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南小城大法弟子跟上正法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27日】98年春節我和妻子回岳父家。中午睡覺時發現貢桌上放著一套袖珍版的《轉法輪》,我先把(卷二)、《義解》看完,第二天看了一部份《轉法輪》,就好像在甚麼地方見過一樣。臨走時向岳父借回家繼續看,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在變化,有了想修煉的想法。後來隔三差五的到煉功點上晨煉,不斷地學法,逐漸成為一名大法學員。

99年4.25後,雖聽說有些地方對大法學員有不公正的對待,有干擾的,有用水澆的,但自己從感情上認為,這麼好的功法,教人向善,不管怎樣我都要學的,仍然堅持到煉功點上煉功。五月底到兩辦講話後,煉功點的召集人被公安的人傳了話,勸我們在家煉,不要參與「政治」,大家因為學法不深,沒有在法上認識法,覺得只要在家煉也是一樣,都沒有堅持到煉功點去。

7.22那天上午,單位通知回家看重要電視新聞,突然宣布法輪功為「非法組織」,下午縣委書記主持召開「座談會」,由縣級老幹部和學員代表參加,談認識,講是非,逐一表態。我認為是政府對我們不了解,洪法不夠造成的,就從自己參加煉功只為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以及自己身心的變化做了發言,最後說自己不會反對政府,也不會違反法律。後錯誤地交了一本書《轉法輪》,認為這麼好的書,交給領導也能起到洪法的作用,縣上也確實有許多領導為所謂的「揭批」看過《轉法輪》。我還錯誤地寫過一次「不練」的含糊的保證,認為我反對的是「偽科學」,而我修煉的才是真正的科學,在家煉誰也管不著。隨著迫害的升級,周圍一些原來表現很堅定的學員不學了,有一個曾受文革迫害的改學「淨土」,還有一個買了股票。我岳父不但不學,還勸我也不要學。我也在思考這個法對不對的問題,但只要一產生這樣的念頭,我就想到師父的話(不是原話),對宇宙本源的描述,越大的一層粒子,他的活動範圍越小,我們是在最中間、最外層,最表面。當時聽了有開朗的感覺,無法描述這宇宙有多大。就是基於對大法的正信,決定從消極承受到主動為大法做點事。還想知道師父是否對此事發表了新經文,師父對此事如何看?

我有上網的條件,幾乎每天都能上明慧網,每當有師父的新經文、新書,我都是很快的打印,傳給功友。八月以後,師父近一年沒有發表新經文,我就把明慧網上的一些弟子交流、洪法經驗的文章打印與功友傳閱,鼓勵大家堅持一煉到底。我們小城這兒的磨難並不算大,至今沒有一個被公安帶走的。煉功點的召集人曾在公安局的監視和壓力下,把他知道的全縣學員的名字都說出去,包括農村、廠礦的功友。一些剛得法的學員因此書被收了,不能繼續學法修煉。公安在一些大法弟子家中,搜出部份明慧網的材料,使大法蒙受一定的損失。但這些弟子都是好樣的,沒有一個說出材料來源。我感到師父的慈悲和愛護,我們這裏得法晚,大部份老弟子都是九七年才得法,如果與北方地區一樣加大魔難,也許很難堅持修煉,師父在等著我們提高。通過與幾個繼續修煉的老弟子交流後,覺得這不僅僅是個人修煉的問題,更重要的是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哪怕點上只剩一個人,也要堅修到底。我把下載的材料固定傳給一老弟子,然後由她去傳給其他弟子,並收集本地區有代表性的情況,告訴我傳到明慧網。這位退了休的老弟子放棄與兒子一家住在一起,享受天倫之樂,一人住在條件很差的單位宿舍裏,主動承擔起召集人的責任。她的兒子因為她堅持煉功,提幹的事經縣常委討論後否決,但仍然支持她繼續煉功。二零零零年初,師父發表了一幅「靜觀學員與世人」的照片,使大家深受鼓舞。

下半年,也許有魔干擾,或者是自身的原因,突然失去上網條件了,近一個月沒有上網,本地還出現了省城傳來的假經文。經過思考與交流,一是忽視了自己的學法煉功,二是該提高心性了,不管甚麼困難,自己都要突破他。針對假經文,看都不看立即與功友一同銷毀,通知其他功友注意,並把明慧網公布的經文,印成冊再次傳閱,消除假經文的影響。經過考察和實踐,又重新上了明慧網,不定時地下載,又恢復了傳閱。

一次我在去上網拿資料的路上,騎摩托車打了轉向燈橫過馬路,後面一輛麵包車沒注意,繼續加速衝過來,只聽「銧」的一聲將我連車帶人推出幾米遠,我躺路中間看見摩托車在我前面,左邊油箱撞癟了,輪子還轉著,沒熄火。麵包車緊急制動停在對向車道,司機慌忙跑過來問情況,我爬起來看了一下,左邊褲子扯開一條口,破了點皮,左鞋子擦豁了,我告訴他:「沒事,你走吧。」撿起掉在後面的摩托車燈罩(沒爛),扶起摩托車騎上就走,回頭小伙子還呆站在那,看我確實走遠了才開車離去。當時有本縣的一位律師及其他行人在場,看到了事發的整個過程。回家後,出現消業的狀態,左腳腫起來,但仍然能走路、上班,一星期就好了,自己就像脫掉一層殼。

我想,已經沒有甚麼能阻擋我下載明慧了,仍然繼續去上網,突破越來越多的網絡封鎖,並總結出了安全的瀏覽方法。上班時在單位向同事洪法,大家對看明慧的洪法材料已習以為常。二零零零年底,我被單位評為優秀公務員,反映出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被江澤民流氓集團矇騙的人越來越少。更能感覺到法是圓融的。

今年初,某鎮我一朋友在農村的父親患癌症不幸去世,叫我去參加葬禮,九九年底我曾向其洪法,他也想煉,就借了一本《轉法輪》給他,他的另一個農村的親戚也是大法弟子,知道後又借了一套師父的講法錄音帶給他,但他放不下治病的心,最終還是與大法擦肩而過。在葬禮上,通過這個朋友(未煉功)的介紹,結識了借給他父親錄音帶的功友。該功友把《轉法輪》帶到田間地頭,農村的功友基本上沒得到外界的消息,仍在堅持學法煉功,了不起。

知道城裏有師父的新經文和新書後,這位農村功友到城裏找到我,我帶他到負責傳遞材料的老弟子家中,叫這位農村功友不定期到這裏取經文、洪法材料,再傳與其他認識的農村、廠礦功友,建立了城鄉的傳閱網絡。回想當時,他帶了一個背籮,裏面放一條口袋,用乾淨的報紙包住99年以來的明慧資料、師父的部份經文和下載打印的新書,小心地放在那條口袋中,再放入背籮裏背好,和我們互道「保重」,依依惜別的情景還在眼前閃現。

現在小城絕大多數的弟子還在繼續煉功,給他們送資料這樣的默默付出是值得的。當然,與其它地區的走出來去天安門證實大法的同修和在各種場合機智地散發真相材料的同修相比,我們還有差距,但我們會越做越好。

我們趕上了正法,師父說:「大法弟子正法,歷史上從沒有過先例。在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的偉大壯舉中,完善著每一個大法弟子圓滿的路。在歷史的偉大時刻,穩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輝的歷史見證與無比偉大的威德。」(《弟子的偉大》)讓我們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在助師世間行中走好我們最後的路,共同迎接普天同慶的那一天。

(小城某學員 二00一年六月二十五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