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35天,正念衝出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12日】師父說:「圓滿是大法弟子的修煉結束,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甚麼是功能》)我是大法一粒子,應助師正法,兌現那久遠的神聖誓約。

有一次我到市裏張貼「法輪大法好」的標語,不幸被派出所的保安抓住。8點他們開始非法提審,當時我在法上悟到:無論如何,堅決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開始是派出所的人問話,我的回答使他們沒有達到目的,後來又來了兩個所謂的「高手」,聽說是公安分局刑警隊的人,對我刑訊逼供:有時怒吼,有時偽善,有時拍桌子,有時拽著我的頭髮來回摔、往牆上撞,有時踢我的腳,用膝蓋頂我的腰部,打我後腦勺,嘴上還吼叫:「要不是有紀律約束,我就打死你了!」處處見刀光劍影,時時臨險灘陷阱,他們想盡辦法想逼我說出姓名地址,及資料從哪裏來的。

面對真正的邪惡,我始終堅信大法,沒有害怕,我坦然說:「我沒幹壞事,你們不能這樣對我。」惡警偽善地說:「幹好事也得留姓名呀。」我說:「我們學大法的幹好事不留名,其實我們的所做所為,是為人好,在救人,只是你們現在不理解,將來人會知道。大法弟子與常人的根本區別就是:常人做事都是為自己,我們大法弟子做事卻為了別人。」接著惡警又哀求:「那你為我們想一下吧,你不說姓名地址,我們回去怎麼交差呀;那你不願說地址,光說姓名也可以……」我想:面對邪惡的要求我不能掉以輕心,決不能讓他們得逞!當他們對我偽善的時候,我想起師父在《堅實》中說:「你們為甚麼不想一想當你們沒學大法之前,他(它)們為甚麼不理你們呢?為甚麼你們學了大法後,他(它)們這麼關心你們呢?」邪惡勢力的根本目的是破壞大法,聽從惡警的要求就是向邪惡低頭,就等於是入魔道。因此他們從早問到晚,問話筆錄上一個字也沒有。

他們惱羞成怒,開始怒吼大發雷霆。我心中默念:「鏟除邪惡,窒息邪惡。」我這一念,惡人的怒氣逐漸變小,我知道這是大法的威力。第二天,他們想取我指紋,被我堅決拒絕了。可是後來我沒做好,沒有抵制邪惡,跟著他們上了汽車,這樣我被關進了看守所。

進去之後,我想打破邪惡的計劃──他們的目的就是無限期關押、進而非法勞教,我想決不讓他們得逞,就絕食絕水抗議。到第五天,號裏的犯人開始強行灌食,一連三次他們順利得手,第四次我下決心抵制邪惡的迫害,要求無條件釋放──成功了,果然他們沒灌進去,他們就氣急敗壞地打了我兩個嘴巴子。

在這35天絕食期間,人心總是往外翻,看見好吃的就想吃,看見水也想喝,總不想吃苦,每當我難受時,默念:「口斷執著」……有一次睡醒覺,腦子裏迴響起師父的話:「忍苦精進去執著」(《洪吟﹒登泰山》)……從那開始,我下定決心要修出看守所,必須放下對水的執著,忍苦精進,放下生死!後10天我沒吃沒喝,最後一天醫生去摸脈沒脈、量血壓沒血壓,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了,他們才放人。

在看守所裏被關押了34天。回來後,派出所的人還是不肯放過我,在第11天頭上,我的身體還沒有恢復正常,就給我家打電話,說要我愛人交他們一萬塊錢,如不交錢,他們就還把我抓回去。多麼邪惡呀!警察執法犯法,就這樣對我,害得我有家不能歸,有班不能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