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法會心得選登:法輪大法心得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3月30日】我叫JOEL。我來自加拿大。我是一年以前才開始煉法輪功的。我今天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法輪大法為甚麼會成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份的一個原因。

我成長在一個熱血的,急脾氣易發怒的意大利南方家庭。自小我就知道如何和我的兄弟們吵架。只要和對方在任何一件小事上有一點摩擦,我們就互相叫嚷,爭吵,打架。任何事情都可以成為導致我們體內那種怒火惡劣發洩的原因。我和我的哥哥們在我們家族的房地產公司裏已共同工作了12年。我一直都沒有意識到我的易怒是我很大一個障礙,直到我遇到SHARON。

SHARON是我的未婚妻。我們已拍拖了六年。她是一個非常和善的人。她從不高聲說話或是罵人。她總是非常為我的興趣愛好著想。她一直很好地照顧著我。我始終記得SHARON是一個非常開心,笑聲不止的人。

我也記得每當我在工作時與我家人發生爭吵後回到自己家裏,我總是會找些原因和SHARON吵架。那些難聽的,刺耳的,傷人的話會從我的嘴裏脫口而出。無數次我向她保證我會控制我的暴躁的脾氣,但無數次只要她做了任何我不同意的事,或是她不贊成我的意見,我體內那種強大的,無法自控的怒火就會噴然而出。我無法改變自己的暴躁和不快樂,以致於她終於離開了我。

我的不滿足,情緒化和暴躁的脾氣變得越來越厲害。我成了我自己激動情緒的犧牲者。我把我所有的不開心歸咎於社會,歸咎於家庭。抱怨責備,自我厭惡在我腦海中像風暴一樣折磨著我,令我迷失。我成了自己這種念頭的奴隸。不管我吸多少大麻,不管我喝多少酒,不管我和多少人睡覺,不管我花多少錢或到那裏去旅遊,也不管我找多少個心理醫生,我無法停止我的沮喪和憤怒。

我想找到答案但又不知道哪裏可以找到答案。我決定打電話給我母親,看看她能不能幫助我。我母親是法輪功修煉者。我親眼目睹自打修煉後在她生活中發生的奇蹟般的變化。我告訴她我的情況。告訴她我如何迷失,如何厭倦在這種惡性循環中消極地掙扎。我告訴母親我需要幫助。我母親微笑著,遞給我一本《轉法輪》。帶著她所有的愛和慈祥,她簡簡單單地對我說:讀《轉法輪》,你會找到你所有的答案。

我按照母親的建議,開始讀《轉法輪》,並開始煉功。我向我自己保證,在以後的六個月裏,我一定至少每天讀一小段轉法輪,並至少每星期煉兩次功。《轉法輪》是我所讀過的最難懂的一本書。它和我的觀念截然不同。我一開始念書,我的已有觀念及懷疑就充滿了我的頭腦。我一邊看一邊評論和批判。我心中充滿著懷疑。我發現書中有許多我無法同意的內容,好多東西與我的信仰有直接衝突,好多東西我根本看不懂。我越企圖用我的智慧去理解這本書,我越是如墜雲霧。這本書像是對我毫無意義。但我還是決定要遵守自己訂下的六個月的目標,所以每當我遇到不懂或有不同意見的地方,我就暫且把這部份擱在一邊,而繼續以開放的思維讀下去。

但每當我一開始向功,我就變得又懶又累。我腦海裏會湧現出千百種與向功無關的念頭。開始做靜功時,我總是那麼坐立不安。音樂響起,我盤腿而坐,閉上雙眼,入靜,但剛坐了一會兒,我就會爬起來到廚房去聽一下有沒有電話錄音。

聽完後我又坐下。音樂響起,我盤腿而坐,閉上雙眼,入靜,但剛坐了一會兒,我又爬起來到廚房去喝杯水。

我終於下決心一定要坐滿一個小時。音樂響起,我盤腿而坐,閉上雙眼,入靜,但剛坐了一會兒,我的頭腦裏就充滿了各種想法各種慾望。腿上的疼痛是那樣的劇烈,以致於我不得不放棄。我被擊敗了,我意識到我根本沒有自控能力。

當我讀《轉法輪》讀到四分之三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我從未注意過的在我體內與生俱來的特性。我意識到我已變成一個非常沒有安全感,不容易滿足及自私的人。我從沒有為我是誰和我擁有甚麼而快樂過。我總是希望獵取更多。我評論和批判每個我遇到的人。我以我自己的需求出發來對待每個人:他們能帶給我甚麼利益?他們是不是完美?他們是不是聰明?他們是否有吸引力?他們可以使我賺錢嗎?

