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七日】我叫南希,14歲,住在瑞典的哥德堡市。我是在98年9月瑞士法會以後開始修煉的。我媽媽和繼父當時已經得法近一年了。他們參加過很多法會,但我卻一次都沒有參加過。每次他們在國外參加法會的時候,我總在朋友家住。當瑞士要開法會時他們又問我要不要去,我當時就答應了。大會的第一天,我先聽了李老師講法,然後聽了許多學員的發言。當時我對法輪大法是甚麼都不清楚。媽媽只提起過幾次,我也只讀過一次"論語"。我剛聽李老師講了一會兒,就開始睏了,覺得甚麼東西太亮了!我想:如果他們把房頂上的燈關掉就好了!當時我還不知道這是能量場強。我看到這個場裏有很多很多人都坐著聽老師講法,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大會。雖然總我提醒我自己:不能睡!不要睡!但是最後我還是堅持不住了,於是我就睡著了。我醒後,李老師還在講法。第二天在老師回答問題的時候,我就不覺得睏了,反而精神十足!

從瑞士會回到家後,我每天和媽媽讀一講"轉法輪",也開始參加煉功點的活動。那時我想:為甚麼這麼好的功法我以前沒有煉呢?!後來我明白了能夠學法的人都是有緣分的,可能以前我的緣分還沒有到。

以前打坐的時候,腿一疼就鬧心,總是靜不下來。有一天打坐非常疼的時候,我的心就像往常一樣開始亂了,甚麼都想了。然後我突然想起了一個"靜"字,我開始想"靜!""靜!""靜!"慢慢地我就靜下來了。業力一往腿上攻我就想靜。一靜腿就不那麼疼了,我的心也靜了。我的心一靜我的整體也就靜了,我的全身也就慢慢地放鬆了。那次我打坐了近一小時!我也很吃驚。由此,我也悟到了一點:你越覺它疼,它就越疼。當你去忍,把這心放下時,不理它了,你會發現它其實不怎麼疼。後來我又明白這一點不光在打坐中起作用,在遇到困難和心性的考驗中也起作用。我的感受是在打坐中感覺到的,而且感覺都是用人的語言表達不出來的。比如:疼的時候我就往裏鑽。我都不知道這個"裏"在那兒。但是我總覺得往裏鑽,或者往疼的地方鑽。那麼我會感覺到我鑽到了一個非常美好的地方,那兒沒有疼痛。但同時,我又能感覺到業力在往下壓。這樣就變成了又疼又不疼。如果我要是把這個"又疼又不疼"的感覺告訴一個常人的話,那他肯定不明白。

初期學法時,我對法理解得很淺,所以當我聽到老師說:佛想要甚麼伸手即來,要甚麼有甚麼,想幹甚麼就幹甚麼,在他的世界中甚麼都有,我就想:那如果我要修成佛時,只要一想甚麼都會有的話,那我就要麥當勞,吃個夠!然後我在要一個大型遊樂場,玩個痛快!後來我就明白了佛都覺得人是最骯髒的,何況人的吃的、玩的東西呢!我才發覺我以前想的都是錯的。

我曾養過一隻小動物。媽媽幾次勸我把它送走,但是我不明白為甚麼要把它送走。後來我多次讀到和聽到老師說:動物是不允許聽法的。我想了很多很多天,最後我把它送給別人了。因為我覺得養著它既對我不好,對它也不好。如果它生活在不應該生活的環境中,它就會受罪而我就會增加業力。老師說過不允許讓動物聽法,所以每次讀法我都要到其它房間裏去。養它的時候,我的房間總是涼嗖嗖的,把暖氣開到最熱也不管用。就好像窗戶是開著的。把它送走以後我的屋子就不涼了。送走以後我也沒有後悔過。只是有幾次當媽媽做些甚麼我愛吃的東西時,我就會想起它一點。因為我養它的時候每次有甚麼好吃的我都給它一點。我也知道這是執著心,應該放的。

有一段時間當我頭腦中出現甚麼不好的思想時,我就會想:停!不要想這些!這時我的腦子裏似乎就出現一個小人,用手拍我腦袋一下,那個壞思想就從我的腦袋裏出去了。然後就出現一隻大腳"乓"的一下子就把那壞思想踢走了,就好像動畫片一樣,挺好玩。這不是我想像的,不是自己想出來的,它自己就在那兒,我也說不清楚。

我的修煉其實就像上下坡一樣。一陣精進,每天堅持讀書學法,一陣不精進。有一次,我因為玩或者看電視沒讀書,就想:明天再讀吧。那麼轉天就又會想:玩一會兒吧,看一會兒吧,就一小會兒,然後我再讀書。說一小會兒,看完電視後一看錶,哎呀!已經晚上十點了,我該睡覺了,沒有時間讀書了,明天再讀吧。到了明天就會一樣。這樣下去連續幾天不讀書了,天天看電視了。後來,功也不想煉了。一天比一天差,就掉下去了。最不好的就是我明知這樣不對,但是我還是不改。有一次,我才想起要讀書。我剛把書翻開,我就看到了李老師的相片,當時我就哭了。我覺得這幾天我根本就沒有學法,我根本就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來對待。我想起「轉法輪」書裏寫過:最後那師父唉聲嘆氣,一看這個人完了,就不再理他了。我似乎能感覺到當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時,老師的法身在那兒靜靜地看著我的景象。我都不知道我這幾天到底幹了些甚麼,竟往腦子裏裝了些不好的東西。

我記得有一次媽媽在做老師解法錄像帶的同聲翻譯時,我在另一房間裏玩電腦遊戲,是打仗的。玩兒完之後我就聽了一會兒媽媽翻譯。剛聽一小會兒,我的頭就開始陣痛,我才意識到我剛才玩的時候加進了許多不好的東西。過後我馬上讓他們把那些所謂好玩的遊戲從電腦中取消了。

那些似乎好玩的電子遊戲和好看的電視,其實是很危險的。這些都是在常人的情中,為私為我的打、殺、搶、爭和鬥。它們會在不知不覺中侵害著人。更危險的是它們會佔去我學法和煉功的時間,使我不能學法和煉功。我們修煉的人是要講真、善、忍的,是要超脫常人的,所以我不應該對這些打、殺、搶、爭和鬥的東西感興趣。我要努力抵制它們。

學法以後,我的中文進步了,我寫這篇修煉體會的時候也不費勁了,不用總查字典了。當我遇到矛盾時,我也能忍讓別人了。如果有人問我:大法給了我甚麼?,我會堅定地說:大法教會了我如何做一個好人、使我懂得了宇宙的特性真善忍、給了我一個能回到真正家園的機會和永遠的幸福,還有許多許多,一切一切。我想大家都明白這許多許多,一切的一切是甚麼。大法救了我,也救了我們大家。我知道我還有許多執著心沒有去,但我決心在今後的修煉中把它們儘快去掉,堅定地實修,爭取早日圓滿。

最後,我真心感謝李老師給了我們這一部用甚麼價值也換不來的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