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體會點滴(挪威)

——2000年3月日內瓦法會發言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3月31日】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叫顧紅,在挪威的OSLO大學經濟系讀書。

一九九八年八月,在我回國探親臨回挪威的前一夜,有幸從一位親戚那裏看到了《轉法輪》這本書,書名引起了我的興趣。經詢問,知道這是一本教人如何做好人,指導人如何修煉的書。儘管當時還不太知道甚麼是修煉,但還是對親戚說我非常想學,同時還有一種想把它介紹給別人的願望。臨行前親戚送給我一本《轉法輪》,並關照我這是一本寶書。就這樣,我開始了修煉的路。

與中國的同齡人一樣,我從小接受的是唯物主義教育。八十年代初,在中國的青年中有一次全國性的「人生的意義」的大討論。我曾經非常有熱情地加入了這次討論,並且試圖從哲學的,文學的,科學的,乃至宗教的經典著作中尋找答案。儘管在當時寫過文章,參加過演講,但我並沒有真正地把自己說服過。值得深思的是,這場歷經兩年、全國性的大討論並沒有得出明確的答案。在這之後的將近二十年中,還斷斷續續地考慮著這個問題。直到讀了「轉法輪」,才終於明白,人生的意義就是「返本歸真」!

看完第一遍《轉法輪》,我明白了一個問題,這就是師父說的:「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剛開始覺得修煉並不複雜,去執著心也不是一件難事,想著:把心放寬,不與別人計較就行。起初,感覺還不錯,但就在得法後的大約一個月,我的前夫去巴黎旅行。十天後回來,向我提出要求離婚,因為他在巴黎愛上了一位姑娘,他們希望能夠儘快結婚。我當時感覺心像擰起來一樣發痛,無論如何都想不通為甚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因為那時沒有悟到這是過關,把它當成是生活中發生的一件事,那一個星期就在昏天黑地中度過。值得慶幸的是我記起了自己是個開始修「真善忍」的人。痛苦歸痛苦,開始從自己身上找原因。我驚奇地發現,按照「真善忍」的標準,我並不是一個好妻子。我曾經非常任性,以我為主,還理所當然地認為這是女性表達情感的方式,而大丈夫就應該是寬宏大量的。這樣在有意無意中做了許多傷害別人的事。現在,他提出離婚也就不足為怪,我自己的過錯應當自己來承當。當我有這樣的想法後,忽然覺得有一股祥和的能量流在我的身體裏擴散,一瞬間瀰漫到整個身體,一週來的心絞痛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祥和以及善念。我從極力勸阻離婚到真心配合辦理各種手續。在我轉變態度的幾天後,我的前夫希望我們能重歸於好。回過頭來看,修煉既難也不非常難,只要真正把心放下,難關就能闖過。就像師父說過的:「修煉功法的本身並不難,提高層次的本身並沒有甚麼難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說是難的。」(P332)修煉就像逆水行舟,不是往上修就會往下掉,而看書學法是往正道上修的關鍵。這個問題上我的教訓是慘重的甚至是危險的。

看完第一遍《轉法輪》,我自認為看懂了書中的每一個字,所以看完後就把書放到了一邊。正是因為看書學法不夠,遇到事情不能站在法上,而是用長久以來形成的人的觀念思考。比如說,覺得自己得法晚,沒有見過師父,也沒有見過超自然的現象,一定是根基很差的人。自己把自己定為「中下士」,修煉起來也就不精進,把自己侷限起來。也正是因為看書學法不夠,在去年夏天以來,面對國內發生的一系列對大法的不公正處理,有一段時間不能用正念對待。從對國內學員的行為不理解開始,繼而對修煉產生了困惑,對大法的工作也不那麼用心了,自己感覺到離大法越來越遠。雖然內心很痛苦,很不安,但就是沒有拿起大法的書來讀。直到有一天,一位我不認識的,在挪威讀書的德國女孩找到我,要我為她糾正五套功法。交談中她對我說:「你知道嗎,我看了《轉法輪》後,懂得了我過去看聖經不明白的地方。」她簡單的一句話就像炸雷把我給震了一下。我忽然明白了,《轉法輪》是一部宇宙大法,是需要我用畢生的時間來學習的。同時我也實實在在感到是師父在給我一個機會,讓我不要繼續往下掉。當時我的眼淚不知不覺中溢了出來,我為自己的不悟感到羞愧,也為老師的慈悲而感激!

隨著看書學法,過去不正的思想糾正過來了。在與其他同修的交流中,看到了自己很多方面的不足,尤其是香港法會,使我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受。在弘法工作中,也認識到弘法對像應該是社會各個階層中的有緣人。大法弘傳到人間是為了普度眾生,世界上所有的有緣人。包括各行各業,是不是都應該聽到大法的聲音。如果我們修煉的人不去向他們介紹大法,怎麼能夠使人們對大法有一個全面公正的認識,從而作出自己的選擇。只要自己不帶有有求之心,保持一顆純淨的心,向誰弘法應該都是一樣的。道理想通了,工作也就由被動變得比較主動。

以上是我一年半來的修煉體會,自己感到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執著心要去,但我想只要我堅定實修,我會不斷地成熟,直至完全溶於法中。

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