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父的呵護下走向成熟

——在成熟中堅定地維護大法講清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8日】隨著《明慧網》帶去我對師父的問候:

師父您好!同修們好!

我很喜歡看《明慧網》上的修煉體會,這是一顆顆閃光的心,在完成著歷史的最後一頁。通過閱讀《明慧網》使我一次次得到提高和昇華。我要把自己的一點修煉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由於種種原因與怕寫不好等等藉口掩蓋自己,被魔干擾著一直到今天,我悟到寫也是一種修煉,看你帶有甚麼心去寫。例如:在寫文章時,只注重於語句中的用詞規範、華麗等來表達大法修煉者對法的提高與認識是絕對達不到標準的。

師父說:「《轉法輪》在文章的表面上不華麗,甚至不符合現代語法。但是,我如果用現代的語法來整理這本大法的話,就會出現一個嚴重的問題,文章的語言結構規範而漂亮,卻不會有更深更高的內涵。因為用現代的規範詞彙根本就無法表達大法在更高不同層次的指導和法在每一層的表現,以至帶動學員本體與功的演化與提高這種實質的變化。」《轉法輪》

為了證實大法與師父的清白,在2000年12月13日,我衝破家人的阻攔,第3次踏上了進京護法的歷程。我一定要在天安門打上橫幅實現我的誓言,我們一行15人順利地到達北京,我在廣場上走了兩圈兒發現有人注意到了我們,還沒來得及打開橫幅,便衣警察開始抓人了,大法弟子都在高呼法輪大法好。因為我在同修的後面看得清楚,我迅速退出包圍,立即打開橫幅喊出法輪大法好,我把橫幅轉向幾名遊客,他們注意橫幅上的字,這時有個武警過來抓我,由於我怕他拿電棍打我,嚇得不敢再喊了,他們把我推上警車。在廣場上我看到一位中年男同修特別堅定,面對邪惡警察高聲大喊「法輪大法好」等,他的聲音響徹天宇。警察用電棍打他,面對邪惡,他一點也不害怕,繼續高呼,他們就用橫幅把他的嘴塞住,推上警車,我和他對比自己顯得那麼不堅定。

警車到了海澱分局,這裏更是邪惡,我被女惡警提到另一間屋子進行搜身,屋裏已經有幾個女同修被強迫脫光衣服搜身,我也不例外,這時我有點擔心,我帶的法輪章讓他們搜去怎麼辦,我立刻發正念,有師父在她們看不見,結果真沒發現,我心裏暗自高興,謝謝師父給我的力量。搜完身後,她們不讓我穿棉褲,只穿襯褲,光著腳,把我提去審問,問我叫甚麼名,從哪裏來的?我笑著告訴她們,我叫大法弟子,其它的你們就別問了,我不會說的,愛怎麼寫就怎麼寫吧。她們甚麼也問不出來,就把我送進5筒,這裏全是女犯人,女警交待他們叫出我的名字,她們叫我說出名字,她們立刻把我圍住,你叫甚麼名字,你家在哪住,我樂呵呵地告訴她們,我叫大法弟子,是來證實大法的。有的叫著:快說,不說就打死你,說了就放你回家等各種謊言。我識破她們的詭計,只是笑而不答。犯人氣急敗壞地打我耳光,不知打了多少個,當時我只覺得臉火辣辣的,她們軟硬兼施看我還不說,用腳踹我,有的拿鞋往我頭上狠打,頭被打了好幾個包,一點不疼。犯人頭頭說,我就不信,你不說,你不怕死,給我使勁打,她們車輪戰似的打我,我一點也不恨她們,總是樂呵呵地告訴她們,不說名字的原因和來意,給她們講大法的好處,怎樣做一個好人。此時我看著這些無知的生命,頓生慈悲,坐班的把我的耳朵扭出血了,右臉被打腫了,胳膊、腿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有的犯人打我的時候肚子疼得她自己很難受,我知道這是報應。還有一個是被強迫打我的,晚上疼得渾身難受,我就告訴她,以後無論是誰讓你打大法弟子你也別去打,會遭報應的,我們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看你們這樣打我們大法弟子,我們總是樂呵呵的和你們談怎麼樣做好人。他對我豎大拇指,以後真的不再打人了。我看到這些心裏高興。我悟到作為大法弟子無論在任何環境中都要慈悲救度眾生,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在挨打的過程中我總是樂呵呵的坦然對待。師父說:「大家知道,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經達到羅漢初級果位了。」(《轉法輪》)在挨打時我無怨無恨一心堅定大法,堅信師父,師父的法經常在我腦海裏出現,特別是:「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見真性》)給我的鼓舞很大。我時刻用大法堅定自己過關。

