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教齡三十多年的優秀教師的辛酸和欣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24日】在千古以來鋪天蓋地最殘酷、最惡毒的對宇宙大法「真、善、忍」的大迫害中,在「助師世間行」、「講清真相」、「法正人間」的特殊歷史時期,我願向師父、同修們、向善念尚存的世人說說我是怎麼一步步走過來的。

一. 國家與民族的恥辱──強權逼人說假話

我叫田熠玲(化名),黨員,是個有三十多年教齡的教師,97年7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自99年7月20日,江澤民等邪惡之徒對法輪大法史無前例的大迫害以來,我因不放棄修煉「真善忍」的合法權利,一直是鄉派出所的「嚴管對像」。鄉派出所非法抄了我的家,搶走了我寶貴的大法書;鄉長找來我的親戚一齊強逼我寫「保證」。我沒想到從政府到公安、到親人全部的壓力都被調動起來逼我這個公認的好教師說假話,背棄「真、善、忍」,烏雲密布,真象是回到了「十年動亂」。在邪惡勢力的高壓下,我違心地寫了「保證書」。我心中極為痛苦,現在的人這是怎麼了?「真善忍」教人向善,修煉人不就是要做個好人、有個好身體嗎?到底有甚麼錯?!我想不通,於是連寫兩篇文章,想讓人們藉此了解法輪大法真相。我從事教育工作幾十年,一生勤勉,學大法後,更是任勞任怨,先後獲得17本榮譽證書,18張獎狀,還有父老鄉親送上門的「為人師表」的大匾。修煉人不求名利,但這些確實是我風風雨雨「俯首甘為孺子牛」的真實體現,是我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為教育事業「春蠶到死絲方盡」的鐵的寫照。我思緒萬千,「嚴打、掃黃打非」為的是抓壞人維護安定,可如今整個國家機器被政治流氓江澤民等少數敗類操縱來迫害講「真善忍」的修煉人,這真是國家和民族的悲哀和恥辱。

二. 講真相遭迫害獄中洪法

2000年7月的一天上午,我懷著與其他大法弟子一樣純淨、善良、負責的心去縣委機關送大法真相材料,希望能喚醒這些被政治流氓江澤民謊言欺騙,又被利用來打壓良善的迷中人。沒想到,這些大法弟子省吃儉用節省下的血汗錢做成的真相材料,在縣委機關不法官員們眼中卻成了「危險品、爆炸品」。他們馬上召集緊急會議,通報各部門給我強行扣上所謂的「明目張膽攻擊政府機關、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當晚就把我這快60歲的老太太抓去非法拘留。

在拘留所裏,我給號裏的女犯人洪法,處處事事以大法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為別人著想,帶頭打掃衛生,照顧病號,晚上人多我睡在她們腳頭邊,蒼蠅、蚊子多了我給她們趕著,讓她們好好休息。吃飯時我吃多少就領多少,掉下去的飯渣渣我把它撿起來吃掉,一點都不浪費。大法弟子高境界的一舉一動深深感染著周圍的犯人,她們原來不顧一切地浪費、糟蹋糧食和水,後來都知道節儉了,言談舉止也文明了。

號長本來一天得吸一盒好煙。晚上我長時間給她洪法,勸她做個好人。她說:「你們師父真了不起,大法『真、善、忍』的威力好大呀。看你們法輪功就是和我們不一樣。」有人後來再給她遞煙時,她說:「受法輪功的教育徹底戒煙了,我出去後一定修法輪大法。」一個獄卒不准我煉功,給我強行帶上了腳鐐。這下號裏女犯們可不幹了,吵著:「給管教們說,這號裏唯一的法輪功是大好人,給她帶腳鐐,真過分!」號長哭著鬧著,要求給我摘下腳鐐,第二天獄卒們就給摘掉了。號裏十三、四個犯人,都對我尊重、理解,願意聽我洪法。「大法洪傳,救度一切眾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深深感到無邊大法的純正與慈悲。在這亂法末世能聽聞佛法,對每一個有緣人來說都是一種榮耀和自豪!