我原來活著的目的就是如何去賺錢,如何去獲得更多更好的東西,如何去競爭去搶奪自己喜歡的東西而不惜代價。我不斷地想要取得他人的認同,所以我總是試圖過別人希望我過的生活,以致於最後由於那些人不能被我的期望值認同,互相的關係就變得惡化複雜。

我抱怨我的生活,和其他人爭鬥,因為我已習慣於把別人當作我的競爭對手,或只是我所做所為的觀眾,我習慣於控制或指揮別人,使他們能夠滿足我情緒化的需要和自私的慾望。

法輪大法把我思想和肉體深處隱藏的污垢拔了出來,直接推到我的表面,使我真正意識到我是誰,我到底怎麼活著。它也使我眼前豁然開朗。

法輪大法要教給我們的其實很簡單: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不斷同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這是宇宙的特性,也是每個人的特性。不要和常人爭鬥,用寬容和善良的心來對待別人。放棄執著心,不要一味追求個人的喜好,努力工作,但不要為了個人的利益和別人爭鬥或給自己壓力。站在別人的立場上接受和了解別人,並時時對照自己的修煉,使自己保持平和的心態。作為一個修煉者,我們必須同化宇宙的真理而不是用常人的水準來判斷衡量。如果我們能做到這些,我們就能成為一個好人。

當我第一次讀到這些字句的時候,我的內心是如此的平和。這就是我這一生中一直在尋覓的答案。我要以法為師!知道了這些法理後,我覺得自己像一個脫胎換骨的新人,一個善良的,寬大的,有慈悲心的新人。

第二天,我以一種全新的態度走進辦公室。但不到5分鐘,我哥哥就說了一些我不能接受的話,於是我又被憤怒淹沒,大叫大嚷,用力把門甩上,頭也不回地拂袖而去。回家的路上,我又氣又惱,但當我走進家門,我一眼就看到了在咖啡桌上放著的轉法輪。我一下子愣住了。我已經知道了法理,我知道這些理是真正正確的東西,這些理就是我詳和快樂生活的答案,但是為甚麼我就做不到呢?為甚麼我又退回到我以前那種消極且不正確的模式中去呢?

我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個故事。這是一個多年前我親眼目睹的故事。一個小男孩在他年輕的生命中一直受到母親殘忍的虐待。他遍體都是香煙頭燙傷的痕跡,而且還有多處骨折骨裂尚未痊癒。他還有嚴重的營養失調。

警察以虐待兒童罪逮捕母親,並給她帶上手銬,一位女警官非常溫柔小心地抱著這個男孩。當女警官準備把男孩帶走時,男孩忽然掙脫她的臂膀,拼命地像母親奔去。他尖叫著:「媽媽,媽媽」!他的叫聲中充滿痛苦,希望能回到母親身邊。

我不懂為甚麼這個小男孩要回到那個地獄去。然後我意識到這種不快樂的生活就是男孩所知道的一切。虐待是男孩唯一熟悉的世界。他根本不知道甚麼是真實,甚麼是善良,甚麼是同情和慈悲。

我現在想明白了,原來我就像那個男孩,我對我自己消極的生活模式已習以為常,而簡單純潔的真善忍卻離我那麼遙遠。我過去選擇了錯誤的人生道路。我一直感情用事地生活在憤怒,貪婪,淫欲和自私中。我也同時意識到,我自己骯髒的,不耐煩的,無法控制的思想使我被囚困於家族世代的不好的模式裏。我明白如果我要真正使真善忍的特性溶入自己的生活,我必須要有支持和幫助。而法輪大法就是支持和幫助,它令我眼前豁然開朗。

固然,看著這個世界嘴裏說要停止暴力是容易的;僅僅抱怨或憎恨我們每天所生活的這個環境是容易的;指責這個社會是容易的;指責別人也是容易的。但我有沒有也自我反省一下,我有甚麼地方做得不好,我究竟承擔了多大的責任,我又是如何對待別人的?

