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真修小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十日】我是南秋蘭小學四年級的學生,今年十二歲。一九九五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去同學家串門,見他家裏的人們跟著錄音機的音樂做起動作來,我很奇怪,覺的比學校的體操新鮮,就在一邊看。隨著悅耳的音樂聲,一個人還念著口號。「如來灌頂」、「菩薩扶蓮」……我聽著格外親切,覺的一股暖流湧遍全身,心裏生出一種渴望:我要學這種佛和菩薩的功!我飛快的跑回家把媽媽拉到了煉功場上。後來我知道,我學的是佛家功,叫法輪大法,我們的師父叫李洪志。就這樣,我和媽媽邁進了大法之門,隨後就有許多神奇的事在我們身邊發生。下面我就談談自己親身經歷的幾件小事。

一、我看見了神奇的法輪

那是在我學大法之後的第五天晚上,爸爸去了北京沒在家,媽媽去了煉功點,我在家陪弟弟睡覺。我多想去煉功點上煉功啊。就盼著弟弟快些睡,一邊給他鋪被子,一邊想著煉功的事。突然,我看見許多小圓東西在圍著我轉圈,紅的、綠的、藍的,各種鮮豔的顏色都有,我又是驚奇,又是害怕,趕忙閉上眼睛,可它們還往眼裏飛。後來我才知道那是開了天目,我實實在在的看到了師父講的法輪。有一次我上學去忘記了帶作業本,回家去拿的時候,法輪竟為我引路,在我眼前飄舞著。我跟著他飛跑,卻一點也不覺的累,心裏無比的快樂和激動。我想,這是師父在指點我,不要忘了學習呀!後來,我經常在煉功點上看到法輪,各式各樣的,圍著功友們旋轉。我講給大家聽,堅定了大家修煉的決心。

二、去掉貪心做真修弟子

我以前有個不好的毛病,就是貪吃,家裏好吃的東西我不能少吃一口。弟弟最小,媽媽、爸爸和大姐免不得要偏向他一些,有時額外給他錢讓他買零食吃,每次我都想方設法跟他要一些,媽媽和姐姐嘲笑我,我也不在乎。學了大法以後,我知道這是一種不好的執著心,應該放棄,可是往往在好吃的東西面前過不去關。

有一天在夢中,我和伙伴去商店買瓜籽,商店開著門卻沒有人,我抓了一把瓜籽就往家跑,半路上竄出一條黑蛇來在身後追我,我驚恐的奔跑,蛇卻緊追不放。有個人救了我,把蛇打死了,並指點我:快往山坡上!仰頭一看,面前是一座陡峭的懸崖,起初不敢上,但又怕還有蛇追我,一咬牙就上去了。醒來後我苦苦思索這個夢是怎麼回事,猛然我悟道了: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呀,那貪吃的心就像條黑蛇,若被它纏住了,還修甚麼?只有沿著老師指點的修煉大道,奮力進取,才能永遠擺脫邪惡的糾纏。

可是,我的意志不夠堅強,有時候就又禁不住誘惑了。我平時愛吃辣食,家裏的辣醬都是我吃了,後來媽媽賭氣不買了。有一天姐姐給我買回一袋,我高興壞了,喝粥也吃,裹餅也吃,結果第二天嗓子痛了起來,咽吐沫都很困難。我端著飯碗很難進食,心想:大概我又做錯了,錯在哪裏?還是貪心不改。再有,那辣醬裏也有大蒜,吃了不會影響煉功麼?可不能再吃了。我這樣一想,奇怪,嗓子竟一點也不痛了。我知道這又是師父在點化我。

還有一次媽媽做了炒肉,我平時最愛吃肉,可這一回吃起來有股臭味,噁心的要命,就責怪媽媽買了壞肉。可媽媽他們說沒壞,吃的都很香,我卻連味也不能聞了。我慚愧的想,又是師父在幫我去執著心。我自己問自己,你不是要往高層次上修煉嗎?帶著這種髒東西你怎麼上得去呢?師父已經幾次點化你了,再不改過你算甚麼真修弟子?

