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邪惡安排 投入正法洪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29日】我是一名大陸大法弟子,是97年得法的。我現在談一談我修煉的經歷。我得法後身心得到了恢復,堅信法輪佛法是宇宙大法,並在實際修煉中有許多神奇的經歷,時時刻刻能感受到師父的慈悲與無邊的法力。

在99年7月22日,江澤民一夥開始發動國家機器大規模地迫害大法,我和同修打算於22日去省委正法。得知這一消息,我丈夫和家人一起串通好,把我反鎖在屋子裏。丈夫當時指問我要幹甚麼去,我說我要修煉,我要正法,他抱著我就不放手。我說門出不去還有窗戶,我跳出去也得走出去證實大法,他說會摔壞的,我說不會的,因為我不是自殺,是去護法,我會順利離開的。後來我就給他們洪法,最後婆婆說人各有命,不要再為難她了,我們不會讓你跳樓的,你公公就在樓下等著呢!通過這件事我悟到佛法的威力。之後由於我學法不深,怕心很重,沒有去北京證實法,一種求安逸之心掩蓋了所有的執著心,一直到師父發表了「心自明」,師父說:「生死非是說大話,能行不行見真象。」這兩句話一下就打到了我的心裏,我當時覺得修煉可不是一般的事情,我得去北京證實法。

我於2000年6月22日到了北京證實法。之後被送回當地龍山教養院的洗腦裏,被非法關押了兩個半月。在這期間,由於我們爭取修煉環境,被警察毆打、體罰、電棍電。由於我們自身做的不夠純正,還有怕心等執著心,曾經寫了一份在教養院裏不煉功、不學法的「保證」,被邪惡鑽了空子。後來我們都聲明「保證」作廢,警察就對我們大打出手,打嘴巴子、長時間在地上雙盤不讓起來,用電棍電腳趾。有一個同修叫林方檳,她上午剛被送進來,下午就把叫了出去,因為她是大學的學生。院長說她是大學生先讓她寫保證,就開始用電棍電她,把好好的身體上下電的全是泡,但她也沒有屈服。還有一個小同修叫韓天子,當年才十五歲,讓孩子寫保證,孩子不寫,他們就電孩子,剛開始孩子很堅強沒哭,後來孩子那撕心裂肺的哭聲震動了所有還存有善心的人,我們幾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流了淚,瀋陽龍山教養院的惡人真是慘無人道!其惡行令人髮指!也許是她們良心有所發現,就又哄孩子,當她們得知第二天是孩子十五歲的生日,就說明天給孩子過生日,小天子說:「那我要一個大蛋糕,讓在龍山裏的所有大法弟子都吃到蛋糕」。到第二天院長給市內的大隊長打電話帶來了一個蛋糕,蛋糕拿來時,大家看到外包裝的盒上寫著「好特別的世界」,裏面蛋糕上寫著祝韓天子生日快樂,底下是九朵蓮花。多麼有意義的一個蛋糕啊,看到這裏同修們都落淚了。

在孩子身上我們看到自己的不足。於是我們決定集體絕食。惡人驚恐萬分,於是他們開始打同修,三天後他們就開始灌食,一直持續到第六天,他們怕出現人命,答應我們讓局長來。我們見到局長後,提出了幾個條件:1.不允許在我們身上使用電棍、使用暴力;2.要求教養院更換院長。結果這位局長被大法弟子的正氣所懾,答應了我們的條件,真的把院長給換掉了。事後不久,師父下了《理性》、《去掉最後的執著》經文,當時我把師父的《理性》經文給悟偏了,就寫了「三書」,以為是在玩文字遊戲騙他們,以後出去還煉。給修煉者道路留下了污點,給大法造成了損失。

回家後的幾天裏我越來越覺得不是滋味,拿出師父的法像,看到師父的嚴肅面孔,我哭了,知道自己做錯了,我用人的狡猾的心裏掩蓋了怕心,沒有做到堂堂正正,給自己帶來了深深的遺憾與痛悔。後來片警到我家問我還煉不煉了,我堅定地說:煉!他們不放心,怕我還上北京,就經常到我家來騷擾我。就在2001年春節,他們讓我寫保證,我堅決不寫,他們就恐嚇我,說要把我送進去,我還是堅持不寫,最後他們沒辦法,讓我丈夫寫了保證。事後他們經常到我家找我談話,我就向他們洪法,他們卻認為我太頑固了,就在2001年7月街道找我叫我寫甚麼「五敢」,我堅決不寫。他們想送我去洗腦班,我說我不去,我還得掙錢給孩子攢學費呢,因為我丈夫單位效益不好,我靠賣大餅子維持生活,條件十分艱苦,幾乎是家裏唯一的經濟來源。就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仍舊要迫害我。沒過幾天街道的張科長來了,對我說下午送我去所謂的「學習班」 。我把家裏的情況跟他說了,並向他反映我姑娘今年9月份就要上學了,學費都沒攢夠,再說我是個好人,從未違法亂紀怎麼能去那樣的地方,我堅決不能配合邪惡,不服從邪惡的安排。他說寧可街道出家裏的生活費、洗腦班的學費也得把我送走。等我丈夫回來後,我把事情告訴了他,我丈夫就去街道找到了張,質問他:「為甚麼要送走她,她怎麼了,犯了甚麼法,接著又說非要送也行,先把離婚手續給辦了,孩子我沒有能力撫養,交給你們,然後你們愛送她到哪送哪,我不管了。」畢竟做虧心事感到理虧,張一看這架勢也害怕了,趕快說:「別著急,坐下來慢慢說」。他讓我丈夫下午跟主管的金主任談談。下午沒有找到金主任,後來聽說他病了,我悟到這是現世現報。過幾天委裏書記到我家送戶口本來說:「好孩子,你就說點軟話,要不街道這幾天還來。」剛說幾句就有人通知她到街道政法委開會。

她走後我想到了,他們又要有進一步的陰謀,我一定全盤否定邪惡的安排,走師父給我安排的道路,而不是配合他們去破壞大法,就在那一刻我決定離家出走。我告訴孩子,我不是不要她了,是她們要迫害媽媽,媽媽決不能配合他們。孩子雖然小,但她也學大法,能分辨是非善惡,她知道所有情都要放下了,並支持我離開,她唯一懇求我的是把師父的講法磁帶給她留下,她好能夠繼續聽師父的大法。我丈夫回來後我把事情重要性講給他,並告訴他無論是看守所、派出所、洗腦班、教養院都不是我要去的地方,為了更好地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我要捨小家,救大家了。丈夫也是個明事理的人,雖然他捨不得我走,也不願意讓我走,但他還是同意了,就這樣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家門。

離家後我委託功友上網發了嚴正聲明,現在我已融入正法的洪流中,做著我該做的事情,因為我知道向人們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是大法賦予我的使命。

善良的人們,趕快清醒吧,法輪大法的弟子每一分、每一秒的承受與付出都是為了使你們明白真相,為了你們生命的永遠負責,也許你們現在還無法理解他們的慈悲,但請你們把真、善、忍記在心中,做一個真正的好人。因為每一個生命的未來都是由自己選擇的。珍惜主佛給你們的機會吧,自己的一念就決定了所有的善惡因果報應,當歷史翻過這一頁時,再想當初,後悔已晚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