我是全學區、全縣有名的優秀教師、模範班主任,深受學生和家長的愛戴,因向縣裏不法官員講大法真相被非法拘留,在這小小的縣城,可是個令人震驚的消息。我家裏剩下重病在床不能自理的老伴沒人照顧(我的三個孩子都在城市工作),我帶的又是畢業班的課程,孩子們眼巴巴地等著我給他們上課,中心校長、本校校長、學生家長等人知道後,為我鳴不平,大熱天四處奔走、托人擔保,強烈要求儘快把我釋放。

三. 難解學生疑慮:「老師,您怎麼被抓了?」

號長帶話給我說要寫個所謂的「認識」才放人。這次我堅決拒絕,不欺騙任何人,讓人們通過大法弟子一身正氣、表裏如一的高尚言行,真切地看到「法輪大法好」才是對他們真正的善。獄卒們沒辦法,關了15天,又向我親人勒索了3500元才把我放了。出來後,我更想不通,連「真、善、忍」都要揭批,那不成了提倡假惡暴嗎?這不是把人類的道德整個毀了嗎?我從事的是教書育人的職業,難道讓我在課堂上教育孩子們可以在壞人的高壓下說假話、做壞事嗎?我無法接受,更沒辦法去教課。怎奈校領導一次次找我,學生也一次次來請求我,我只好疑慮重重、心情沉重地來到學校,走進課堂。課堂氣氛肅然,期盼的學生們向我投來疑問的目光──「老師,您怎麼被抓了?」我擦乾辛酸的淚水,放大顫抖的聲音說:「同學們,我是因為到縣委給政府官員們送法輪功真相材料而被非法抓起來的。我修煉『真善忍』沒有錯。修煉人淡泊名利、不參與政治、不和政府作對、更不想推翻XX黨,只是希望在法輪大法遭到迫害的時候,被謊言欺騙的人們能夠了解真相,知道甚麼是正與邪、善與惡,擺放好自己生命永遠的位置。你們大家、你們家長都對我了解、尊重、信賴,我和你們一樣不得其解的是:一個優秀的黨員、出色的教育工作者,就因為敢說真話,就被抓進XX黨的拘留所,還被戴上XX黨的腳鐐……」

四. 警察罪惡行徑激起民憤

可是,災難還在繼續。那個令人難忘的日子──2000年八月十五中秋節晚11點多,派出所楊XX酒後招來公安局九個彪形大漢闖進我家門,第二次非法抄家。他狂叫著:「把傳單、書都交出來!」用力摔打著桌子、凳子、沙發,恐嚇我和臥病在床的老伴。楊XX還氣急敗壞地從地上竄到床上,從床上又跳到地上,床板都跳斷了,酒氣熏天地叫囂著:「活該!活該!八月十五,你的孩子們也不回來,不孝順,活該!」幾個匪徒這裏挑挑、那裏撬撬,房間的上上下下,箱櫃、被子、衣服、鍋、碗、瓢、盆整個翻了個底兒朝天,把所有的大法書、材料全部搶走了,還破口大罵:「不是見你老了,我得多踹你幾腳!看你老頭的樣子,不然明天送你進監所去!」我老伴被嚇得驚恐萬狀地大叫著,我看著老伴,看著要被搶走的大法書,腦子「嗡」一下,視線模糊了,一時氣急全身發抖,癱軟在地:這是一幫甚麼人呀?強盜、土匪!我沒經過抗戰時期,但從影片中看當年的法西斯日本兵就是這樣糟蹋中國老百姓的。我是當老師的,可這幫警察的罪惡行徑我真連十分之一也寫不出來。

非法抄家後公安局更怕我去上訪,對我的看管更嚴了,一天三查,特別在夜深人靜時,他們一來就四、五個(大部份是被公安局雇來的臨時工),大吵大叫,把鐵門砸得「咚咚」響,毫不顧忌左鄰右舍正在休息,還厚顏無恥地說甚麼「我們來看望看望你」,根本不懂法律,不知道起碼的做人規矩。說句俗話就是「瞎胡鬧」,把我這個沒權沒勢的老優秀教師當成了「專政對像」,甚至像特務一樣早晚便衣盯梢,公安局、派出所還三天兩頭開著警車到學校肆無忌憚地騷擾,學校整個教學秩序都被他們攪亂了。上至校長、同事們,下至學生,對他們這種違法的行為十分厭惡氣憤,紛紛議論:「黑社會他們怕死不敢抓;街上小姐一群群也不管;貪官污吏不榨他們點油水就覺得不錯了。天天沒事兒幹,亂抓捕『法輪功』,江澤民這個國家主席早該下去了!」

就這樣這幫邪惡之徒對我進行了長達一年半之久的嚴密看管。真像師父所說,對我們的每一次打壓都是洪揚。我教學所在地、住宅樓的裏裏外外,連菜市場擺攤兒的,全都知道了我是煉法輪功的,全都知道了法輪大法好。

