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3月瑞士日內瓦法會發言稿: 我最重要的體會是修煉心性的重要性(美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4月6日】 一年多前,我發現自己渴望到一個社區的活動中心。我當時的目的是想去學氣功治病。而我找到的是法輪大法,一種引導我走向高層次的修煉方法。我當時一點也沒有意識到我的世界觀和人生觀會如此迅速的發生變化。

到那以後,有人教了我五套功法。隨後,我們一起讀《中國法輪功》。在閱讀中,我的腦子裏冒出無數的問題。在開頭的幾頁就有這麼多的內容。我把書帶回家,並且在一週內讀完了它。在讀書時,我的思維似乎完全打開了。但是,我幾乎記不住書中的任何內容。我把我的疑惑告訴另一個學員。他說這是正常的,並把他的《轉法輪》借給了我。他告訴我,一定要儘快讀完這本書。否則,以後就很難再拿起它讀下去了。我採納了他的建議,在隨後的兩週內讀完了這本書。

當我讀完《轉法輪》一遍後,一個學員建議我再讀一遍。一般我不會把一本書連著讀兩遍,但當時感到這本書不錯,我就慢慢的又讀了一遍。我也開始每天煉功。當我第一次看教功錄像帶時,我感覺一股溫暖的能量從電視進入我的身體和頭部。這實在難以置信。我也注意到另外一件不尋常的事情。那就是,我感覺到我的前額處有一種奇怪的壓迫感。我被告知那是天目。的確,李老師在《轉法輪》中講:「我在講天目的時候,我們每個人的前額都會感覺到發緊,肉往起聚,聚起來往裏鑽。是不是這樣?是這樣的。只要是在這裏真正放下心來學法輪大法的人,人人都會有感覺的......」我讀書越讀的多,我越驚嘆於這本書的神奇。我曾經告訴一個同修:「這不是一本普通的書」。書中有如此之多令人驚奇的東西。

當我讀完三遍之後,我對這本書有了一個大致的理解。然而,我還是很困惑。我知道我應該提高心性並去掉執著心,但是我不知道為甚麼。我知道有很多空間和更高的層次,但是,我不知道他們是甚麼。因為我讀書的速度比較慢,對我來說,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很困難。我經常依賴其他的煉功人來指導我修煉。直到99年3月的紐約法會,我才克服了這個困難。聽到李老師和老學員談到讀書的重要性後,我才開始真正從理性上意識到這本書的奇妙。李老師講:「一切功,一切法盡在書中」。他還講:「……多看書、多讀書,是真正提高的關鍵。再說清楚點,只要看大法你就在變,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

在我修煉初期,我把提高心性等同於不執著於食物。為此,我會整天節制我不去吃某種食物。後來,我意識到這種狀態可能也是一種執著。在《轉法輪》中,李老師說:「甚麼樣的心性都有,他能悟多高就悟多高,誰悟誰得。」我意識到,只要我不執著,吃甚麼都是無所謂的。當我悟到這一點後,一切都開始變化了。那種執著突然消失了,我對心性的理解也提高了。

很多事情增強了我的信心。一天早晨,當我騎車去晨煉地點時,我看見大片的能量從煉功者的身體衝出來。其它時候,當我讀《轉法輪》時,我會看到一個旋轉的法輪,或星星點點的光,看上去像沙子一樣。然而,我必須指出,在我修煉剛剛開始時,我對天目中看到的東西非常執著。有時,我會無意識的尋找這些東西。此外,我還產生了顯示心。我用了一段很長很痛苦的過程才去掉了這些執著。只有當我不再執著天目中看到的東西以後,我的思想才平衡下來。正像李老師說的:「開著天目修也難,心性更難把握。」