師父說:「我告訴大家,如果一個人他要是沒有那麼大的業力,就絕對不會出現那麼大的難。」(《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這樣我在北京被關了11天,又送往保定地區、安國市。管我的是個政治處女處長,她問我從哪來,叫甚麼名字?說了送你回家。我說你們騙人,說出名字就把我們送回當地拘留所等。我把類似例子講給她聽,她說她們說話算數、不騙人。我告訴他煉功人都是好人,她說你們上北京鬧事,擾亂社會治安。我說你別亂扣帽子,為了證實大法,我們千里迢迢來到北京講句真話,就被非法抓去毒打,當權者用盡各種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更何況我們是為了世上所有的好人而默默地承受著。我和她講了許多。她人很善良,看我穿得很單薄就給了我一件黃棉襖和皮鞋禦寒。

由於對法理解不深和人心的執著,我後來還是講出名字、住址。我躺在冰涼的木板床上,看著眼前始終不報姓名的同修對照自己差得太遠,內心深處很難受。這時師父的話在我心裏想起,「每當你們沒走好哪一步時,我都會很痛心。」(《去掉最後的執著》)我在心裏對師父說:我知道錯了,可是這裏不是我們呆的地方,家裏有許多大法工作和沒有走出來的同修都需要我去幫助,千萬別讓他們把我送回當地拘留所,第四天我和另兩位報名的同修被無條件釋放了。他們給我們3人買了火車票,送上車,我一路平安到家。我知道是師父安排的,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2001年公社辦"洗腦班",把我抓去迫害。我努力拒絕邪惡的一切安排。在洗腦班,無論在任何時候我都在背法堅定自己,半夜起來煉功,從不間斷。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值班人員不在的時候我就給同修們背法,鼓勵他們一定要堅持到底絕不寫保證。值班人員非常邪惡,經常半夜提審打罵大法弟子。有一天晚上他們無故打人,他們問我煉不煉了,沒等我說話舉手便打,我頭部被重重打了兩掌,覺得眼前漆黑,頭脹、麻木、站立不穩,第三掌又打了過來,頓覺頭轟地一下,差點摔倒,這時覺得頭頂有個法輪在轉,轉了四圈,我立刻清醒過來,很舒服,好像甚麼也沒發生一樣。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邪惡之徒天天逼我們寫保證書,不寫就折磨大法弟子。我悟到無論環境怎麼艱苦,就是不配合邪惡。有的人害怕寫了保證書,我說不能寫保證,更不能放棄大法,煉功人寫甚麼保證,不能給大法抹黑,要修出一顆純純淨淨的心,一點污點都不能留下。有的人無論你怎麼說,最後還是簽字回家了,多數是哭著走的。我知道他們為甚麼哭,是神的一面在哭啊!我看著他們走上邪悟,心裏很難過,偷偷的流下眼淚。師父說:「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再論迷信》)

