6:00,我被強迫聽她們講,直到出現嘔吐等嚴重不適的情況。我不搭理她們那些似是而非的邪悟,如果她們講到了大法的法理,我就用自己的正悟破她們的執著。最後那幾個叛徒見她們的邪悟絲毫也不起作用,自己的邪悟反而漏洞百出,不能自圓其說時,就揭開了她們偽善的面紗,一個個面露兇相。其中一個將手揮舞著說:「如果這是一把刀,現在我就殺了你!」完全不是開始那種欺騙的偽善面目。

現在將我能記住的一些所謂「轉化團」的問話與我的回答摘錄如下:

與邪惡之徒們的正面較量,她們不但沒有轉化我,她們的陣營反而開始有所鬆動,我對大法法理的正悟在破她們的執著,每一個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震動。我發現,如果沒有放不下的執著,是不怕她們的邪悟的,除非有了放不下的執著時才會被她們帶動。我對大法的堅如磐石的心和始終祥和的態度讓邪惡之徒非常害怕,她們批評了石柏,呵斥她把像我這樣堅定的學員叫到3樓使很多已經接受轉化的人對邪悟的理論產生動搖。

我看到這些昔日的同修,為了掩蓋自己放不下的執著,主動接受邪悟,自欺欺人,破壞大法,在毀滅自己的路上越走越遠。我並不恨她們,而是為她們失去修煉的機緣而非常痛心,以至於我發自內心地為她們哭了很久,越哭越傷心,差點暈過去。哭聲驚動了獄警。我告訴他們我不想在3樓住了,想回到5樓。5樓關著堅定的大法學員。她們每天被強迫做馬札,被嚴厲管制,我寧願和她們關在一起。教養院不同意我回5樓去。因為她們怕3樓的邪惡轉化內幕曝光。但她們也不願意我留在3樓,原因是邪惡勢力怕那些轉化了的人在與我的交談中認識到自己的執著,使她們騙人的謊言失去了迷惑人的作用。這樣我仍被關在3樓和石柏在同一個監室裏。

由於極度的傷心,我不想吃飯,並開始發高燒,全身不由自主地抽搐。管教找體溫計量了一下,我的體溫是39攝氏度。她們送我到醫院,我告訴他們我睡一覺就好了,要求她們把我送回去。我睡了一覺,醒來後體溫果然降到了38。4度。雖然仍在發燒,但已經不抽搐了。管教說你用甚麼方法退的燒?我說只是睡了一覺,她佩服地說:「如果都像你們這樣,還要醫院幹甚麼?」她們不答應我上5樓,我便開始絕食抗議。其實我一點飢餓的感覺都沒有。

石柏聽說我要上5樓,她求我能不能留在3樓,如果我上5樓,她也必定被安排跟著上5樓,那裏比3樓管得嚴厲,她不願意去。我便跟隊長說,我想自己上5樓去,石柏能不能不跟我一起去?隊長說,石柏不能和我分開,她的任務是「幫助」我「轉化」。我於是決定留在3樓,不要求上5樓了,因為既然對於石柏來說上5樓那麼難受,就像我留在3樓一樣,還是讓我留在3樓吧,我心裏對她說:我的同修啊,我們不知是甚麼樣的緣份呢,今世一起修大法,在開始修煉的日子裏,我們在一個煉功點朝夕相處,我們又一起散發材料被抓,我把一切責任攬在自己身上,是因為我怕你承受不了,現在我為了你,也可以放棄和堅定的大法弟子在一起的要求,留下來,能為你做的我都做到了。想到這裏,我開始喝水,不再絕食。但我向管教提了個要求:如果我實在不願意聽那些邪悟的理論,我可以到走廊上或管教的辦公室裏呆上一會兒。他們看到我不絕食了,便答應了我的要求。但由於缺乏足夠的休息,加上發燒和絕食,這時我的身體仍然很虛弱,並開始便血。我被允許到一個空房間裏休息一會兒。石柏開門進來,跟我講了一些邪悟的理論,我用正悟破她的執著,沒有給她市場。她突然站起來朝著我的腦門上就是四、五巴掌。把我的前額都打紅了。我對她說:「我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再發生,我不想再與你住在一個房間裏了,你的舉動太讓我吃驚了,你為甚麼要這樣做?」石柏當時也後悔了,她說:「是幫教團的人讓她這樣做的,她們說被魔控制的人前額都發紅,我剛才看到你的前額有點紅,所以我想幫你把魔打掉。」 我對她說:「你看你自己現在還像一個修煉的人嗎? 神神叨叨的,她們說甚麼你就信甚麼,師父告訴我們要明明白白地修煉,你不知道自己在幹甚麼。」 她說她再也不這樣做了,但我對她非常失望, 我跟管教說:「我不願意再和石柏在一個房間裏住了。」這時我跟一個有善心的管教交談,她在獄警中是比較好的,從來不打罵大法弟子。她對我說:「你做的事是對的,但你要面對一切。」也許是師父借她的口來點我,我一下子明白了,我為甚麼老是願意和堅定的學員在一起呢?大法弟子在哪裏都應該發出純正的光芒來。於是我決定面對邪惡,窒息邪惡,而不是迴避。當我的決心已定,管教們強迫我去醫院做檢查,要幫我辦理保外就醫,並告訴我要跟醫生說真話。我說我不會說假話的。我們的堅定就是邪惡勢力最害怕的,他們感到把我放在哪裏都不放心,他們怕我對大法的正悟破了那些走向反面的人的執著,揭露了真相。到了醫院,當醫生問我有甚麼不適的感覺時,我說沒有甚麼不適的感覺。醫生說我的病情很嚴重,如果不及時治療會有危險。這樣教養院當天就幫我辦理完了保外就醫的手續,迫不及待地將我推出勞教所的大門。

有一次,在夢中我找到了師父,我喊著師父,師父問我有甚麼事,我說想跟師父走。師父表情嚴肅地說:「在任何環境下,相信師父,相信大法。」 這時我從夢中驚醒。以後每當我過關時,就想起師父的話,我悟道:在任何環境下,相信師父,相信大法,不就是在跟師父回家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