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法弟子證實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25日】我是因2000年12月去天安門證實大法被派出所接回,回來後派出所民警和所長用親人壓我們,搞株連九族那一套,拿孩子上學和丈夫的工作壓我,逼著丈夫和我離婚。他們為了掙30元錢的起訴費,硬要給我丈夫寫離婚起訴書,我丈夫不想離,他跟我說:「我要和你離婚就再也找不到像你這樣的好人了,咱們假離婚,還在一起生活。」我說:「我們修煉真、善、忍,不能弄虛作假,按大法的要求我也不能和不是我丈夫的男人一起生活。」以後他再不提離婚了。後來派出所經常對我們打、罵、罰站、罰款、蹲拘留也沒有改變我要修煉的這顆心,緊接著又對我們強制轉化。他們根本不講理,以權壓人軟硬兼施,在這期間由於我產生了怕心,有些地方做得不夠好,最後我終於把怕心去掉了,邪惡也就控制不了我了。

有一次所長給我們念報紙,說:去天安門自焚者說「要動員法輪功學員多點去自焚氣場大」。我說:衝這句話他們就不是煉功人,法輪功不講氣場。

在2001年3月的一天所長跟我說:「只要你不煉法輪功,吸毒我都不管你。」我說:「是嗎?你是我們老百姓的父母官,你真想把一個好人變成一個真正的壞人,這就是你們的目的嗎?」請問:如果我要聽他們這種政府官員的話,變成一個吸毒者,那給家庭、親人和社會會帶來甚麼就可想而知了。如果一億多法輪大法的修煉者都聽他們的話,變成無惡不做的壞人──吸毒者,那給家庭、親人、國家和人民會帶來甚麼好處?國家有一億多修煉的好人好呀,還是有一億多吸毒者的壞人好呀?

這次換新所長了,他還想用天安門自焚事件來轉化我們。我說:自焚的人不是法輪大法弟子,是江澤民一夥製造的假象。我去天安門轉兩圈警察就問:「知道法輪功不?」我說:「天下人都知道了,我怎麼不知道?」他又問:「法輪大法好不?」我說:「當然好了,法輪大法是正法。」警察這就開始抓人了,不上車就打,往死裏打,根本不可能讓人有那麼多動作──甚麼打坐呀、往身上倒汽油,還等多長時間。如果不是政府中的人讓他們去幹的,他們就不會有那個機會。所長氣急敗壞地說:「我知道你去幾回北京,蹲幾回拘留,我在一科就聽說過你,政府不可能給造假的。」我又說:「是不是假像我也不知道,你也不知道,我提出疑問了,你咋就肯定他們不會造假?」所長說:「人家都燒成那樣了,你還說是假的,叫你去燒你去不?」我說:「我是煉功人我當然不去燒呀,所有煉法輪功的人都不去燒呀!那麼去燒的到底是甚麼人呢?再說你見哪個拍電影電視的都把演員燒死的?」後來他無話可說了,就向我們提出幾點要求急急忙忙的就走了,到今天也沒有再找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