最後我們被送縣城洗腦。在那裏想起被迫害致死的同修使我更堅定,因為我在各種環境中磨煉成熟了。知道法的珍貴,來之不易,一定要加倍珍惜這萬古不遇的修煉機緣。工作人員讓我寫保證,回家煉。我用慈悲心對他們說:「真修弟子決不簽字,這是個嚴肅的問題,保證不煉了就等於開除自己不是大法弟子,我說開槍打死我也不決裂,決不背叛師門,這麼好的大法和師父怎能放棄呢。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叫人做好人,難道做好人的權力都沒有了嗎?世上很多人都知道大法好。希望你們在正法時期擺放好自己的位置,給你和家人帶來幸福,請不要迫害大法弟子,這對你們生命的將來有好處,他們向我提問題我都給他們解答。有幾個很願意和我說話,我趁機向他們洪法將真相,揭露江澤民的陰謀,挽救他們。我建議他們先看看《轉法輪》就能解開你所遇到的問題。在洗腦班上我向他們洪法講真象,寫心得體會給他們看。用大法弟子的實際行動做給他們看,說話、做事處處為別人,他們都對我豎大拇指說我做得好、說得明白、是個好人。我說是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是師父教我們這樣做的。

師父說:「做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修者自在其中》)有時他們和我談話中叫師父的名字,我立刻給他們糾正過來,不許叫我師父的名字,你可以說你們老師呀怎麼怎麼說的,這對你們都有好處,他立即改口,我知道這是大法的威力,能改變常人的觀念。

各位同修,我們在修煉的任何環境中都要注意保護師父與大法,從中救度眾生,樹立威德。師父說:「甚麼是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得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記得是公社領導把我倆送縣城洗腦班的第二天,醫生給我檢查身體,說我有心臟病(沒有煉功前心律不齊,煉功後好了),他們就給家屬打電話,讓我去看病。我說煉功人沒病不去,家屬、工作人員強拉我上車,把我的衣服扯破了也沒有拉動我,他們用好話勸我,後來我出於常人之心,動了情,就上了車去醫院。師父說:「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轉法輪》140頁)上車後我立刻後悔了,我悟到大法弟子怎麼能去醫院看病呢?煉功人是沒有病的。師父說;「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做為一個煉功人心性就應該高。」(《轉法輪》187頁)我不是給大法抹黑了嗎?絕不能這樣做。車到了地點,我下車立刻往回走,這一關我又闖了過來。因為大法弟子是堅不可摧的。我們來這已十多天了,我和同修交流集體絕食抗議,要求無條件釋放,在絕食的第二天又給我量血壓,發現我血壓高,我從來沒有這種病,心臟跳動差異很大,我悟到是師父給演化的,我心裏非常清楚,師父讓我們以這種形式得自由,我就把身體異常變化向領導反映了。他們怕我有生命危險,第三天晚上半夜就把我們放了,由家人接回。回來後方知道有些同修走上邪悟還沒清醒過來,我找到他們交流、引導終於把他們又找了回來,我體悟到在修煉中不僅對自己負責、還要對法負責、對同修負責,方方面都要起到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

正法進程接近最後最後的歷史階段,很快就要法正人間了,我們在正法中已步入新的歷程,鏟除宇宙中舊勢力的邪惡安排,更需要全世界大法弟子齊心協力,鏟除邪惡、助師正法。我時時刻刻都在發正念,主動鏟除邪惡。有一次發正念除惡,看到邪惡一個個被除盡。我身體非常輕鬆,每次發完正念都是如此。師父說:「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開始煉功我的天目就打開了,看到許多法在不同層次的體現。我看到慈悲祥和的師父盤腿結印坐在我面前。不同顏色的法輪,轉的非常快,我身體發出的功是無色的,很漂亮,還有蓮花、元嬰和另外空間的各種生命等等,這都是法的體現。對於天目看到的我從來不執著,順其自然,師父說:「功能本小術,大法是根本。」(《洪吟》)請各位同修不要起任何執著,我說出這些的目的不是顯示,而是鼓勵大家精進,走好最後一步,注意修煉中任何一顆執著與怕心,都是障礙。在最後的修煉中更要「以法為師」真正從人中走出來。師父說:「我要叫你們多學法,多去執著心,放下人的各種觀念,是要叫你們帶走的不只是一部份,而是圓滿。」(《溶於法中》)以上是個人體悟,請同修提出批評,共同提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