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3月瑞士日內瓦法會發言稿: 大法給我生活中帶來的變化(德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4月6日】尊敬的師父,親愛的同修們:

我的名字是妮娜.阿克巴。今年26歲,來自德國漢堡。已經修煉法輪大法一年半了。我想在這次交流會上講一講我修煉的心得和大法給我生活中帶來的變化。

我在我的一生中總感覺到神的存在和我與他的聯繫,我也有種被保護的感覺。雖然我的父母不信仰宗教,但我對神的信仰卻非常強烈。因為我的父母來自不同的文化圈,所以他們不想強加給我他們的信仰,而想讓我以後自己決定。雖然這樣,我在很小的時候,經常自己在床上默默地祈禱。如果我做了甚麼壞事,比如從蔬菜店偷了一個水果,就會良心過不去,而且感到非常不舒服。當我慢慢長大了,社會對我的影響越來越強的時候,不知從何時起,我開始做不好的事情,認為它是很平常的,就把我的內心的良知拋在腦後,認為父母教給我的道德標準才是在生活中有用處的。

因為這樣,我才不斷尋找能填補我內心空白的東西和能挽回當孩子時感覺到的那種和神的聯繫。我在找生命意義的答案。他真的只是娛樂、事業成功、和金錢?人真能想做甚麼就做甚麼,從中為了自己的利益傷害別人嗎?我怎麼也不能相信。

所以當我找到大法的時候,才會更加快樂。他回答了我的問題而且證實了我在心中一直認為正確的事。我最大的願望就是繼續充實和完善自己,想和其他人在和睦中生活,追求更高的道德標準--這些在法輪大法中都實現了。這是我一直在尋找的路。「真善忍」的道理在這條路上指導我不斷地做地更好,更完美。

我在得到《轉法輪》之前,讀過許多其他靈修方面的書。它們或者一上來就令人懷疑,或者根本就是一條死胡同。我第一次讀了《轉法輪》之後,覺得真善忍的指導理論非常好。而且裏面的道理非常正確、自然、顯而易見。我非常愉快,終於有一本書能夠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並且我對其他知識、方法和新書的尋找終於結束了。我想很簡單地試一下,是否真的免費而且可以在自學中修煉,不用參加小組。

一開始我主要是煉功,就已經覺察到巨大的變化。我拖帶了很長時間的膝蓋疼痛和導致我只能特殊飲食的嚴重過敏在很短時間內就消失了。慢慢地我能放棄我的特殊飲食了,又能吃所有我想吃的食物。當我又正常飲食的時候,其他的病,像牛皮癬和內分泌失調都消失了。我現在特別健康,比以前感覺都好。內心中我變得更加祥和寧靜、心理也平衡多了。我周圍的人也感覺到了這一點,而且我也感覺到自己的周圍變得越來越好。我和我的妹妹在我們家最先開始修煉,我的母親和弟弟不久也加入了。現在我們家除我爸爸之外,全都修煉。

後來出現過我爸爸或者其他家庭成員對我學法煉功的抱怨,我總是聽到應該把精力多放在大學功課上,或應該去工作,而不是煉功或參加學法小組。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點化,別人覺得我煉功打擾他們,這不可能是偶然的。肯定我心性有問題。不然他們會覺得法輪大法好,會喜歡我煉功的。然後我覺察到我沒有把日常生活和煉功的關係擺正,時間分配不均衡。其他的事情做得太少。我覺得沒有時間來完成我日常生活中的責任和工作。我以為不需要工作,因為我的生活來源由父母負擔,這樣就有更多的時間讀書和煉功。

在大學裏,我也變得沉默了。口頭回答不那麼活躍,也不喜歡和其他的人聊天。因為常人的東西好像對我不那麼重要,大學裏學習的題目也是一樣。所以我就儘量少做,能保證這一學期的學習成績就行了。但是這反而更不好。在這時期我讀經文《圓融》的時候,總會在這一句磕磕絆絆:「做為修煉者首先應放下一切執著,符合常人的社會狀態,也是維護一層法的表現啊。人類的事業都無人去做,那這層的法將無存。」然後我覺察到,我的行為非常自私,因為我只想著在修煉中怎麼精進,卻沒想到我對其他人和對社會的應負的責任和我正需要在常人中修煉。然後我明白了我這麼執著甚麼也不會得到的。

