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惡警的綁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11日】「十.一」前的一天晚上,管區一警察給我打電話說:「『十.一』快到了,哪兒也不要去,別有甚麼想法。」我說:「等把法輪功平反了我就沒有想法了。」該警察很驚訝地說:「你這話只能對我講,千萬可別對別人講。」我說:「如果能對江賊說我才高興呢。」警察被我這幾句話噎得無言以對。

由於惡警言語失利,想進一步進行迫害。十分鐘後來了兩個惡警,進門不容分說要我交出大法書籍。我和妻子不配合它們,便說:「要甚麼都沒有,只有三條命。」惡警惡狠狠地說:「不交書我就把你帶走。」我斬釘截鐵地說:「你肯定帶不走我。」惡警更急了,說:「我有傳喚證,我傳喚你好不好使?」我說:「我沒犯法,不好使。」惡警說:「你還煉不煉了?」我說「煉。」惡警說:「煉就犯法。」我說:「這是憲法給予我的權力,這是我的人身自由。你們隨便到人家抄家、抓人、干擾人家的正常生活,你們是在犯法,你知道嗎?」惡警無言可答,氣得在屋裏直轉。我見勢到外邊大聲喊道:「警察半夜到我家抓人啦,干擾我正常生活啦… …」聲音鏗鏘有力,驚天動地。惡警驚慌失措,便說:「你使勁喊,要不我給你拿個喇叭。」我說:「好啊!我要讓全世界人都聽到才好呢。」

邪惡不甘心失敗,又給其它惡警打電話求援。十分鐘後,警車在我家門口停住,氣勢洶洶地下來兩個惡警,進門後就想動手。我妻子(修煉人)對它們說:「你們今天要帶走他,我就以死相爭!」惡警立時被驚呆了,要抓人的氣勢收斂了許多。我和妻子一邊用語言應付著惡警,一邊撤到牆角。此時惡警語言明顯緩和下來,「咱們有話好說。」等等,花言巧語,妄圖讓我倆分開,好下手抓人。我倆識破了邪惡的陰謀,它們無法得逞。這時孩子(也是修煉人)將左鄰右舍的鄉親叫來了許多,惡警一見,更顯驚慌,因為它們的罪惡已經被曝了光。另一惡警將我家的幾個方便的櫃門打開,妄想搜出證據,好再一次下手。我和妻子都看在眼裏,同時發正念讓惡警甚麼也看不見。心裏默念師尊的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果真惡警翻了幾次都沒翻到東西,其實惡警就是沒看見。這時一惡警的頭目說:「我要拿槍了。」妻子說:「有槍也不怕。」我說:「你有膽量你往這兒打」(指頭部)。我倆這個舉動把惡警給鎮住了,惡警一看我們毫不畏懼,也沒轍了,惡警已經使盡了花招,再也沒有任何辦法了。最後只好向我和妻子妥協。說:「今晚看在孩子的份兒上就不抓你了,等你出了門我再抓你。」妻子隨口說:「等今晚睡一宿覺你就不抓了。」惡警聽到後不知道啥意思,愣了一會兒,便一個個灰溜溜地上了警車走了。邪惡最終也沒有達成目的。

邪惡走後,有鄉親說:「我看這個陣勢他們不能算完,你還是出去躲一躲為好」。當時我心裏雖然沒有動,可是總覺得身體內有甚麼東西壓著似的,是不是我修得不夠那麼純淨,還有一些放不下自我的物質(那就是怕心)?怕自己再一次受到邪惡的迫害?當我找到了自己這個怕心之後,想到師尊在經文《去掉最後的執著》中說:「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悟到了師尊講的法,身體一下子覺得輕鬆了,就像甚麼事情沒發生過一樣,頓時身體湧現出了鏟除邪惡、助師正法、緊跟師尊正法進程、排山倒海般的無窮的力量。晚間打坐的時候,從得法以來天目一直鎖著的我看見了七彩蓮花映在我的面前,雖然不算清晰,但我可以悟到,是師父在鼓勵我,讓我在助師正法的進程中繼續走好師父給安排的每一步,直到法正人間的到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