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進京正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29日】我是九八年有幸得法的,修煉前我身體多病,生活貧困,生活中的不如意處處困擾著我。自從得了大法以後,我覺得自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處處按著大法的要求做,使以前像烏雲籠罩著的家也有了歡樂和生機,多年的疾病不治自好。

可是自從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後,江澤民一夥邪惡集團鎮壓法輪功以來,我的心就像壓上石頭一樣,經常以淚洗面,為師父和大法擔心。由於學法不深,雖然堅信師父和大法,卻不知如何去護法。在那段灰色的日子裏,我真是痛苦極了。自從師父的《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發表以來,我才開始走入洪法講清真象的行列。這時我才覺得我是剛剛踏上修煉這條路,在以後的日子裏,我不斷學法精進,通過與同修切磋和閱讀明慧網上的文章,大法弟子去北京正法的一幕幕驚天地、泣鬼神的偉大壯舉深深地影響和感動著我,我決定去北京證實大法,兌現自己史前立下的神聖誓約,做一個真正的宇宙保衛者,一個金剛不破的神。

2001年7月15日我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車,16日早我一下火車就直奔天安門廣場。這時廣場遊人很多,當時我發出強大正念,一定要鏟除邪惡,隨即打出橫幅,並高喊:「法輪大法好!」喊了一陣,我覺得我應該到人最多的地方,天安門前面去證實大法,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於是我又在金水橋打出了橫幅,並高喊:「法輪大法好!」我覺得我兌現了我的誓約,了卻了我的心願,我應該回家了。就在思想一疏忽的情況下,一個警察騎著自行車追上了我,又叫來一個便衣,並同時叫來了警車,連推帶打地把我推上了警車,隨後送進前門派出所。在我進來之前他們已經抓來了兩名大法弟子,之後又陸陸續續地抓來了十幾名。在派出所裏,他們不斷地打我們,罵著骯髒下流的話,其中打得最重的是一個東北的約有二十歲的男大法弟子。他們把我打倒在地,又扯著我的頭髮把我拽了起來,讓我打著橫幅照相,並威脅我說:「要槍斃你,要活埋你,要打死你,要燒死你……」我堅決不配合他們,並一直發正念鏟除邪惡。最後他們沒辦法,兩個警察拽著我的頭把橫幅搭在我身上勉強照了一張他們自己都認不清是誰的照片。

到了晚上,惡警們把我和另十三名同修一起送往通縣,我和另兩位弟子被送到永順派出所開始審問。在那裏我們堅決不配合邪惡一絲一毫的要求,繼續發正念鏟除邪惡,要他們放我們回家。他們恐嚇我,威脅我,但是我心裏沒有一絲怕的感覺,心裏想的是師父和法,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的路是師父給安排的,不是由你們說了算的,我來北京證實法就是來鏟除你們的邪惡的。就這樣,他們沒敢動我一下,我用我的正念鏟除了邪惡對我的迫害,我用我的正念證實了威力無邊的大法的法力,否定了邪惡對大法弟子迫害的安排。但我也深深知道,這一切都應該歸功於慈悲的恩師。

就在第二天我出現了心率過速,不能行走的症狀。經過幾番周折,第三天晚上十一點左右,他們怕出人命,把我拉到一個無人的地方偷偷放了我。在通縣看守所期間,還聽說有位大法弟子正在住院,情況危急,在這裏揭露通縣看守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罪行。

通過這次進京正法,我更加堅定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同時也找出了自己的不足和不純之處。但我堅信,只要我們時時心存正念,就能全盤否定一切邪惡勢力的安排,並且能徹底根除邪惡,早日迎接法正人間、普天同慶的偉大時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