在我修煉過程中,最重要的體會就是修煉心性的重要性。李老師不是在《轉法輪》中講了:「心性多高功多高,這是個絕對的真理。」因為我有幸與許多老學員交往,我能夠感到很強的能量場在他們的周圍。忽然,我意識到,他們用比我遠遠多的時間思考如何提高心性。這一定是我和他們之間明顯的差距的原因。當我開始花更多的精力來提高我的心性後,《轉法輪》中的一行話幫了我。李老師說:「……把常人中的慾望,不好的心,做壞事的想法去掉。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來一點,自身的壞的東西已經去掉一些了。」有時我太關注於一些小事而沒注重於去掉我的壞想法,我離同化真善忍還差得很遠。我意識到,我只要通過向內找,去掉我以前忽視的小問題,我就能提高心性。

我同時注意到當我的心盡可能很正的時候,有不正的想法不需要費太大勁就可去掉它們。在這些時候,我的內心平靜而慈悲。與此相反,當我有所求,或我的心不正的時候,我必須承受一些磨難才能提高我的心性。似乎我的情況正如李老師講的:「離道越遠越難往回修。」

我決定背一些《精進要旨》中的短文。「境界」一文對我的幫助格外大。李老師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從該文中,我意識到我的心中有時還有不公和氣恨的想法。從那時起,我總是努力保持一個慈悲之心。我發現當我的心祥和慈悲的時候,就比較容易處於不執著的狀態,凡事順其自然,也就比較容易靠近李老師文中所描述的覺悟的境界了。

經過一個階段的修煉,我學會了向內找,發現自己的問題。問題出現了,我會問我自己這樣的問題:「是不是我的心性出了甚麼問題?」或者是「我該如何提高了?」我還注意到,我的一些問題是由於我的思想,而另一些問題是由於我的心造成的。修心對我成了一個身體體驗。有時,當我十分執著於甚麼事情或甚麼結果時,我可以感到我的心是被它牽著的。這好像是一個身體上的感受。與此同時,一個不要讓我執著的念頭也會實實在在的作用到我的心上。一旦我能夠分清,我的心就正了。這一切都似乎是一個實實在在身體體驗。

還有一些修煉中遇到的問題是因為我的悟性太差造成的。在過去的幾個月裏,我利用去上課的路上和一些課餘時間用耳機聽李老師的九天講法錄音帶。我買了一個充電器,這樣我就不用總買電池了。一天早晨,我注意到有一個電池已經泄漏了。當我把它取出時,電池中的酸液噴進了我的眼睛裏。我去用水沖洗了我的眼睛。我知道這個磨難可能是由於我的業力造成的,我努力平靜對待。可是後來,我開始擔心了,因為我不能保證我徹底清洗了我的眼睛。我決定到校醫院去讓醫生給我處理一下。我不認為清洗我的眼睛有甚麼問題,因為我認為那只是生理鹽水,又不是藥物。醫生給我清洗完眼睛後,又給我開了一些處方,要我第二天來取。我忽然意識到這整個磨難都是用來考驗我是不是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我給一個功友打電話尋求她的幫助。她讓我去讀一下李老師的「病業」一文,並告訴了我她對此事的理解。我感到十分難過。我沒有意識到那疼痛和整個過程都是由於我的業力造成的。我當時悟到了業力是借用了這個空間的這種表面形式發出來。

儘管我這關沒有過好,李老師還給了我一個機會。我還是要決定我第二天是否要去醫生那裏取藥。我決定平靜下來,放下對我的眼睛的執著。如果它要疼的話,那也不過是我的業債。我要償還我的業債,所以我決定不去看醫生了。第二天,我醒來後,發現我的眼睛已經完全正常了。我意識到也許我的眼睛一開始就是正常的,我疼痛的感覺是來自我的怕心。我只是必須去掉我的怕心。

我當前對大法的理解和堅定使我有信心衝破我的種種執著。我準備突破我的各種修煉狀態,不管他們是甚麼樣的。我是一個邁向更高境界的修煉者,我得到了許多同修的幫助,剩下的就看我的了。有《轉法輪》作我的指導,我準備迎接我所知道的最大的考驗。李老師說:「......只有遵照這個大法去做,那才是真正的標準......」我只希望我能用我的整個心去真正理解這個大法,早日圓滿。

美國學員Kevin Dippold
(2000年3月底譯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