五. 哭訴冤情喚醒迷中人

一天教育局長帶著上邊指派來的記者說是要採訪我,叫我說大法、說師父的壞話,我一看校長室擺好的陣勢,一進門張口說道:「局長,我修大法前就是多年的優秀教師,修大法後,更是好上加好,至今我房無一間、地無一壟、租房住,老伴三、四萬的藥費全部自己負擔,不給領導們找任何麻煩;這些年我是怎樣堅持工作的,領導們也是有目共睹的,為了改進教學方法、提高教學質量,上好每一節觀摩課,我熬過了無數個日日夜夜,你一來就曾說我太傻了,工作中賣的力氣太大了。這次就為我想讓你們不受謊言欺騙,了解大法真相,監所也坐了、鐵鐐也戴了、錢也罰了、打罵也挨了、家也被抄了兩次,我像一塊濕毛巾都擰乾了,難道還要把這毛巾也毀了不成?!我六十歲的老婆子,你們還不放手,還想怎麼著?……」一年半之久喪失人身自由,家,家無寧日;工作,工作無寧日;日日的煎熬,分分秒秒的精神折磨,一下子全爆發了,我哭訴著,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師父冤,大法冤,大法弟子們冤……我知道自己不夠冷靜,可我實在不能再繼續無原則地忍下去了。政治流氓江澤民以官職、飯碗相威脅,政府大小官員為完成迫害好人的所謂「工作」不擇手段,對修煉人殘酷打壓,這樣大的政治壓力真會把人一步步逼瘋,然後他們再「遵照上級的指示」倒打一耙,說是「煉法輪功煉的」,在江澤民暴政下這種事一直在延續著。

大校長、二校長、局長等人都呆了,這才真正看到了他們自己所謂「關心、轉化」的真實結果,兩個年輕記者眼裏滾動著同情的淚花。局長反應過來連聲說:「我知道,你是有名的優秀教師,是正直人、大好人。」就這樣他們自知理虧,不敢再提採訪的事,草草地收場了。

六. 講真相嚴辭退「禮物」

一次次魔難,一次次正與邪的較量,我這顆大法粒子終於慢慢成熟起來了。2001年元旦期間,派出所所長送來「慰問品」。我放學回來得知後馬上想到,他們所謂送「慰問品」,其實是怕我進京為大法鳴冤,找藉口看我元旦在不在家。我提上「禮物」來到派出所,正所長一見我,有些心虛,忙著掩蓋,當即誇獎我三條優點,還說你優秀教師多年,受人民的尊敬,現在這樣對待你,我看你可能接受不了。我說:「我就是修煉『真善忍』,無緣無故,為甚麼收你們的『禮物』?大法弟子不能接受的絕對不接受。」副所長要我去她屋談談,她說:「你配合我們的工作,不簽合同,寫個保證。」我說:「合同不簽,保證更不寫。人得有天地良心、知道如何做人,不能跟棍子一樣,主子叫他打誰他就打誰。歷史上有個大暴君秦始皇,他『焚書坑儒』人人恨。今天把我師父正規出版、有書號、教人做好人的書被抄的抄、燒的燒,為甚麼?明明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還這樣一次次非法看管,你說這樣做對嗎?這裏面的『文章』你們也得想一想,不能跟著瞎跑呀!」她說:「我們也實在不願意管了,但110電話一來,我們就得馬上動。元旦那天晚上那麼冷,我們在你的樓下整整守了一夜。」我說:「你們都是執法人員,對待法輪功的這一切,你們應該比我更清楚誰在犯法。你們是挨凍了,但你們想想自己幹的是甚麼事?宰相劉羅鍋為官一世,不向權勢低頭,不為金錢折腰。今天的人為了權勢和金錢真是五體投地,不分善惡。」她看我堅如磐石,言辭剛烈,再不敢找我麻煩了。

今年臘月三十下午,正所長帶了三個隨從,又別有用心地來我家說說笑笑,搭了些官腔就走了。後來我才知道,他們耍了個花招,下樓了又把我的老三叫下去,逼他替我簽字。在此我再次聲明那簽字作廢!

其實明眼人早就看出來了,一個堂堂13億人口的大國政府在江澤民那幾個敗類操縱下,為逼老百姓放棄「真善忍」,甚麼下三濫的鬼招兒、毒招兒都用上了。到底誰正誰邪?!

人有新陳代謝,宇宙也要吐故納新,現在正是要徹底淘汰壞人的法正人間的偉大歷史時期,人生的路自己走,善惡一念之間,就是在選擇自己生命的存與滅。如果自己的生命都難保,那官職、警服、權力還有用嗎?「真、善、忍」大法公正地衡量著一切生命,你要是背離了「真善忍」大法,可就是宇宙中公認的壞人,那是你自己選擇了毀滅。冷靜一些,傾聽自己心底真實的呼聲,做出正確的抉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