法輪大法教給我唯一一個如何使世界變得不同的方法,那就是看到自己的不足,以更高的標準,更高的法理指導自己的修煉道路,從而選擇正確的人生。

在我一遍又一遍讀《轉法輪》的時候,我發現書中的內容已深深地印入我每天的生活之中。我舊的消極的生活模式以及恐懼感正逐漸地變弱,消失,取而代之,善良,慈悲,寬容的新的生活模式正成為我生活的主流。

強烈的讀《轉法輪》的慾望已經成為我新的生活習慣。每天早晨,我讀一章《轉法輪》,每天晚上睡覺前,我再讀一章。每當我遇到不懂或不同意的地方時,我就把它暫且放在一邊,繼續用開放的思維讀下去。就在這樣不停的閱讀中,每天都有新的內容展現在我眼前。那些我過去不懂的內容現在都能理解了。

我每星期三、日和母親一起煉功。每當我覺得疼痛和不舒服的魔在干擾我繼續打坐的時候,我就睜開眼睛看我的母親。我看到她坐在那兒,雙盤著腿。她的臉上永遠帶著微笑。我仍然能感覺到有時她也被腿上的疼痛感折磨著。她的眉毛微微蹙起,頭低著,身體稍稍往前衝。但是母親從來不放棄。她仍然身體保持正直,努力忍著痛直到最後。我母親有堅強的意志力。

我問母親何以她可以忍受疼痛。她對我說:「有誰能這樣做呢?當我看到那些迷失在自己業力中的人時,我為他們感到悲哀。我希望每個人都能理解宇宙的真理以及法輪大法,從而幫助他們自己,但有誰還能這樣做呢?當我想到中國的修煉學員因為想學這樣平和的法輪功而遭受暴力,被殺或被捕入獄時,我心裏就非常難過。每當我想要鬆開腿時,我就想起他們。我身體上的疼痛和他們所遭遇的一切無法相提並論。我這樣做是因為我能行。我這樣做使自己變得越來越接近真我,所以我能向更多的人弘法,使更多的人想來學法。這就是我所希望的」。

母親是我的靈感,她啟迪了我如何克服疼痛,如何橫下心堅持到最後。我發現現在疼痛已成為了我的朋友。它使我專心煉功並保持清醒。我還發現我越是忍得住疼痛,自己在每天生活中的忍耐力,承受力就越強。

有一次一位功友對我說:「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的肌膚,每當我批評或與他人爭鬥時,我感到自己縮回到原來的肌膚裏,渾身難受發毛。」我仍然有時會縮回以前的不良習慣中。有時候,生活中的考驗及磨難很大,我被傷痛及不適所困擾的時候,我就打電話求助於我的母親。母親提醒我,作為修煉人,我如果追隨宇宙的真理,就沒有任何東西能傷害我。任何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都是好事。經受考驗和磨難,才能轉換業力;不斷地忍受,才能變得更加純淨。母親祝賀我並督促我要讀書讀書再讀書。

我總能從老師的這段話中找到平靜:「能忍難忍,能行難行。......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如果我承受住精神和肉體的疼痛,並使自己的思維保持平衡的時候,我發現所有的疼痛都會過去。當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時候,我感到自己更堅強更平和。

我真高興我能得法且沒有因為不理解,不同意書中的內容,或無法忍受一點點疼痛而中途而廢。我真高興我能把所有這些事情暫放一邊而繼續以開放的思維去讀書煉功。

我永遠感激法輪大法給我帶來的覺醒和智慧,它幫助我重建了生活。在不到兩年的短短的時間裏,法輪大法使我打斷了在我家族中世代相傳的易怒,厭惡及恐懼的這條鎖鏈。

法輪大法改變了我對家庭,對朋友,對社會關係的期望值。生命中第一次,我切切實實地感到了與每個人交往時的平和與幸福。同時,我對我自己也感到更和祥,更開心。

作為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我生活的目的就是要把真善忍溶入我每天的待人接物中。以大法為師,我感到自己渾身是力,因為我知道自己的生命是非常有意義的。我心底還感到一種強大的平靜,因為我知道我的後代將在這片平和幸福的氛圍中生活。我心中對法輪大法充滿感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