現在我終於放下了這顆不好的心,有了好東西給我就吃,不給我,我也不計較,心裏很坦然。

三、事事對照清除心中的污點

我雖然年齡不大,可是也受到許多不好的影響,常人社會的大染缸在我天真的童心裏也留下了一些污點,表現之一就是自私心理。

今年開春的時候,村裏要在路邊栽柿子樹,把最重的挖樹坑的任務派給了我們學校。同學們議論紛紛,滿嘴牢騷。「長了柿子又不讓我們吃!」「大人們的活兒,為甚麼讓我們學生去做?」我也跟著他們嚷嚷。可到底也得服從命令,就都不高興的回家拿鐵鍬去了。我扛著鐵鍬往學校走,不知為甚麼一低頭,卻見胸前的法輪章不見了,早晨穿衣服時他還在的呀!我急忙順路往回找,可怎麼也沒找到。我心裏十分難過,他是我心目中的無價之寶啊,怎麼就丟了呢?我就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一下子就悟到了。師父要我們在各行各業都做一個好人,我怎麼能跟同學們一起講那些不好的話呢?師父看我不配做真修弟子,大概是把法輪章收回去了吧?我又是難過,又是高興,難過的是對不起師父的教誨,高興的是我從這件事中得到了一點提高。

還有一次在夢中,我和媽媽走在去煉功點的路上,突然聽見表姐喊救命,她的孩子也哭喊著。媽媽說:「我們快!」說著就往那兒跑,我不高興的說:「我們還要煉功呢,別去了!」媽媽去救人,我卻往煉功點走,這時猛的竄出一個人向我衝來,把我嚇醒了。醒來後,我很後悔,在現實生活中我不可能遇到,可在夢中我沒經受住考驗。我們法輪大法的弟子以真、善、忍為行動的準則,我的「善」哪裏去了?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您可千萬別不再管我了,下次我一定改。

可是往往在一些看起來無足輕重的小事上,我就又管不住自己了。開春後,柳枝發芽,同學們都折了柳枝做柳笛,吹起來可好聽了。我在小伙伴的勸說下也來到了河邊柳樹下,並自告奮勇的爬上了樹,折下幾枝樹枝,我也做了柳笛高興的滿街吹。傍晚回到家時,頭皮痛的像針扎,渾身也痛,說不出的難過。媽媽問我。「你又做了甚麼不好的事?」我舉著手中的柳笛對媽媽坦白了。媽媽說:「要是把你的手指頭掰下來,你會怎麼樣?」我後悔極了,想起師父說過,植物也是有感覺的,也是有感情的,覺的很對不起那棵柳樹。以前我經常上樹折了樹枝來餵羊,現在我再也不做那樣的事了。

四、接受嚴峻的考驗,堅定真修的信念

在我開始煉功後不久,同班的一個男生也去煉了一次就不煉了。他知道大法弟子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惡作劇的跟同學們說。「你們打她試試,保證她不還手,她一還手,那功就沒了。」在他的鼓動下,許多同學都加入了這一惡作劇,他們有時單個打我,有時合夥對我圍攻,拳打腳踢還有笑罵。我雙手抱著頭,眼裏含著淚,在心裏說:忍、忍、忍,他們是在給我消業,我千萬不能恨他們。這樣想著,身上竟不覺的疼了。他們這場惡作劇持續了很長時間,在放學的路上,在課間,我不知挨了他們多少拳腳。有時實在忍不過去了,就在心裏叫:師父啊,修煉為甚麼這樣難哪?這時耳邊就響起師父的話:「難忍能忍」。

我終於忍過了這一關,可是還有更嚴峻的考驗在等著我。我們學校裏有許多同學都在煉法輪大法,也有學其它功法的。開學後不久,學校的老師和校長對我們這些大法學員用另眼相看。自然課上,老師借用書上的科學知識對我們旁敲側擊:「你們是有文化的新人,怎麼能被那些迷信迷惑呢?快快回頭吧。」而校長則在大會上公開的表示:「誰再煉法輪功,就開除誰!」還氣勢洶洶的說:「你們這樣小小年紀,竟然夢想成佛成仙,那是妄想!誰再宣揚迷信就開除誰!」許多同學都嚇退了,表示不再煉下去了。小功友問我,你還煉麼?我堅定的說:「我要煉!我們煉的是正法,師父是普度眾生的。校長說是迷信,我說是科學!師父說修煉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我不做沙子,我要做真金!」

以前我的學習在班裏居中等,現在我比那名列前茅的優等生成績還高。我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去維護大法,證明大法開智開慧,是千古以來的科學。今後在我修煉的路上,還會有許多磨難,我有決心度過那一道道難關,沿著師父留給我們的天梯,奮力攀登,直至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