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正念除惡闖關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12日】不久之前去北京辦事,在機場過安檢時,驗證人員讓我稍等,並滿處喊人來幫他。我問:有甚麼問題嗎?他說:稍等,掃描儀出了點問題。我從他的表情看得出他說的不是實情。果然在我等在一旁後,他繼續讓後面的人上來驗證。

平時的任何言行,我都盡力在按修煉人心性要求的基礎上,圓融常人的環境狀態去體現,甚至一些朋友或單位相關部門同事好心地提醒我,別這樣、別那樣時,我也答到:別為我擔心,也沒理由特地為我規定甚麼,我活得比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正常。這次我的一切行為、證件都是守法公民所應擁有的,本身不應該有任何問題,很可能有人在電腦檔案中,對我身份證做了甚麼記號。因進京要辦一些同正法相關的事,果然我這邊一動,邪惡就要來迫害我了。作為大法弟子,在這正法時期,任何迫害都不認可,決不能讓它得逞。我站在一邊開始發正念,心中很明白,決不是眼前這些跑動的人要怎樣我,而是背後操控他們的物質要動。

這時整個機場安檢的人們都跑動了起來,過來一位領導模樣的人讓我跟他走。我問:有甚麼事嗎?他說:我們要你配合調查一些事情。他把我帶到值班室門外讓我等,進門時還不時回頭,似乎看我是不是會跑甚麼的。這一走動,感覺整個肉身都緊張起來了,似有一層厚厚的物質一下壓在肉身上,令整個身體都有些僵硬酸楚了。心想:不行,我決不能被它們帶動了,決不能被他們帶走,任何大法修煉的人都不應被關在監獄裏。我這還要救別人呢,怎能自己被他們帶走?決不能。隨即腦子裏冒出一念:誰能動了我,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誰想動我,就是自尋死路。並繼續針對操縱這些人的邪惡物質發正念:「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身上立即輕鬆許多……

一會從裏面出來七八個穿制服的人,我看見剛才的負責人在裏面打電話。腦子當時想到:是610安排的這一切,就直接對610發正念,並對剛出來的七八個人頭頂上空,似操控他們的邪惡物質就在頭頂上,發正念,鏟除人背後那些邪惡生命。這時幾個人走過來了,我儘量要求自己理智、冷靜、祥和。幾個人似不知我為甚麼在這裏的原因,看到我後,似乎更有些奇怪,大概看我不像甚麼走私、被通緝的壞人樣,彼此問著:甚麼事?而沒人清楚。這時領導過來安排他們查看我行李,而行李中有「轉法輪」還有一本從99年7月以來師父的新經文,決不能被他們拿去。「領導」邊帶頭翻,邊職業習慣似的問我:幹甚麼的?在那工作?在那住?……我平靜地看著這一切,心想:安檢要看行李,我從人的一面是攔不住了,只有發正念,並覺得他的問題與現狀沒有任何直接關係,他沒權利詢問這些,我閉口不回答他。

他看我老不理他,便停下手直對我繼續問。我反問他:到底有甚麼事嗎?他說:我們需要你配合調查一些事。我的表情向他質疑具體是甚麼,他不說,並趕快迴避我的眼睛,似乎很不確定、很心虛,又進到房間裏。剩下的人在繼續查看著,似乎感到我不是好惹的,不時小心翼翼地問:我可以看這嗎,看那嗎?我調侃地說:我可以不讓你看嗎?真的打開了我的重地了,我一面發著正念,一面對這個人心說:你要擺正你的位置。他翻看了有五六秒鐘,好像甚麼也沒看到,似這五六秒鐘真的只為生命擺放位置的一個時間過程一樣,合上了拉鏈。有一人看到我的名片:呦,你是這家公司的?很有名哇。其餘人都湊上來說:我們都用你們的產品。我想到自己剛才的樣子是絕對的不怒而威了。除惡是為了挽救人,更要善待人,從修煉者人的一面也應表現出親和力來,要讓邪惡畏懼,而不是對人。便對他們真正發自內心地笑了:是嗎?謝謝!

查看完畢,與我一起等待他們的領導,我還是靜靜的,有禮有節。有人給我搬來椅子,執意讓我坐等。並有人問我幾點的航班,催促叫喊著領導,不斷跟我說:沒事,沒事。我感到是師父在藉口點化我、鼓勵我正念正信!

領導終於出來了,跟我道歉,並和其一同事送我到登機口。我繼續問他到底甚麼事?他說擔心我證件有問題,並忙解釋:噢,現在沒事了。我看著他樂,看他們緊張的樣子,真的覺得挺可樂的。他也樂了,跟剛才判若兩人。只有鏟除邪惡物質對人的操控,人才可能真正展露出本性,才有了人的美好。

起飛後,想到剛才很可能另外空間又是一場正邪較量,始終邪不壓正,真正體會到「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法的威力可創一切奇蹟,並感到其實師父就在身邊。同時反省自己:邪惡為甚麼敢來迫害我?我到底那裏讓它覺得有空可鑽?若我的場都是正的,它怎敢近身?腦中即刻想起當天一常人朋友要我小心,我當時心裏沒多想,直接回答說:誰想害我,就是找死。腦中有一個聲音似在說,看看你是嘴硬,還是真的堅不可摧。因為當時從人的一面表達得不是太圓融,心裏也沒加念多想。現在倒要對邪惡、敗壞了的物質說:你們沒看見?只聽到我嘴上說了,當時我沒動念你們就沒看清我裏面?告訴你們:大法弟子裏外是一致的,都是堅不可摧的。

同時也認識到自己平時主動除惡不夠。邪惡就在周圍存在著,就等著一個漏鑽空子。若平常時時正念除惡,時時清理自己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就會營造出一個真正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場,才能更好地「助師世間行」救度世人。

到了北京順利地完成了預期的工作。之後,我想把這些寫出來,揭露、鏟除邪惡,洪揚、證實大法的威力。不好的念頭就來了:邪惡會不會從網上就會知道我是誰了,邪惡就會針對來迫害我?我意識到了,是它們害怕被曝光,讓更多的人認清、鏟除它,要阻撓我。我沒有理由退縮,只能去突破自己,去「正一切不正的」,做自己該做的一切。「既然舊的惡勢力非要給我們清除他們的機會,那就好好利用它。」(《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有師在、有法在,我無所畏懼;我更是在大法中熔煉的粒子,也是法中的一組成粒子,我堅不可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