然後我就想把我的事情做得更好。從在大學裏,在與別人的交往中,一直到家裏,但是我還有一個時間的問題,想做好這些事情,上哪兒找時間呀?令人驚訝的是,工作越來越多,而且二十年未聯繫的伊朗親人也來探望我們。這段時間我雖然拿出時間來學法,但是卻不能保證每天煉功。我越來越疲勞,居然開始睡午覺了。雖然我很喜歡親人來探望我們,我們也談了很多話,但是我覺得他們的探望有一點打擾,因為我不能煉功,而且總是筋疲力盡。奇怪的是,我煉功越少,就越疲勞。在那段時間裏每天還有人額外地給我打電話,還總是早上五點或晚上很晚當我睡覺的時候。另一個修煉人他也告訴我,他也有這樣的經歷,而且也總是早上五點有電話。他應該看一看自己的心性了。他是不是睡的時間太長了?我恍然大悟。我把睡覺總是看得很重要,無論怎樣也需要至少八個小時。可是師父卻說過,「修煉是最好的休息。能達到你睡覺都達不到的休息,」這個以前的觀念應該去掉了,我有了我需要的時間做好我想要做的事。

當我把它付諸於行動之後,早上很早起床煉功,晚上讀書,而不是很早休息。這樣我下午就有時間安靜地做事。如果有矛盾或者額外的工作的話,我也不感到是被打擾了。通過這件事情又發生了很多變化。

我不再有電話了,睡得很安寧,大多數早上五、六點鐘自己就醒了。如果我早上煉功的話,感覺到整天都精力充沛,就像李老師說的那樣。而且我在早上煉第五套功法的時候,更能入靜。對我來說,現在做好日常生活中的事情輕鬆多了,過關也輕鬆多了。因為我做每一件事情都更用心,而且頭腦也清醒多了。

現在在家裏我也不再聽到人家說我心裏只有法輪功,而忽略其他的事情了。變得越來越和睦,矛盾我也可以看淡了。

在大學同學中,我又喜歡積極參與,積極做好我的事,感覺輕鬆多了。和別人大方地打交道,顯出對別人做的事情感興趣。從中經歷過多次我們一起談論法輪功和中國的情況,有的人已經聽說過這些事情,對其關心並且覺得中國政府的做法不好。大多數人覺得我的修煉很好,還有幾個人借書去看。

我最近決定了在大學裏找一份工作,來支付參加大法各地信息日和法會活動的旅費,以減少父母的負擔。我有了這個想法才一天,就得到一份好工作。兩天之後,又得到了另一份工作。

我在這兒還想說另一件事情。關於中國發生的事情,這使我很傷心。我對大法的認識也改變了。我明白了修煉是一個非常嚴肅的事情。修煉人在中國正得到重大的考驗。在讀中國學員的心得體會的時候,我經常會落淚。我欽佩他們的堅定和勇氣,也感到大法的力量。通過中國發生的事,我有了弘法的願望。像以前自己在家裏修,對我來說已經不夠了,我想做一切事情讓更多的人得法。這也是為甚麼我利用信息日和法會的機會去弘法。

在最近通過和其他煉功人的交流,比以前自修時在修煉中有很大的進步。而且在交流中學到了很多。我每次對修煉有了新的認識的時候,感覺到好像才開始真正修煉一樣。

除此之外,我在和德國不同地區的學員交流中發現煉功人都有不同的意見和悟到的理。我明白了老師說的話:「法有不同的層次,修煉者對法的認識也是自己修到此一層的認識,每個修煉者對法的理解的不同是每個人所在的層次不同。對於不同層次的修煉者,法對他也存在著不同層次的要求。」以前我對這認識不太清楚,經常試著用自己以為正確的意見去說服別人,我忘記每個人都在不同的層次。現在對我來說接受和傾聽別人的意見容易多了,如果我認為自己的決定正確的話,我會保持自己的決定而不依賴於別人的意見。

在信息日弘法期間中,我發現自己以前並不一定修得好。我雖然在公開場合弘法,但在自己的親戚和朋友中卻沒有做好。因為我同很多親戚都幾乎停止聯繫了。使他們沒有機會來了解大法。就算他們沒有緣分,也應該有機會知道法輪大法的真相。我現在定期地探望我的親戚。他們現在知道我們修煉大法,而且對我們的變化感到驚訝。現在對我來說,作為一個修煉人在自己的環境中做一個好人,堂堂正正的修煉也成為弘法的一部份。當然我還是會利用每一個機會弘法。

我感謝李老師給我機會讀這份心得體會。謝謝大家。

德國學員 Nina (2000年3月譯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