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救度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28日】轉眼到北京證實法已經半年多,在修煉、除惡、正法中深深體會到大法圓融不敗的威力。

我是屬於那種魔難不是太大的弟子,從未有邪惡之徒強迫寫甚麼保證書一類的東西。4.25時剛剛得法幾個月,知道大法才是自己真正要尋找的,誰說不好當然得和他說道說道,於是就去了中南海;7.20時被陰差陽錯地送到山東,在公安局關了幾天,沒啥事又被放出來了,返回北京一路上查了十來次,甚麼證件也沒有硬是闖了過來;九月份給家打個電話說要到中央去上訪,誰知家裏人說:「去吧!早點回來。」後來在某市做工作不慎暴露,五輛警車也沒圍住我。第二天返回北京,我繼續做我該做的那一切。

最近僅剩的邪惡勢力依舊採用各種見不得人的手段迫害學員,利用造謠的宣傳工具愚弄世人,仍有許多世人被邪惡所迷惑。師父說:「作為正法修煉者,不能夠看到這些無辜的生命就這樣被謊言帶入罪惡中銷毀掉,因為這件事情一旦結束的時候,就將開始下一步人類的歷史了。那麼有許多不好的生命就會被淘汰掉。」(《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越發感到大法弟子要對眾生負責,對未來負責。

由於長期流落在外,很少向家人講事情的真相。不久前,我準備好一些資料,突然回到家中,事後才覺得一切都在師父慈悲安排之中。

由於家在農村,哥哥對真相了解不多,但一直相信「法輪功是冤枉的」,「江XX是下台前的迴光返照」等。看到親人正念,我由衷地為他們感到欣慰。這次回到家中,無意中看到門後供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一瞬間,我真切地感到一個生命如果不能得大法竟是如此可悲。恰好此時哥哥進屋,我問這是怎麼回事,他說才供不久。我便將這些真實情況講給他,他明顯感到吃驚,似有所悟。我再將《轉法輪》給他看,他答應好好珍惜。我告訴他趕緊將這些東西扔掉,他說:「再想想」。於是我非常嚴肅地告訴他:「如果是以前,你求甚麼我不管,但現在決不能再留它。」順手將那些東西扯掉。後來我仔細地給他講了這些東西的真實情況,他漸漸明白過來,並表示一定要好好學《轉法輪》。

大姐是醫生,尤其相信中醫,也相信修煉的事,但由於各種原因一直未能得法,這次回家給她講清真相的同時,我們談了許多修煉的事,整整一個下午,也許是機緣成熟,當晚大姐就開始努力煉盤腿,於是我將僅有的一本經文送給她,大姐接過書高興地說:「我也是大法弟子啦。」我會心地笑了。

幾天過去,我所到的地方有許多人知道了大法的真實情況,有的已經開始看書、煉功。我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念都影響著周圍的人,大法弟子強大的正念超越一切人心,啟悟著善念猶存的人。世人也會通過大法弟子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美好。

那天到三姐家,晚飯後,我找機會給他們一家放了真相光盤,看完後大家沉默許久。姐夫是個迷於常人中很深的人,內心受到很大震撼,但嘴上卻說:「我們都是為你好,你看煉功多危險,幾個省的警察都在找你,一旦被抓住不放棄也得放啊!」我看清他是被複雜的人心埋沒了本性,就平靜而堅定地說:「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或事能改變我對李老師和大法的堅信。」姐夫聽完半天沒說出話。過後又說:「那你總得成家立業吧!」我說:「如果不是江XX的迫害,這些事我都能做得很好。」他還是不死心地說:「沒有工作,沒有錢怎麼生活啊?」我說:「你認為人沒有錢不行,而我認為宇宙不能沒有真理,人間不能沒有正義!」看到我對大法如此堅定,他再也說不出甚麼。

第二天,姐夫把我送到車站,臨行時對我說:「其實我挺佩服你們法輪功的,那也得注意點安全啊!」我笑著回答:「知道啦。」

正法還在繼續,另外空間的邪惡被大量銷毀,世人也越來越清醒,僅剩的邪惡依舊在垂死掙扎。最近,邪惡勢力拼命給我們製造各種矛盾,企圖阻止我要做的正法之事。我在不斷純淨自身的同時,也在全面否定著邪惡的安排,師父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想到此處,儘管流離失所我卻異常坦然,因為我覺得生命不再迷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