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幾次護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5月26日】2000年2月,我去了北京國辦信訪局,要求政府:(一)撤消對李洪志師父的通緝令。(二)釋放所有被無罪關押的大法弟子。(三)還大法清白,給我們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因此就被無辜關到北京的一個看守所。20天後我說出自己的姓名地址被遣送回本地看守所。15天後的上午,我在獄中煉功,隊長來了,指示號長打我,號長狠狠的打了我兩個嘴巴子,我沒動,仍堅持抱輪。到了下午,隊長把我叫出了監號,出去後才知是我被釋放了。

六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和一同修一塊去北京護法。我倆商定在金水橋打坐,我們走到了天安門城樓前最中間的那座橋上,坦然地在欄杆邊坐下來開始煉功,等我們打完手印時,來了警察,兩個年輕的小伙子對我們拳打腳踢,大皮鞋踢得我胸口幾乎喘不過氣來,頭碰在欄杆上,我們盤好的腿幾次被踢下,我們又搬上來。汽車來了,他們把我倆強行托上車,揪頭髮,用腳踩手。車轉了一圈又回到天安門前,他們強行讓我們站在汽車邊,我們就煉動功,他們又是打我們的臉,又是對我們大罵,還辱罵我們偉大的師尊。我說:「剛才你罵我們的話是罵你自己的。」這句話剛出口,他的嘴就好像被封住了。後來,我們幾位被抓在那裏的同修跟他們洪法,可能觸動了其中一個警察的心,到凌晨4點他們就讓我們各自回家了。

有一次,我把自己繡製的白底紅字的」法輪大法好「的條幅雙手舉在胸前從天安門前走過,被惡警抓到天安門派出所。當晚,我和其他不知名的八位同修被押到北京的一個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我們九位大法弟子以同樣的方式---「絕食」表示要用自己的生命證實法輪大法是宇宙的真理,他是偉大,正確,永恆的宇宙大法。我們跟警察講理,我們無任何過錯,要求回家。第六天,一滴水、一粒米未進的我被拖出監號,鼻飼極濃的鹽水,當時,我差點昏過去。眾所周知,生理鹽水的濃度只有0.9%,而這些邪惡之徒給我們強行鼻飼的卻是極濃的鹽水。他們打著挽救我們生命的幌子,實質卻在喪盡天良的摧殘我們這些大法弟子。後來,將近九天米水未進的我,在女管教和醫生的慫恿下又被監號從嘴中灌濃鹽水。

作為警察,執法犯法,隨意打罵大法學員,搜身(脫光衣服),我不接受,不配合其搜身,便遭到漫罵和毒打,警察用穿著皮鞋的腳使勁踩我的雙腳。

又一次,我跟幾位同修去天安門廣場煉功,被遣送回本地看守所,絕食七天多,獄卒們惡毒的強行給我在鼻子上插又粗又硬的管子,一連幾天不拔出來,雙手銬在背後,灌一點奶粉水就不管了,我痛苦萬分,晝夜難眠,這些惡毒的警察看我身體確實已經很虛弱才釋放了我。

在家過了一段時間,我的身體恢復了一些,一天,忽然來了兩個惡警,把我騙到車上,不說明任何理由,汽車直接開到勞教所。

進了勞教所,我幹了兩天活,後來我悟到這樣做不對,我是無罪的被關在這裏是無辜的,是惡警把我騙到這裏的,我不能接受,不能配合勞動改造。我是煉功人,我要學法,煉功。於是,我和同修們在院子裏開始集體煉功。惡警把我們銬了起來,大冬天在外面凍著。

在勞教所裏,大法弟子之間不能見面,有時偶爾相遇,打個招呼,就要遭到監控的打罵。我們失去了做人的一切自由權利,連刷碗、上廁所都要受到限制。

我們呼籲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們跟我們一起來制止這場對大法弟子的邪惡迫害,給我們聲援,制止邪惡之徒停止對大法弟子慘無人性的迫害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