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法會心得選登:尋求大法的漫長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3月30日】

我修煉法輪功已八個月了。最初,我是於1999年7月在一個學術會議上聽說法輪功的。這是一個由一位美國科學家主持的研究氣功治療癌症效果的會議。我曾練了一年多三種不同的楊氏太極拳,由此開始對氣功產生興趣。會議上並沒有關於法輪功的議題,但在會議目錄背面的一頁關於法輪功的介紹卻引起了我的注意。從會議回來後我從互聯網上研究起法輪功的資料,我從中學到的遠遠超出了當初我所能想像的。

我出生於韓國,1975年在我8歲時隨家人移民美國。我成長在一個基督徒的家庭。上大學時,我在馬裏蘭大學主修計算機。在我大學四年級時,我為馬裏蘭大學尖端計算機科學研究所的一個項目作研究助理。後來,我在維吉尼亞大學取得了計算機專業碩士。在過去的十年當中,我時常幫助一位塔夫茲大學的前任教授做國家精神健康研究所的研究項目。我們曾在一些著名的科學雜誌上發表過一些論文。我目前的工作是做計算機軟件編程與開發。

我是一個不輕易相信的人,我喜歡對事物進行深入的調查研究。在全面地掌握了材料後,才能做出決定。我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假的。所以,我總是非常小心謹慎。當我從互聯網上看到大法的介紹材料和書後,法輪大法看起來幾乎好得令人無法相信。然而,從其它的一些不同來源的報導中,可以看出師父所說的是真實的。在我數日的進一步深入學習後,我認識到法輪功是真真實實的。我終於找到了我一生所探求的真理,我發誓要成為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

儘管我已是修煉人,但在看師父的書時,我卻產生了懷疑。我曾很難接受某些師父所講的話。但不論如何,儘管有些懷疑,我仍繼續我的修煉,因為法輪大法的法理似乎太正確了。一部份的我感到師父所描述的難以置信。這種懷疑深深地刺在我心上,致使我胸口發痛。後來我從師父的一本書中認識到,人的觀念能夠成為最難去掉的執著。這多麼真實啊!經過一番掙扎以後,我意識到那些我難以接受的法輪大法的法理正是我所不理解的,但卻未必是假!至今我還沒有在師父的書中看到任何不合理的講法。

多年來,我在磨難中掙扎著尋求真理。我真不知道這世上還有甚麼能像大法這樣把一切解釋得這樣完美、透徹。大法甚至幫助我更清楚地認識了聖經。經過認真思索之後,我確定了修煉大法的決心。為了修煉專一,我不再練太極拳,扔掉了許多其它修煉的書。放棄了干擾修煉的活動,這完全是我個人的意願。

在開始修煉和煉功後不久,我有了一些不同尋常的經歷,這裏舉幾件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這些都發生在幾天之內,沒有一定的順序。有一天下午,我上了五回洗手間,儘管我並沒有生病的感覺,也沒有吃甚麼特殊的東西。人的手和腳感到很強的能量場,即使在我沒有煉功時也有。我開始有了一種重感冒的症狀,這持續了幾天。那段時間,我常感到持續幾分鐘的內熱。這種熱的感覺和我以前得流感和發燒不同,而且非常強烈。在這段時期,有一次我讓座給我的同事,他突然顯得非常吃驚,說椅燙得他跳起來。這表明我不是在想像。一天晚上,一震把我從夢中驚醒,這時一股能量從頭到腳穿透我的全身,這持續了幾秒鐘。這能量是那麼的強,我幾乎難以承受。後來,一天早上,躺在床上,我聽到一陣很大的喧嘩聲,聽起來像是一小群人衝進我的公寓,他們從我住的14層樓的另一端牆的外圍進來的,以半園形穿過水泥牆進到我的臥室。他們在我床邊的牆上停下來,很多人在那裏用一種我不懂的語言對我吼叫。我沒看見任何異常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他們的形態和樣子,但他們聽起來卻非常響亮和清楚。這持續了大約半分鐘,我全神貫注地注意著他們。最後他們幾乎飛過我的床,穿越我的臥室,穿過牆離開了大樓。這次經歷是這樣栩栩如生,不像任何的夢幻,然而,我卻保持著絕對的冷靜與鎮定。

最初,當我煉功時,我常常有異常的感覺,有時,這些感覺非常強烈,並且持續好幾分鐘。我想說兩個例子。一次當我抱輪入靜時,我感到一股強烈的能量從我的背部我上身升起。感覺我似乎要離地而起。在那一刻,我因怕離地而停止了煉功。另一次,在抱輪時,我的小腰處有一種深深的異常的感覺,這種感覺在我我完功後還持續了好幾分鐘。

煉過幾個月之後,我的精神狀態有了明顯的轉變。原先我常常為一點小事心煩、生氣,現在,我很少感到不安。我總是心情愉快,看問題也清楚多了。不像以前我總是不喜歡與人交往,自己獨處的時間多,我現在願意與人交往,無論是不是法輪功修煉者。我的母親告訴我說我身上有很多的變化。我感到身輕體健,尤其是在走路的時候,常常一走幾里地也不感到累。工作一整天也不疲倦。我現在常常早起。週末也一樣,不像在煉功之前,試過多年也無法堅持早起。

最初的三個月,我是在悄悄地煉法輪功。我想我個人就能煉好。但材料讀得多了之後,也常見到材料中建議要大家一起煉。單獨煉過三個月之後,我決定找法輪功的其它修煉者。我已經認識了許多法輪功的修煉者,他們的觀點各有所長,對我幫助很大。

儘管同其他的修煉者一起煉功,我也還是不能和我家裏的人和我的朋友談法輪功,我總覺得他們不會理解。我也擔心他們的強烈反對會使我的修煉進步受到影響。現在,我不再擔心。我已經向我的家人和朋友介紹大法。

我的母親是個基督徒,她原本對大法有些保留,因為法輪看著有些奇怪,還有些道理也類似佛教的說法。看過朝鮮語的<<轉法輪>>以後,她覺得法輪功真的很好,她已經向她的朋友弘法。我也介紹了幾個朋友學法。其中二人已經要求讀<<轉法輪>>等材料。但也有人並不想學。我的一個中國女朋友就是這樣。聽說我煉法輪功,她再不理我了。我想這是她的個人意志,我並沒有感到不安,我希望她好。還有一個和我很要好的朋友也不肯認真考慮煉功,我也並沒有強求。我們還是朋友。

我對法輪功是越來越堅信,修煉也精進了許多。我多次讀了所有能找到的師父的大法材料。無數次的通讀了<<轉法輪>>,看來最新的英文讀本很好。但我還是想有一天能讀<<轉法輪>>的中文原文。我在自己的日常工作中很努力。除此之外,我用了大量的時間學習中文。中文是很不容易掌握的一門語言,但我學得津津有味。

幾個月之前,當我看到新聞中播出成千上萬名法輪功修煉者受到中國政府不公平的粗暴待遇。這事件也並沒有打擊我煉功的情緒。實際上,當我看到那麼多法輪功修煉者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妥當的處理他們的處境,我更增強了自己的信心和修煉的決心。我感到幸運我們在美國的弟子可以自由的修煉大法。和在中國的弟子相比較,我所經歷的一點困難實在是微不足道。

我希望全世界各地的人們將會進一步認識和學習法輪功。

2000年3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