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就一定能闖出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12日】我是2001年元旦前被單位從省女勞教所保出,本來按原來一年教期算,我已經是超期關押,可邪惡卻給我加期半年。在非法勞教期間,學法煉功遭到殘酷毒打,漸漸鬆懈,每天十八個小時的強制勞動消磨著我的正念,半年後由於太長時間不學法、煉功,被邪悟鑽了空子。回家後在功友的幫助下,又看到師父新經文我徹底醒悟。要不是恩師慈悲,我就被毀掉了。從新走入大法修煉當中,2001年5月被國家安全局非法抓走,幾天後被公安局送到本市某看守所。

到看守所時已有十幾個大法弟子,有因為做真相資料而被非法抓進來的;有一位功友因為取資料坐火車在旅行包檢查傳送帶時,裏面的傳單被發現而被非法抓進來的;還有五個大法弟子是因到一同修家切磋而被非法抓進來的。功友們雖然每天集體煉功、學法,但都默默地消極承受,等待著送勞教所,還有功友誤認為這是師父給安排的修煉道路,結果沒幾天就有五、六個功友被送到了省女子勞教所。後來,大家通過反覆學習師父新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悟到從被抓到送勞教都是舊勢力安排的,我們絕不能消極承受,從而配合邪惡,我們要闖出鐵牢籠!

剛到看守所的第二天,我的三顆假牙就掉進廁所,有人就悟到該絕食。為了避免灌食,我們採取不公開絕食,使身體虛弱,達到不進勞教所的目的。剛進來的大法弟子先不絕食,掩護快被送到勞教所的功友。剛進來的功友大霞正念特別強,她已經幾闖看守所,每次都被放出,她把發正念和師父的口訣帶給了我們,而且一再告訴大家:「嚴守心性,正悟法理,監獄的鐵門關不住我們!」還有一個功友阿梅處處不配合邪惡,派出所、分局取筆錄時都不配合,不正面回答邪惡的問話,不摁手印,結果進來七天就被放了,有三個功友絕食到極限,出現全身抽搐現象,看守所通知辦案派出所領回,那幾個因切磋被抓的功友因身體虛弱,心跳速度快,被勞教所退回,邪惡的派出所又給送回看守所關了一週才放人。我悟這是讓我們看到不配合邪惡、不消極承受的結果,就是衝出監獄。「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去掉最後的執著》)在承受邪惡迫害的時候,在那樣艱苦的環境,在我們用生命捍衛大法的同時,我們仍以我們慈悲的心向那些可憐的人洪法,講真相,絕大多數女犯人得法了,沒得法的也明白了真相,不反對大法了。真有說大法不好的都遭到了現世惡報,看守所的管教們也逐漸改變了對大法不好的看法,從六月下旬這個看守所再也沒收一個法輪功學員,整體環境被正過來了。可是,就像師父所說:「可是邪惡還沒有最後除盡、還在表現,不能掉以輕心,……」(《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

我絕食近一個月時被送勞教所時量體重只有三十五公斤。因是第二次被送進勞教所,體檢比較嚴,都被送到去年所在的大隊,待近兩個小時,我看到管教們仍那麼兇,每個寢室百分之九十以上還是法輪功學員,其中第二次進來的十幾個,在那種惡劣的環境下她們只是消極承受,無休止地被強迫勞動。最後我還是被當地公安局領回。回家後體力很快恢復,我有點掉以輕心,剛剛回來一週,公安局以「複檢身體」為由再次把我和另一位同修送回勞教所,那天去晚了,又回到本市,將我倆看押在一個汽車旅店的二樓,由四個警察看著準備週一再送,我不斷發正念鏟除我周圍的邪惡,在第二天午夜逃走,融入正法洪流。我認為邪惡不配再關我,我按師父說的:「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大法堅不可摧》)只要保持「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就一定能闖出魔窟,還有那麼多無辜的人等著我們去救度,我們必須走好每一步,不辜負恩師的慈悲苦度,同時圓滿好自己最後的路。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